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2

入行兩年,感觸良多。

下筆那一刻,我在想這一年從何算起?做過瑞典講座、美國總統大選,中間有段日子因腳傷不便走動,失去了一些工作機會,曾經嚷着想放棄,最後留下。由網調做報,最喜歡做的工作,其實是我不太擅長寫的分析評論,人總要向難度挑戰才有進步吧。

早陣子做加泰獨立公投專題,訪問了一班居港加泰人,原以為跟他們在沙灘閒聊幾句,沒什麼好寫,最後這篇訪問寫成了一個全版,意料之外。上司事後說:「你咁鐘意做獨家,呢個就係你既獨家。」我說他們只是普通人,上司:「你以前在瑞典都係咁寫。」

原來有人記得。當上記者後,多了機會採訪些大人物,一時遺忘了小人物的故事同樣重要。誠如《逆權司機》導演所言,歷史可不是偉人進行的驚天盛事,而是由小人物所匯聚的大成。完成加泰專題後,感受更深,好幾位受訪者差不多每天發短訊給我,報告當地情況,一位加獨派攝影師因擔心西班牙政府封鎖其網站,於是把所有示威現場相片傳給我,叫我把消息傳開去。作為記者不能靠邊站,如何在雞蛋與高牆之間保持報道中立,是我要學習的事。

記得讀大學時,我對國際新聞的觸覺不高,但倫敦奧運、戴卓爾夫人國葬、蘇格蘭獨立公投、柏林圍牆倒下25周年等特別日子,我都身在現場(因為八卦)。未必每次去完一個地方都會寫文章記錄,有時候只是隨意在街頭跟途人談幾句,或是以學生身份扮做專題約受訪者。當時做訪問不是為了工作,是出於好奇心,是興趣。

謹記初衷。

初二覆診記

中醫師:有個阿婆跌斷腳,半年來都坐輪椅出入,我醫好佢後,叫佢個仔將部輪椅放去附近垃圾房。阿婆話冇輪椅行唔到,立即起身拉番張輪椅番黎,我話你咪行到囉。

阿婆:咦,係喎!

中醫師:是你習慣了,以為自己唔得。

告別2016

2016,世界崩壞之年,也是我人生過得最糟糕的一年。失去的比得到的多,有些執著還沒真正放下,習慣了用笑容遮掩流不出的眼淚,負面情緒總是待夜深才爆發,失眠了,然後天光了,沒精打彩的樣子上班去。

「夢想這條路踏上了    跪着也要走完」。還記得那天在光化門前,腳傷了,拐下拐下學人做採訪,明明腳很痛,但當有示威者向我說出幾個英文單字,當下什麼痛楚都忘了,才發現自己熱愛這份職業。回來後坐在鋪滿惡臭地毯的辦公室,永無止境的工作又令人失去衝勁。我真的適合做下去嗎?

邊走邊寫從來是興趣,但要學的還有很多。還記得上次離別時,一位前輩問我有否想過離開一會、出國走走,當時腦海一片空白,答不出答案。突如其來的壞消息已把我的自信跌至零,別人眼中的「小事」,我卻花了很大的努力才重新振作,是可以繼續寫作,但滿足感不再。

某位朋友說看見我意外腳傷仍堅持去光化門,讓他彷佛看到以前好有衝勁的自己,我笑一笑,心想怎能告訴他人這個絕望真相,寓旅行於工作只為證明自己有能力當一名記者。

2016.12.31 隨筆
記在除夕夜在公司打邊爐後趕回家打感性文

歡樂太短為了回憶千次

飛機準備降落機場一剎,不知哪來一股強烈氣流,突然機倉微微震蕩,持續地急墮了幾廿秒,嚇得我全身冒汗,很想尖叫但叫不出聲音。是的,我一向超怕坐飛機,討厭起飛和降落時那種無形離心力,討厭懸浮半空那份不安全感,有時離心力太強,誇張得有透不過氣的窒息感覺。所以,若然家人要求我每逢聖誕復活節回港一次,倒不如乾脆殺掉我。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