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勿站在莫斯科街頭玩音樂

俄羅斯,一個封閉的前共產主義國度,披上神秘面紗,既神秘又陌生。由聖彼得堡乘坐高速列車前往莫斯科,一下車只見站內設計貌似改革開放前的中國,出入須安檢,人頭湧湧的售票處,又出現典型的中國式排隊。車站中央有些小攤,擺滿普京頭像的俄羅斯娃娃,買個娃娃回家,就像60、70年代每家每戶都掛毛澤東肖像辟邪。 繼續閱讀

打工換宿下集:在森林遇見的那些人

IMG_6824

出走香港,進入一個陌生國度打工換宿,最大的收穫,不是省下多少旅費,而是眼界。旅途上遇到的人和事,他們的生活寫照,會讓人重新定義自己的生活態度。 繼續閱讀

打工換宿,窺探瑞典森林的自然風景

IMG_6808

你會為了甚麼原因而選擇旅行目的地?是當地美食,主題樂園,歌劇表演,一座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歷史建築,還是醉人的風景?

北歐,被譽為全世界最快樂的國度,近年更成了香港人前往的旅遊熱點,冬天勇闖芬蘭、挪威、瑞典北極圈內觀賞極光,夏天啟程去世界的盡頭——北角看午夜太陽,或到冰島冰川健行,親近自然,遠離繁囂。可是,旅途中的港人最具拼搏精神,想用最短時間暢遊最多景點,往往走馬看花地跑景點,只見城市的美好,未能細看沿途風景,失卻旅行的意義。 繼續閱讀

北愛爾蘭 玫瑰色的國土

北愛爾蘭首府貝爾法斯特,驟眼看和英國其他大城沒兩樣。熙來攘往的大街,城堡教堂與商店林立,文化古蹟與現代建築和諧並存,即使如此繁盛,仍難掩悲情城市的感覺。1912年鐵達尼號就在此地誕生,70、80年代城裏的人為脫離英國統治,用鮮血來爭取獨立自主,曾發生多次暴力衝突,北愛也因此沾染上玫瑰色的血跡。 繼續閱讀

瑞典打工非換宿

img 1010
*文章載於評台

林雪坪(Linköping),官方譯名像個中文名字,隸屬於東約特蘭省,涵蓋瑞典著名約塔運河(Göta Kanal),早於19世紀運河啟用作運輸貨物,西至哥德堡,東至波羅的海,現在發展成旅遊區,有「瑞典藍絲帶」之稱。去年夏季,我坐上由南部開往首都斯德哥爾摩的火車,中途下車,轉乘巴士前往林雪坪附近小鎮貝里,沿貝里水閘往東行,遊約塔運河。午後回到林雪坪稍作停留,才發現這兒是華人打工之地。 繼續閱讀

瑞典南部聽音樂

IMG_0325

住在隆德時,大學城生活頗為多姿多彩,十三個Nation(學生俱樂部)每周舉辦派對活動,市中心食肆林立,Klostergatan至Kyrkogatan街頭巷尾集合中西日印菜式,想靜態一點看看書,可自由出入校內廿多個圖書館,下午茶時段隨意找間咖啡店消磨時間,喜愛大自然的去郊區Dalby行山,或到Lomma享受陽光海灘,逛街購物則去鄰近城市Malmö,南部生活就是如此方便,又不用怕語言不通,小城住了七成學生,國際學生佔多,分分鐘講英文多過瑞典文。 繼續閱讀

明信片

IMG_7005

 

一個人旅行總是最自在,經過Göteborg Eriksberg 一家畫店,走進店內彷彿去了畫家的家,原來這些畫作全是店主Eva 的作品,每幅畫都在描繪哥德堡小區風景面貌。 繼續閱讀

行路去倫敦 走過難民陣地 專訪步行籌款者康梓泠

mingpao

原文載於明報世紀版

三月天的瑞典應是藍天澄澄,一片春色。這星期氣溫徘徊在三至七度之間,春雨綿綿,清晨時分,地上冒出初春薄冰,有時夜裏忽爾落雹,一夜之間溶得不留痕跡。那個早上,城市高樓彌漫在濃濃的春霧之中,一個人站在瑞典隆德火車站外,撥了一個電話,然後看到不遠處有個依稀可辨的身影向我招手,他是康梓泠。 繼續閱讀

在北緯67度呼口自由空氣

四月是北極圈的旅遊淡季,從步出機場那一剎,眼前風景頓然變得好不一樣。我此行目的地為瑞典北部城市基律納(Kiruna),Kiruna位於北緯67度51分,再往北走,乘火車約一個半小時便抵達極光觀賞勝地阿比斯庫國家公園(Abisko),每年十一月至三月都有不少來自世界各地的旅客冒著嚴寒勇闖瑞典最北部,他們晚上跟隨當地Tour到郊區追光或自乘吊車前往Aurora Sky Station等待極光出現,因為這樣,寧靜的北極圈在冬天熱鬧起來。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