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100毛的本土幽默 與微辣笑談廣東話

很多人形容微辣是「澳門100毛」,愛捉弄人、拍搞笑短片,風格有點無厘頭,是大眾對他們的觀感。以廣東話拍片起家,團隊成員大多是90後青年,年紀輕輕已紅遍網絡世界,成名後沒有拋棄澳門這個地方,他們堅持用母語、用最熟悉的語言做喜歡的事,把澳門人的故事說出去。記者踩入澳門的微辣總部,跟創辦人和演員們一起笑談廣東話。

甫進入微辣的辦公室,員工們在一角開會「度橋」,辦公室設計簡約,好幾個房間裝修中,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他們正在房內搭建場景,方便日後拍攝。微辣創立至今短短五年,由起初幾位年輕人鬧着玩,拍影片傳給朋友看,到現在「愈玩愈大」,廣告生意接到手軟,致勝之道在於創意,還有題材夠本土。

創辦人陸志豪(六毫子)13歲開始玩魔術,熱愛創作和表演,目前專注策劃微辣的創作和發展方向。自嘲學歷不高的他在大二那年輟學,他笑言讀過七間學校,或許因為思維跳脫,所以計仔多多,微辣成立之初,他改編歌詞,把二次創作的《想當年》MV放上網,開始有人認識,於是決心認真玩下去。

廣東話搞笑夠貼地

微辣一直用廣東話拍片,就如其英文名Manner一樣,有態度,有堅持。六毫子說:「廣東話由細講到大,係一種文化、溝通和生活方式,我們就係咁樣生活。」他坦言對廣東話有感情,希望在微辣製作的影片中,保留粵語文化元素,「想捍衛語言是一定的,但我哋(影片)冇標榜要咁做。」

六毫子認為,廣東話有趣之處,是簡單一個字可以引伸不同意思,「一個尾音已經代表到好多嘢,『嘅』、『呀』和『喇』字代表了不同情境,『係喇』聽起來似好唔耐煩,『係呀』、『係囉』意思又唔同。」微辣演員歐陽仲豪(豪Dee)補充說,一個水字也有多重意思,除了解作平日飲用的水,亦可以演繹為「吹水、乜水、水皮」,「可能我哋生活喺廣東話地方,有啲嘢要用廣東話講先有味道,先得意。」而且,微辣主攻年輕人市場,不諱粗口,因他們認為粗口是廣東話的精髓。六毫子稱:「廣東話可以中英數都係粗口,呢樣嘢好厲害,如果用英文講粗口,點可以貫穿到數字。」

發展至今,微辣在Facebook的讚好人數已經超過70萬,比澳門總人口還多,觀眾遍布各個粵語市場。問他們有否考慮進攻中國大陸市場,六毫子表示暫時未有此計劃,也沒打算改拍普通話片。他解釋一來演員不善於說普通話,「如果我哋無端端拍片講普通話,其他人會心諗做乜?你哋想返大陸搵錢?如果影片轉做普通話,可能就唔係我哋嘅嘢。」

二來搞笑有地域限制,六毫子稱:「我有些外國讀書嘅朋友,叫我睇美劇,話套劇好搞笑,但我跟唔到字幕,有時候仲會錯過咗好多笑點,佢識笑我唔識笑,令我意識到搞笑有文化差異,可能澳門和香港嘅搞笑都有少少分別。」豪Dee則表示:「我學到小學六年級就冇再學普通話。擅長係一個問題,了解佢嘅文化係另一個問題。我哋識講普通話,翹口又歪歪哋音,但(普通話)當中嘅內涵未必理解到,搞笑唔係齋講就搞笑,一句對白、一個節奏,要理解文化先玩到。」

六毫子戲稱,如果微辣真的要拍普通話片,可能需要一個普通話顧問在旁協助,「帶住我哋講對白,怕講錯……我哋當然想把作品翻譯成更多語言,(傳播)到不同的國家,讓更多人認識,但當我哋連最熟悉的廣東話片都未做好,點去講第二種語言?」

豪Dee和另一名演員黃曉晴(Yelo)因緣際會下加入微辣,直言經常捱更抵夜拍片。微辣於2013年推出Facebook專頁,翌年因一段「手揸雪糕」短片爆紅,此後人氣急升。豪Dee憶述:「記得第一次幫微辣拍片扮白雪公主,佢哋搵晒化妝師,又準備白雪公主嘅衫,製作好認真,令我覺得可以同佢哋認真玩。」2016年,他們為澳門歌手趙崇灝歌曲《兵冠軍》拍攝MV,由豪Dee和Yelo主演,該片在網上熱播,推動本土音樂。

一群睇港劇大的90後

六毫子強調,微辣不是一味搞笑,若用心看,會發現每段短片都充滿反思,希望以喜劇的態度來感染更多人,「每次片尾有幾句標語,有些純粹搞笑,有些帶出訊息,睇完會學到嘢。」2017年微辣收入達八位數,主要靠廣告,逾半客戶是澳門以外的機構,包括香港藝人和香港警察(提防騙案)的宣傳片。團隊現時有80多人,創作班子和演員多數是90後的年輕人,這個年紀的澳門人都是看港劇長大。

香港多年來的文化產物,包括電視劇、電影和流行曲都用廣東話,豪Dee指小時候沒有電腦玩,家中只有電視機,有一個台專播經典港產節目,「星爺之外,《最佳拍檔》的麥嘉好創新和搞笑,對我都有影響。」在澳門這個說廣東話的環境成長,他想用自己最熟悉的語言去表演,用最擅長的粵語演出,這樣才能發揮搞笑本色,作品方可引人捧腹大笑。最近他們惡搞香港電影《頭文字D》的片段也突圍而出。

微辣剛在上環租了地方,準備設立香港分部,加強港澳娛樂市場的合作,並繼續以廣東話創作。六毫子稱:「微辣的觀眾不止港澳兩地,也有來自廣東省、台灣、新加坡及馬來西亞等,我哋想成為一個華語界的娛樂品牌,讓全球華人、識聽廣東話的人都認識我哋。」

儘管微辣打着「廣東話市場」的旗號拍片,卻有一班只懂普通話的觀眾在背後默默支持。近年,有不少聽不懂粵語的人開始追看他們的影片,這些觀眾一邊透過中文字幕了解劇情,一邊學習粵語文化。豪Dee認為,廣東話是一種具吸引力的語言,特別受到台灣人喜愛,「台灣人喜歡識講廣東話嘅僑生,佢哋覺得廣東話好得意。我曾經聽過外國人話我哋講廣東話,覺得好似唱歌咁,可能因為廣東話有九聲。」

豪Dee又談起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港產片的影響力驚人,不少外地人看過港產片後,燃起學廣東話的興趣。事實上,劉德華、周星馳皆是華語世界家傳戶曉的影星,尤其是周氏喜劇電影的幽默,帶給觀眾很多歡樂回憶。廣東話同樣是多數澳門人的母語,那麼微辣的影片會否以推廣粵語文化為目標?六毫子回答:「未諗到咁偉大,推動一種語言和文化,何德何能?大家笑完開心就算,如果有觀眾覺得我哋推動緊(廣東話)咪覺得我哋推動緊……我覺得(廣東話)係偷唔走嘅,就算有一日你好叻講英文、普通話或日文,點都唔會忘記廣東話,因為它植根於生命之中。」

因為不懂 所以不談政治

夠本土、題材貼地也是微辣的一大賣點,他們致力將澳門文化表現出來。但有別於香港的「100毛」,微辣不碰政治,短片主要談生活、職場和愛情,偶爾會談民生議題。六毫子認為,政治不是非黑即白,人們往往站在不同立場和利益看事物,因此產生不同意見。

Yelo則表示,澳門年輕人多數政治冷感,家人和朋友甚少討論政治,自己對澳門政府的認識也不多。六毫子稱,微辣只談民生和社會,例如澳門年輕人買不到樓、加租、交通擠塞、挖路、去年天鴿風災、的士司機「劏客」等,他們都有拍片發聲,「的士一坐低就話要收500元,我哋拍片扮乘客拎部電話影住的士司機(才不濫收車資),大家都好有共鳴……我哋見到這些事情發生,明知有問題就會講,就會表達態度。但一去到講政治,再深入點,因為不懂,所以不說。」

文:甄梓鈴

原文刊登於《香港01》周報 《澳門人講乜話》專題/ 2018–06–04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