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瞻挪威大選

KakaoTalk_20170912_160242916

挪威大選將於9月11日舉行,預計是執政的保守黨與在野工黨之爭。若然保守黨勝出,將成為挪威史上首個右翼政黨連任兩屆。

相信大家對挪威首相、保守黨黨魁Erna Solberg應該不會陌生,她就是Pokemon GO的忠實粉絲,不論在國會開會或外訪斯洛伐克時,都曾被傳媒發現掛住玩手機遊戲「捉精靈」。挪威廣播公司(NRK)8月底民調顯示,保守黨與工黨支持度不相伯仲,支持中保守黨的選民佔25.7%,稍微領先工黨(24.4%)。其實暑假之前,工黨的支持度曾一度領先其他政黨,但經過幾場選舉辯論,工黨提出的經濟政綱被斥「離地」,工黨領䄂Jonas Gahr Støre表明一旦當選,馬上增加稅收,其主張與保守黨有明顯分歧。

另一原因是挪威經濟回穩。去年油價下跌令挪威政府收入減少,需要從石油基金挪用約1,010億挪威克朗來支付公共財政開支,導致基金去年首次錄得淨支出。《彭博通訊社》報道,作為西歐最大產油國的挪威第二季經濟增長超乎預期,Solberg領導的中間偏右政府成功把該國經濟困局從拉出來,為保守黨的選情注入強心針。

不論誰勝誰負,保守黨和工黨最頭痛的事,莫過於與哪些政黨合組聯合政府。上屆2013年挪威大選,保守黨大勝後,保守黨和右翼民粹的進步黨(Fremskrittspartiet)組成聯合政府。進步黨以反移民見稱,主張更嚴格的整合及治安措施。分析認為,即使今次保守黨勝選,進步黨都不再是合組聯合政府的考慮之一,因為多個政黨表明不會支持有進步黨在內的新政府,明顯想與右翼民粹主義劃清界線。

挪威基督教民主黨領袖Knut Arild Hareide認為進步黨對難民政策的立場太強硬,與他們的政治理念並不一致。挪威自由黨也飽受內部壓力,調查顯示高達85%的自由黨支持者不喜歡進步黨,令自由黨不敢和進步黨走得太近。綠黨發言人Une Aina Bastholm早前對《挪威廣播公司》聲言,不會支持進步黨組成聯合政府,令進步黨陷入遭政黨集體杯葛的困局,未知會否影響其選情。

至於小黨的角色尤其關鍵,隨時左右選舉大局。值得注意的是,挪威年輕人在今屆選舉的表現份外積極,除了多了年輕人參與政黨宣傳工作,年輕選民的登記人數上升,這或多或少與2011年的挪威連環恐襲有關。2011年7月22日挪威發生連環恐襲,極右份子Anders Behring Breivik先在首都奧斯陸的政府辦公大樓外引爆炸彈,再到南部于特島(Utoeya)夏令營向青年亂槍掃射,共造成77人喪生,Breivik被判入獄21年。 

《路透社》訪問了21歲青年Anja Ariel Toernes Brekke,她憶述稱恐襲發生當年,自己年紀還小,看到施襲者殺害無辜的人感到震驚無力,但事件讓她開始關注社會,增加對政治參與的興趣,不久後她加入工黨的青年團,現在是極左派紅黨青年團的祕書長。Brekke強調:「我們的社會不公平,缺乏公義,我們需要新政治制度。」

奧斯陸社會研究所的學者Johannes Bergh,把像Brekke這樣的年輕人稱為「于特島世代」(Generation Utoeya),這些年輕首投族在恐襲陰雲下成長,更關心政治、氣候變遷及環境問題,他們對社會經濟及原油天然氣產業的立場各異,投票取態惹人關注。Bergh認為「于特島世代」關心政治是好事,長遠看有助延續挪威民主進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