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樂土此處尋?瑞典女權面面觀

IHOCKEY-WORLD-NOR-SWE

你有看過犯罪小說《龍紋身的女孩》嗎?《龍紋身的女孩》是《千禧三部曲》的第一本,此小說系列原名為「憎恨女人的男人」,來自瑞典的作者拉森(Stieg Larsson)年輕時目睹一名女孩遭輪姦,他後悔自己當初沒有出手相助,所以書中大量提到瑞典女性遭受不公平待遇,甚至出現女性受虐的情節,批判社會不公,借助文字的魔力喚醒社會正視性別平等問題。

現實中的瑞典,女性地位日趨重要,首相洛夫文(Kjell Stefan Löfven)宣稱瑞典打造了全球第一個女性主義政府,並以維護人權作為瑞典外交重心,奉行「女權外交政策」。瑞典外長瓦爾斯特倫(Margot Wallstrom)更是四處「辣㷫火頭」,從公開指摘沙特的鞭刑停留於中世紀到最近與土耳其發生外交口角,《金融時報》形容她「不是靠揮動武器來震撼世界,而是靠言語」。

《香港01》就女權議題訪問了瑞典駐港總領事賀思桐(Helena Storm),她指出,瑞典希望借助女權外交,結束社會不平等,並將此理念推廣至世界每一個角落。然而,瑞典在推廣人權與平等價值理念之際,如何與中東及保守勢力國家打交道?這種外交手段真的有助提升全球女性地位嗎?瑞典自身在推動男女平等的道路上又經歷什麼風雨?瑞典人又是否都認同凡事必言女權的生活環境呢?

「旅遊警告!你知道瑞典強姦率全世界最高嗎?」今年8月,土耳其伊斯坦布爾阿塔圖爾克國際機場貼出這幅廣告標語,警告當地人勿前往瑞典旅遊。兩國紛爭源於土耳其憲法法院7月一項裁決,土國廢除「與未成年人發生性行為刑事化」的條款惹爭議,遭瑞典外長瓦爾斯特倫在社交網站Twitter抨擊:「土耳其容許和15歲以下兒童性交的裁決必須推翻,兒童需要更多保護而不是更少,應遠離暴力和性侵傷害。」此文一出,觸動土耳其政府神經,土耳其親政府報章《太陽日報》馬上還以顏色,在頭版報道出現「瑞典是強姦國度」的標題,沒想到這場網絡口水戰愈演愈烈。

Turkey Sweden

強姦率風波背後

瑞典社會民主黨在2014年重奪執政權,瓦爾斯特倫被該黨委任為外交部長,她在25歲成功當選國會議員,其後擔任歐盟環境執委,以及聯合國對抗性暴力特別代表。現年62歲的瓦爾斯特倫肩負外長重任,推行「女性主義外交政策」,不僅就他國婦女權益仗義執言,更基於平等價值觀高調抨擊他國侵犯人權行為,其言論不時「辣㷫」其他國家。

瓦爾斯特倫去年公開批評沙特阿拉伯人權狀況,她指沙特婦女不允許駕車,嚴重侵犯女性權利;她又批評沙特當局採用「中世紀鞭刑」對付異見人士屬獨裁者行為。兩國關係隨即交惡,沙特當時禁止瓦爾斯特倫計劃在阿拉伯國家聯盟會議就人權問題發言,甚至召回駐瑞典大使抗議,瑞典政府則取消與沙特的安全貿易協議,包括價值10億美元的軍售合同,惹來貿易業界人士強烈反對。

此前,瓦爾斯特倫已多次捲入外交爭議,她宣布承認巴勒斯坦的國家地位,激怒以色列禁止她入境;她又支持西撒哈拉地區獨立,導致與摩洛哥政府反面,IKEA新店被拒開幕;她還多次就烏克蘭衝突指摘俄羅斯,使俄國大為光火。

Swedish Foreign Minister Margot Wallstrom addresses the 71st United Nations General Assembly in New York

有一種外交叫女權

瑞典外交四處樹敵,有論者認為是外交政策「累事」,質疑女權外交過於理想化,瑞典駐港總領事賀思桐接受《香港01》訪問時表示,這些只是個別例子,與女權外交關係不大。她強調:「瑞典與土耳其一直建立牢固的雙邊關係,我們堅守原則,在歐盟內加強合作。瑞典與沙特關係良好,即使我們對某些議題看法不同,相信靠公開對話能產生作用。」

賀思桐重申,瑞典是全球首個推行女權外交的國家,目標是促成男女平等,確保女性人權、代表權及所掌握的資源獲得保障。「如果你看看世界各地的情況,便發現許多女性仍遭受暴力對待和欺壓,瑞典政府希望透過女權外交來結束這種不平等。這是關乎人權的問題,亦影響一個國家的社會發展、民主及經濟情況。」

瑞典政府制定的2015至2018年度外交政策計劃報告,除了設立6項長遠目標(見另文),還加強國際合作,希望將性別平等觀念宣揚開去,例如參與東盟、非洲聯盟、美洲國家組織及阿拉伯聯盟等會議,尋求國與國之間對話。瑞典外交部每年舉辦定期活動,透過研討會或會談方式評估進度,保障女性權益。

sherrie_20160913_%e7%91%9e%e5%85%b8%e9%a7%90%e6%b8%af%e7%b8%bd%e9%a0%98%e4%ba%8b_highres-0038

瑞典駐港總領事賀思桐(Helena Storm)(潘思穎攝)

性別平等「是瑞典傳統」

世界經濟論壇2015年公布的《全球性別差距報告》,調查了全球145個國家的男女在經濟、學習機會、政治參與及健康衛生4項范疇中的差距。當中以北歐男女社會地位和收入待遇的差距較小,排名榜的前4名均為北歐國家,分別是冰島、挪威、芬蘭和瑞典。亞洲國家中,排名最高的是菲律賓,排第7位,中國則排名91。賀思桐指出:「由於瑞典在性別差異排行榜頭五位,我們有很大雄心擔當領導角色,因為我們有數百年推動性別平等議題的經驗,有着悠久歷史和傳統,相信其他國家會受到我們所做的事激發。」

性別平等是瑞典社會的基石之一,賀思桐形容瑞典一直致力推動兩性平等,在這方面已有多年歷史,「舉例說,1921年允許女性擁有投票權,創下歐洲先例,並積極立法、制定不同規例去保障性別平等,而男女在教育上均享相同權利。」

est

為何隱瞞難民性侵

歐洲爆發難民潮前夕,大量難民已湧入瑞典境內,給當地治安敲起警號。瑞典《每日新聞》引述警方內部文件報道,2014及2015年夏季首都斯德哥爾摩舉辦「We Are Sthlm」大型音樂節期間,警方接到38宗有關強姦和性侵的報案,大部分性侵者都是沒有父母陪同的阿富汗難民,正在瑞典申請庇護。當局一直隱瞞這些罪案,當它們曝光後,社會一片嘩然。官方解釋,之所以不公開,是因為許多涉案者都未成年。

美國德州農工大學學者哈德森(Valerie Hudson)今年初發表的人口調查報告顯示,瑞典16至17歲的男女比例突然嚴重失衡,對應每123男子只有100名女子,情況比奉行一孩政策導致男女人口比例失衡的中國更加嚴重(根據哈德森統計,中國16至17歲男女比例是117比100)。研究顯示,過去一年有大量中東和阿富汗年輕男子到瑞典申請難民庇護,是造成這一年齡層男女比例失調的主因,當中不少「未成年人」都是虛報年齡。由於未滿18歲的庇護者可獲更多津貼,容易申請家人團聚,許多成年難民遂「報細數」,令政府制定政策時可能存在偏差。

被問到瑞典政府如何教導外來移民性別平等觀念,以縮窄文化差異,賀思桐說:「我們正進行一些計劃,包括使用多國語言的數碼平台,給13至20歲的新移民提供有關健康和男女平等的資訊。對政府來說,所有在瑞典生活的人應對性別平等和反歧視有良好認識。」

Life in Sweden

「家裏雜工由我做」

賀思桐認為教育是重要一環,瑞典男女平等觀念從小培養。由幼稚園開始,學校強調每個人都是獨立個體,不會刻意灌輸性別角色觀念,即男生當警察,女生玩洋娃娃,從不會將男女學生分成兩組上課。「我讀高中時,有課堂教人做家務,例如怎樣幫嬰兒換尿片、煮餸以及技工,學生必須學習。回到家裏,我負責換燈泡和電線,所有雜工由我來做,我曾經做過一個郵箱送給父母。」

談起家庭,賀思桐指着桌上的全家幅對記者說:「我育有一子一女,兒子常用髮夾弄頭髮,我覺得這樣沒有問題,他喜歡就讓他做,讓孩子發展獨特個性。」

女權政黨男女通殺

近年女權政黨在瑞典迅速冒起,打正旗號的女性先鋒黨(Feminist Initiative)在2014年歐洲議會選舉中贏得一席位,參選的女政客波斯特(Soraya Post)以5.3%得票率當選,被稱為歐洲議會史上首位主打女性主義的議員。女權先鋒黨不僅深得女選民的喜愛,更不乏男性支持者。賀思桐認為該黨之所以能夠「男女通殺」,是因為女權是一項重要人權。她說:「人權議題對社會、民主與經濟發展有極大影響,所有人都跟它相關。」

女權先鋒黨會否有機會晉身下屆瑞典國會?賀思桐表示目前很難定論,但她指出,瑞典有不少政黨把性別平等列為政綱的一部分,「反對派之中,瑞典國會內4個中間偏右的政黨,3個政黨是女領袖當道,包括温和聯合黨(Moderate Party)、中間黨(Centre Party)及基督教民主黨(Christian Democrats),其中兩名女領袖育有子女。另外,與社會民主黨聯合執政的綠黨也由女性領軍,各政黨關注兩性平等議題。」她強調,瑞典成立性別平等部門多年,每年就性別平等政策撥款及作討論,反映瑞典是非常重視女性權益的國家。

Three young swedish girls read an electi

瑞典自身也要改進

瑞典女權先鋒黨近年也積極向外擴張,但對政府的女權外交理念並不完全認同。女權先鋒黨發言人德拉維(Martina Fjellsson Draoui)向《香港01》指出,該黨相信女權外交政策對於達至性別平等和世界和平的理想起關鍵作用,然而在他們看來,瑞典政府的外交政策仍過於重視經濟環節,「如果把女權視為外交政治的一部分,我們相信人權、反軍事主義和生態及社會可持續性應該先於經濟利益」。

德拉維表示,瑞典自身在維護女權方面仍有很大提升空間,國會內的政黨雖然團結起來為達成男女平等這一國家目標而努力,但仍缺乏確政治方向。她說,雖然與其他國家相比,瑞典「在某程度上」確實是最適合女性生活的地方之一,不過瑞典女性薪酬仍然比男性低,擔負更多家務,「就如非自願地做兼職」。她補充:「對我們而言,平等不止是經濟,女性面對暴力是全球問題……享有身體完整權利是民主的根本。」她強調,女性先鋒黨最終目標不僅是消除對女性歧視,更要尋求一個免卻性別、膚色、種族、性向、宗教等林林總總歧視的平等社會。

文:甄梓鈴
原文刊登於《香港01》周報 /世界報專題:女權外交  /2016-10-07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