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港命運共同體 青年聲音被聽見了嗎?

台灣青年民主協會

(右起)台灣青年民主協會秘書長張育萌、副秘書長林至桓。

把時間拉回到2019年,多個台灣民間團體發起「929台港大遊行 – 撐港反極權」遊行活動,國台辦發言人恐嚇遊行是玩火自焚,有香港歌手受訪時遭潑紅漆,十萬人冒雨挺民主,聲援香港。行動背後,少不了年輕人的身影。

台灣青年民主協會(簡稱青民協)是主辦團體之一。協會核心成員,只不過是大學生,還有些高中生當志工,平均年齡不到20歲。生活在台灣,反送中與他們何關? 繼續閱讀

香港與諾貝爾和平獎的距離

1m-t8y6jg3kwql9flk9kcuw

「挪威香港文化協會」主席趙嘉怡(誌)

反送中運動發展至今,警民衝突不斷,全港多區頓變成街頭「戰場」,催淚煙瀰漫大街小巷,身處海外的香港人隔着螢光幕,凝望鏡頭前的畫面都心疼。遠在北歐,一群挪威「手足」未能參與現場抗爭,隔空聲援家鄉,全力開打國際戰線。

「來到挪威是隱居狀態,沒想過認識到那麼多香港人。(去年)7月才第一次見面,我之前完全不認識他。」移居挪威港人、民間團體「挪威香港文化協會」主席趙嘉怡(Jessica)笑說。她口中的那個「他」,是身旁的協會副主席葉栩政(Steven),一場反送中運動,意外地把他們和其他在挪威的香港人connect了。七個月以來,他們由普通打工仔的身份毅然踏上社運路,一天到晚忙個不停,奧斯陸連儂牆、文宣、集會、大學研討會,和國會議員見面,甚至即將帶香港「手足」去北歐,將香港人的情況和訴求傳出去。 繼續閱讀

【孤獨之城.五】無人問津的隱性流行病 香港人如何解「獨」?

英國一項調查發現,全國有900萬人承受孤獨之苦。首相文翠珊年初更宣布設立「孤獨事務部長」,制訂長遠政策解決問題。

事實上,孤獨的又何止英國人。香港地,許多人自嘲很「毒」,不論是「他看戲也一個人看,他放假也一個人放」,因沒有人陪感到孤單,還是「中秋你注定一人」,一首首歌唱盡孤獨心聲。但這裏說的孤獨不是因獨處而生的個人感受,而是人與人之間失去聯繫的狀態。孤獨常被形容為社會的「隱形流行病」,誠如本地社會工作者所說:「孤獨問題在香港總是被忽視,我們會談論它,但從不會認真去想。」
繼續閱讀

【孤獨之城.四】獨居老人 不分晝夜的寂寞

獨居本身不可怕,當下香港的青年人都想搬出來、擁有私人空間,但對於獨居老人而言,家裏只有四面牆與電視機,有時只想有人陪伴,有人傾訴。
繼續閱讀

【孤獨之城.三】孤獨,是不能說的秘密

喧鬧的城市,人來人往,孤單的背影,來去無蹤。何以孤獨也找上年輕人?筆者跟Sandy初次通電,她說:「因為害怕孤獨,總是把每天日程排得滿滿的。」「這樣不會很累嗎?」「已經習慣了。」書寫除了讓她記錄每日行程,也是讓人了解她的一扇窗口。 繼續閱讀

北歐罷工與港式公民抗命

IMG_5530

今年六月,瑞典鐵路大規模罷工,事源瑞典鐵路公司Veolia想解僱其下250名員工然後用較低待遇再次聘請他們,變相全職轉兼職,面對不定時工作制,SEKO工會(The Swedish Union for Service and Communications Employees)發起罷工,多間火車公司員工紛紛響應,Öresundståg、Snälltåget及斯德哥爾摩市郊通勤列車SL Pendeltåg都加入罷工行列,當中以厄勒區通往丹麥哥本哈根與瑞典南部馬爾默的交通最受影響,本來跨國只需二十分鐘,遇上罷工卻要花上兩小時轉乘接駁巴士,嚴重影響兩地交通往來,據斯科訥公共交通部門估計罷工損失近1500萬克朗。然而,為趕及在瑞典最重要節日仲夏節前夕恢復通車,鐵路公司不得不妥協,僱主與工會簽訂和解協議,平息持續三星期的罷工抗爭,工人取得最後勝利。 繼續閱讀

大選前夕出訪歐洲——香港可借鏡瑞典?

*原文載於評台

2010年立法會財委會通過廣深港高鐵撥款,為建高鐵,與中國鐵路接軌,政府不措清拆菜園村,村民被迫離開家園,引起社會大眾關注。那一年47戶受影響家庭於元崗新村合資重建村落,事隔四年,重建計劃尚未完成,村民至今仍住在臨時鐵皮屋,當年負責跟進搬遷及安置居民的官員已不見蹤影。四年後的今天,高鐵工程再度因施工困難延誤,且嚴重超支,特首梁振英留下這些「爛攤子」出走瑞典斯德哥爾摩,雖未獲瑞典首相接見,但行程中參觀了西斯塔科學城,期後他撰寫網誌表示當地的創新科技值得香港借鏡。其實產業以外,瑞典北部城市因礦業發展而遷移居民的處理方式以及移民政策也很值得參考。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