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建築散步

*文章同時刊登Travel QnA

不久前造訪荷蘭烏特勒支的施羅德住宅(Rietveld Schröderhuis),那時候對屋內設計感到好奇,離開前翻開留言冊,小小的留言冊給來自世界各地的建築系學生寫得滿滿的,就如讀歷史的人畢生總想去一次柏林圍牆,鍾情現代建築的則要到此一遊。我不是修讀建築,但走進這座登錄為世界遺產的住宅參觀,也有種莫名興奮。現在來到瑞典,走在街上隨處可見別具特色的新式建築。常在想北歐四國之中,瑞典該是最深受建築設計狂熱者喜愛的旅遊國度。 繼續閱讀

柏林,歷史就是這麼遠那麼近

*文章同時載於香港獨立媒體網

在西德通往東德的路上,我遇上一位來德國working holiday的香港人,他身穿紅衣,頭戴帽子,蒙上面罩,手上揮動著彩虹旗,那時是六月,一年一度的柏林Gay Pride Parade將於一星期後舉行,他藉機跑到旅遊景點向途人宣傳香港的同志遊行。站在布蘭登堡門前,幻想時間回到1933年,那個年代還沒有東西柏林交界之分,右方的國會大廈剛發生大火,希特拉接著上台,假如紅衣少年活在納粹黨執政的年代,應該一早被秘密警察拉入集中營,不像今天這樣自由。 繼續閱讀

北歐是我們的死亡終站?

《北歐是我們的死亡終站》,幾年前本想約定友人去北歐旅行,結果去不成旅行,朋友卻把這首歌傳給我。幻想有天去芬蘭旅行,幸運的碰上北極光,然後凍死,活在永遠的二十九歲,多浪漫的事。但如果,我說如果維京人末日傳說靈驗的話,誰也等不到二十九歲。 繼續閱讀

迷失宜家

許多年前林夕寫給楊千嬅的一首歌,唱過這句歌詞:「假日逛宜家,不想努力做奇葩」。 繼續閱讀

住在隆德

北歐住屋平但生活費貴。記得出發前一位曾在挪威讀書的朋友這樣說。

住在諾域治時,房間小,價錢貴,每月宿費接近六百英鎊卻被選為全英國大學宿舍最便宜排行榜的前十位。來到瑞典住在studio flat,宿費是英國的一半,房間反而比英國大一倍,房內還設有廚房和獨立廁所,床鋪、衣櫃、書桌、廚具、垃圾筒及至一盞小吊燈都是IKEA出品,唯一美中不足該是入伙時沒有隨房附送一隻路姆西。

繼續閱讀

Jag bor i Lund

Lund

Erasmus Programme,一個由歐盟資助的交流計劃。從維基百科搜尋到的資料不外乎指Erasmus Exchange 能讓歐洲學生走到另一個歐洲國家生活和學習,為期半年至一年,促進歐洲人之間的文化交流。我既不是EU student,拎BNO又不是BC,聽起來去交流跟我半點關係也沒有。本來這些機會不是屬於我的,若不是今年開放申請門檻,首次允許國際學生報名參加,我這個non-EU student也不能受惠。而最後我在挪威與瑞典兩間大學之中,選了後者。 繼續閱讀

搬出這天地

事實證明每次番香港都懶得寫blog,一直想把五、六月去荷蘭、比利時和德國的旅行經歷寫成遊記,卻遲遲未動筆。暑期工、寫稿、訪問、翻譯義工、練波、台灣、舊同學聚會、衝上雲霄,咁就三個月,每晚邊看愛一點回家邊吃住家飯,始終都是屋企最好。 繼續閱讀

停不了的騷亂

停不了的騷亂

*原文載於評台

七月,果然是遊行季節。一個月前,八國集團(G8)峰會在北愛爾蘭召開,當時「棱鏡門」事件才剛曝光,會議前夕,美國中情局前僱員斯諾登再度爆料,指責英國情報機構曾於2009年倫敦舉行的兩次G20峰會期間,監聽外國官員的通訊,事件引起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瞬間成為新聞焦點,北愛爾蘭問題反而被傳媒忽視。事實上,自1998年北愛爾蘭各方簽署了和平協議,局勢因此平靜了很多,但每年七月的全國遊行經常演變成兩幫派系與警方衝突,加上社會經濟種種問題,族群關係更趨惡化,令北愛爾蘭在這十五年間騷亂從未停止。 繼續閱讀

當政治被戲劇化《#aiww: The Arrest of Ai Weiwei》

the arrest of aiww

*原文載於評台

一年前,正當倫敦奧運熱烈舉行之際,由美國導演所拍攝長達兩年的紀錄片《Ai Weiwei Never Sorry》終於在一家倫敦獨立電影院上映,吸引不少人進場觀看。一年後,英國首次把艾未未「被失蹤」事件搬上舞台。當現實比戲劇更戲劇化,一齣真人真事改編的舞台劇,試圖透過戲劇元素,將個人經歷化作立體的戲劇,讓事件看起來更完整。 繼續閱讀

初遊挪威

挪威之旅,一直想寫,但一直懶得去寫。

八月尾趁著還未回港,心癢癢想去一趟旅行,首選目的地當然是挪威。不知怎的,一直對挪威這城市很好奇,可能因為有朋友在那兒讀書,她經常提起校園風景有多美,多想去她那所小島學校走一趟,二來我是那種喜歡跑到博物館呆坐半天的大悶蛋,所以National Gallery和Edvard Munch畫展都非常吸引,而最吸引我的當然是那一張只售四十英磅的來回機票,比起由Norwich坐火車出倫敦更划算,以後還是少點出倫敦,直接儲錢旅行好了。

繼續閱讀

歡樂太短為了回憶千次

飛機準備降落機場一剎,不知哪來一股強烈氣流,突然機倉微微震蕩,持續地急墮了幾廿秒,嚇得我全身冒汗,很想尖叫但叫不出聲音。是的,我一向超怕坐飛機,討厭起飛和降落時那種無形離心力,討厭懸浮半空那份不安全感,有時離心力太強,誇張得有透不過氣的窒息感覺。所以,若然家人要求我每逢聖誕復活節回港一次,倒不如乾脆殺掉我。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