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德國極右AfD異軍突起 創黨領袖:不讓默克爾好過

德國背負納粹歷史包袱,自二戰結束以來,社會普遍對極右勢力非常警惕,但選舉民調顯示,右翼民粹政黨「德國另類選擇黨」(AfD)支持率超過一成,僅次於基民盟及社民黨,有望成為第三大黨。AfD創黨成員兼副主席高蘭(Alexander Gauland)接受《香港01》訪問稱,若AfD成功進入國會,將在難民政策、歐元等議題上狙擊預計將順利連任總理的默克爾,左右德國政治走向。

AfD在2013年才成立,成員不乏學者和經濟學家等社會精英階層。該黨原本打着反歐元的旗幟,提倡德國退出歐元區,又主張就跨大西洋貿易及投資夥伴協議(TTIP)公投以及停止制裁俄羅斯等,跟默克爾大唱反調。

難民危機下冒起

難民危機成為AfD迅速冒起的催化劑。2015年,大批中東難民乘船穿越地中海,逃到歐洲,默克爾打開門戶收容難民,贏得了掌聲,也招來責罵。難民潮既令國家的財政負擔增加,也敲響治安警號。涉及難民的性侵及恐襲案件,令默克爾的「開門」政策備受質疑,AfD的主張,包括關閉邊境和遣返尋求庇護者等等,引得共鳴,令該黨去年在各個地方選舉中取得佳績。

高蘭便表明,難民帶給德國的最大問題是安全威脅:「有些難民是伊斯蘭教恐怖份子,如去年12月柏林聖誕市集的兇徒阿姆里(Anis Amri);再想想南部城市維爾茨堡(Würzburg)火車恐襲案,一個香港家庭無辜遇襲;還有北非裔男子干犯的科隆火車站集體性侵案。這些人都以難民身份進入德國。」

或成國會第三大黨

鑑於納粹那段歷史,德國自二戰結束後一直對極右思想非常警惕,但極右勢力在德國社會從未根絕。戰後至今,德國出現過一些極右勢力,包括社會主義帝國黨、德國國家民主黨(NDP)、德國人民聯盟以及共和黨等,其中社會主義帝國黨曾經被德國憲法法院裁定違反憲法中民主原則,禁止運作。NDP逃過解散的命運,但這個邊緣政黨始終打不進主流。相比之下, AfD成立短短幾年,已經進入德國13個聯邦州的州議會,擁有一定的民意基礎。

儘管AfD的受歡迎程度隨着難民潮趨於平緩而走下坡,但最新民調顯示,該黨的支持率仍徘徊在9%至11%之間。獲得國會議席的最低門檻為得票率5%,按目前支持率,AfD不但會成為二戰以來首個躋身德國國會的極右政黨,甚至很大機會成為國會的第三大黨。

根據德國選舉權網站wahlrecht.de分析,德國東西地區選民的投票取態不同,AfD票倉主要集中在原東德地區,東部城市德累斯頓的支持度最高。香港歐洲聯盟學術計劃(EUAP)副總監暨浸大政治及國際關係學學系教授赫斯(Hans Werner Hess)對《香港01》分析,德國1990年統一後,東德地區一度陷入經濟困境,至今東德經濟發展仍不如西德, AfD的策略容易奏效。赫斯稱:「雖然住在東德的難民不多,但許多東德人不符合現代工業要求的教育水平和技能,於是放棄找工作,依靠社會福利生活,他們把外來移民當作競爭對手。」

「我們沒有極端份子」

現年76歲的高蘭便是AfD黨員結構的縮影,他生於東德,18歲那年逃到西德求學,在馬爾堡大學修讀法律及政治學。1970年他加入基民盟,最初在波恩議會新聞辦公室工作,1974年獲派到蘇格蘭愛丁堡任德國總領事館的新聞官員,1990年代轉職出版及新聞行業,直至2013年基於對默克爾及歐元政策的懷疑,退出基民盟並創立AfD。高蘭說:「AfD之所以成功冒起,是因為默克爾領導的基民盟愈走愈左,當我們進入國會,默克爾在難民和歐元政策方面將面臨反抗。」

高蘭並不認為AfD是極右黨派:「AfD將經濟自由主義者、自由主義者、保守派和愛國主義者聯合起來,我在黨內中看不見右翼極端份子。」他在訪問中多次強調自己不是民族主義者,「我從來沒有由保守派轉投民族主義……AfD只是為所有關心德國未來的人提供一個家,確保德國在重要的政治議題上有一個真正的選擇。」

不過,高蘭在種族等敏感議題上的記錄並不光彩,難以洗脫極右色彩。去年他在歐洲國家盃前夕點評德國國家足球的加納裔球員謝路美保定(Jérôme Boateng):「人們會認為謝路美保定是個好球員,但不會願意和他做鄰居。」這番話引發軒然大波,最終由AfD黨魁彼得里(Frauke Petry)發表聲明代高蘭道歉。

內部權鬥激烈

高蘭還曾聲言伊斯蘭教不是德國的一部分 ,提出全國封禁清真寺,有穆斯林把這些言論比作當年納粹德國對猶太人的態度。最近高蘭再辣㷫火頭,他在8月27日圖林根州一場集會出言攻擊聯邦政府移民及融入專員厄茲古茨(Aydan Özoğuz)。厄茲古茨是出生在漢堡的德國公民,擁有土耳其血統,高蘭稱應該將她放逐到安納托利亞(Anatolia)地區,默克爾斥責他種族歧視,聯邦檢察官接獲投訴,正調查他是否違反了煽動仇恨罪。

隨着選舉臨近,AfD成了各方的追擊對象。社民黨黨員、德國司法部長馬斯(Heiko Maas)在大選前指控AfD部分政綱,例如停止歐洲一體化、禁止伊斯蘭教神職人員作呼喚禱告等立場,均違反德國憲法精神。

與高蘭一起出任新領導團隊的38歲女同性戀者兼前投資銀行家魏得爾(Alice Weidel)也被翻舊帳,保守派報章《星期日世界》指控魏德爾2013年加入AfD後不久,在發送給前助理的電郵中寫道:「阿拉伯人、辛提人和羅姆人在德國氾濫成災,是因為我們的領導人有系統地摧毀中產階級。」魏得爾還被揭曾形容默克爾和政府是豬,她辯稱郵件是偽造的,是對手的造謠抹黑攻勢。

AfD對外受到攻擊,內部也嚴重分化,不同陣營之間激烈權鬥。彼得里和高蘭在大選戰略和定位上意見不合,前者主張向主流政治靠攏,回歸現實政治路線,希望在2021年大選後加入執政聯盟,後者堅持走「反對派」路線。結果彼得里被拉下馬,她在4月出人意料宣布不會帶領該黨參加選舉,由高蘭和魏得爾頂上。魏得爾被視為黨內溫和派,《金融時報》分析指AfD內部可能會在溫和派和激進派之間爆發另一次內訌。

今年初特朗普宣誓就任美國總統翌日,歐洲極右民粹勢力在德國史無前例聚首,宣示歐洲將迎來「愛國主義之春」。然而,特朗普勝選未構成骨牌效應,荷蘭和法國的極右勢力先後在選舉失利, AfD雖然很可能破天荒躋身國會,但默克爾已表明不會把該黨列為籌組聯合政府的對象。高蘭等德國極右領袖的氣勢也無法與法國國民陣線的馬林勒龐、荷蘭自由黨的懷爾德斯同日而語。

撰文:甄梓鈴
原文刊登於《香港01》網站 /2017-09-2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