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邊的同學就是間諜 專訪台灣白色恐怖研究者龔昭勳

taiwan

台灣長老教會濟南教會主任牧師黃春生(左)、教會義工龔昭勳(右)。

「記得有一對香港情侶,他們第一次來的時候是為了治療,在台灣待了一周,然後就回去,一至兩周後又回來。他們說,這次是來 take a break,因為當時香港局勢很緊張。後來他們決定回去,說兩周後再回來,還相約我一起吃飯,我叮囑他們要小心一點。結果,回去之後就不見了。」他看着我,神情凝重地說。 繼續閱讀

香港與諾貝爾和平獎的距離

1m-t8y6jg3kwql9flk9kcuw

「挪威香港文化協會」主席趙嘉怡(誌)

反送中運動發展至今,警民衝突不斷,全港多區頓變成街頭「戰場」,催淚煙瀰漫大街小巷,身處海外的香港人隔着螢光幕,凝望鏡頭前的畫面都心疼。遠在北歐,一群挪威「手足」未能參與現場抗爭,隔空聲援家鄉,全力開打國際戰線。

「來到挪威是隱居狀態,沒想過認識到那麼多香港人。(去年)7月才第一次見面,我之前完全不認識他。」移居挪威港人、民間團體「挪威香港文化協會」主席趙嘉怡(Jessica)笑說。她口中的那個「他」,是身旁的協會副主席葉栩政(Steven),一場反送中運動,意外地把他們和其他在挪威的香港人connect了。七個月以來,他們由普通打工仔的身份毅然踏上社運路,一天到晚忙個不停,奧斯陸連儂牆、文宣、集會、大學研討會,和國會議員見面,甚至即將帶香港「手足」去北歐,將香港人的情況和訴求傳出去。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