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基民盟黨魁誕生 默克爾政治遺產能保留多少

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所屬的執政黨基督教民主聯盟(簡稱基民盟)周五(127日)在漢堡舉行黨代表大會,選舉新一屆的黨魁,接替不尋求連任的默克爾。1001名基民盟代表當中,有999人投了票,結果由基民盟秘書長克蘭普卡倫鮑爾(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勝出。 之前外界廣泛認為她是默克爾屬意的人選。


在宣佈一刻,默克爾笑逐顏開,連忙走上前恭喜對方,她笑得那麼燦爛,臉上的疲態頓時不見了。這一幕背後,標誌著默克爾時代正步向終結。根據傳統,新黨魁將是2021年德國大選時基民盟的總理候選人。就這場選戰如何影響未來德國的政治版,及德國的外交政策特別是難民和德中關係,BBC特約撰稿人採訪多位基民盟黨員。 繼續閱讀

德國出租聖誕老人服務「告急」   聖誕元老堅持做下去

近年,不少亞洲國家興起「出租女友」的主意,每逢大時大節,單身經濟帶動了各種商機崛起。在德國,也有一種特別的出租服務,就是出租聖誕老人回家過節。聖誕前夕,《蘋果日報》特約記者在柏林訪問了從事這行業多年的「聖誕老人」,了解德國人傳統習俗,看看他們怎樣歡度聖誕。 繼續閱讀

科技進步了,為何工時不減反增?

英國著名經濟學大師凱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於1930年在《我們後代的經濟前景》(Economic Possibility of Our Grandchildren)一文中預測,2030年,所有經濟問題會得到解決,經濟水平會上升八倍,每個人每周只需工作15小時,即每天工作三小時。現在看來,經濟生產力真的如他美好預言般往上爬,但工時方面恐怕不會成真。 繼續閱讀

從工業4.0到工作4.0 拆解德國超短工時之謎

KakaoTalk_20180320_201329771

曾到過德國旅遊的人,大概都對周日市中心空空蕩蕩的商店街印象深刻。德國人注重工作與生活平衡(work-life balance),寧願少賺一點錢,與推崇「多勞多得」、「做到隻積咁嘅樣」的香港工作文化顯然不同。德國目前平均每周工時為34.5,是全球最低的國家之一,近年在數位科技衝擊下,他們更熱烈討論「工作4.0」,希望進一步加強彈性工時。追求生活質素的同時,到底德國是如何維持高競爭力? 繼續閱讀

【集中營法案】德式的嚴苛反省路,還可以走多久?

波蘭國會下議院在1月26日,即盟軍解放奧斯威辛(Auschwitz)集中營73周年前一天,通過法案禁止任何人使用「波蘭集中營」的說法。法案顯然是波蘭欲與納粹德國罪行劃清界線,但惹來以色列及猶太社群震怒。

事後,德國總理默克爾對波蘭做法不予置評,重申德國獨力承擔猶太人大屠殺的責任。德國對納粹罪行素來態度明確,成就了西方民主、自由典範。可是隨着戰爭歷史遠去,近年種族主義及反猶太主義抬頭,極右派在這類歷史問題上「挑釁」不斷,德國人背負了70餘年的罪咎感與責任感是否已漸漸動搖? 繼續閱讀

【專訪】德國極右AfD異軍突起 創黨領袖:不讓默克爾好過

德國背負納粹歷史包袱,自二戰結束以來,社會普遍對極右勢力非常警惕,但選舉民調顯示,右翼民粹政黨「德國另類選擇黨」(AfD)支持率超過一成,僅次於基民盟及社民黨,有望成為第三大黨。AfD創黨成員兼副主席高蘭(Alexander Gauland)接受《香港01》訪問稱,若AfD成功進入國會,將在難民政策、歐元等議題上狙擊預計將順利連任總理的默克爾,左右德國政治走向。

繼續閱讀

【G20峰會】默克爾對戰特朗普 歐洲踏上自強路

KakaoTalk_20170710_152210664

一連兩日的20國集團(G20)領導人漢堡峰會在不和諧氣氛中落下帷幕,一意孤行退出《巴黎氣候協定》的美國在氣候議題上受到孤立,峰會聯合公報表明,在全球對抗氣候變化的行動上與美國分道揚鑣。從北約到G7峰會,美國總統特朗普堅持「美國優先」理念,在多項議題上與傳統盟友針鋒相對,弄得不歡而散。這次來到德國總理默克爾的主場,她事先向特朗普攤牌,展露領導歐洲主導國際事務話語權的決心。默克爾能否成為主導世界秩序的新主人,還看行事難測的特朗普如何接招。

繼續閱讀

黑客馬拉松助難民迎新生

Britain Syrians Compatriot Compassion

「在首輪『黑客馬拉松』,有人跟我說為難民設立了Airbnb,我當時望着他,但他似乎不明所以,其實難民所需要的並不是Airbnb。」Techfugees(科技難民)營運總監古貝(Josephine Goube)這樣說。 繼續閱讀

誰可挑戰默克爾?35歲新星左右逢源

portrait_of_jens_spahn_mdb

2012年,德國執政基督教民主聯盟(CDU)成員施潘(Jens Spahn)公開出櫃,承認同性戀身分,當時他32歲。他初次參戰天主教徒為主的明斯特行政區選舉時,曾遭黨內人士非議誹謗,質疑他沒有能力勝任工作。他憶述:「像我這種政治出身的人,10年前的政途可能會崎嶇得多。」不過,但施潘不覺得自己的身分與政治立場有矛盾,「過去10年德國主流思想已變得開放自由,更加包容同性戀者或移民」。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