【採訪手記】教授,我無法完成論文了

關於那場營救行動的來龍去脈,雅茲迪人Firas Jumaah已經跟外媒說了很多遍,不想重複又重複。農曆年前,當我邀約他做訪問,在說同意之前他猶豫了一會。 繼續閱讀

專訪雅茲迪族博士生

雅茲迪族博士生祖瑪(甄梓鈴攝)

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 什麼人訪問什麼人:熱話背後 絕望告白 學生困IS佔區 教授僱傭兵拯救 /2019-02-17

4年半前,雅茲迪族(Yazidis)博士生祖瑪(Firas Jumaah)從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IS)佔領區中獲救,近期事件曝光,標題大大寫着「瑞典教授僱傭兵救學生回來交論文」。整件事件的始末,像電影情節,話題十足,瞬間佔據各大新聞版面,在中港台的社交網絡瘋傳。 繼續閱讀

把他們由「聖戰」邊緣拉回來


伊朗總統魯哈尼上周在全國電視講話中,宣布這場對抗極端組織ISIS之戰拿下勝利。同日,伊拉克總理阿巴迪亦證實,政府軍已經收復ISIS操控的最後一座城市拉瓦(Rawa)。兩伊的說話彷彿在宣告中東反恐戰走向終結,然而極端主義蔓延,東南亞或會是另一片恐怖主義腹地,在全球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國家印尼,有部分青年呈現極端化思想,原因何在?印尼政府又如何把他們從邊緣拉回來? 繼續閱讀

與印尼前恐怖份子對話 除不掉的有色標籤

KakaoTalk_20171121_182955190

在不少年輕一代嚮往「聖戰」的同時,一些「聖戰士」選擇痛改前非,但要放下武器重過新生,又在社會中尋回位置,殊不容易。

「某日,兩名軍人進來用餐,我裝作冷靜,保持笑容為軍人送上清水和餐牌,手有些顫抖,我害怕他們是來拘捕我。」41歲的餐廳員工Yusuf Adirima這樣說。在印尼中爪哇省一處街角有一家外表不起眼的餐廳,那裏只有四張木餐桌,人多時,餐桌排成一個單行。Yusuf笑起來眼瞇瞇的,平常跟客人有說有笑,怎樣也看不出曾經是個危險人物,但看見軍人時,手還是會抖。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