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丈尋根記

「方丈尋根記 」自傳出版後,59 歲的劉以達連日來東奔西走,訪問一個接一個,又重遊成長地彩虹邨,拍片回憶舊時光。因為自資出書,他事事親力親為,連包裝書本也是由他和幾個朋友處理,結果切裁氣泡紙時不慎割傷了手指頭。訪問當天,達哥左手食指仍貼著膠布,他笑稱:「好彩不用彈結他,不然就大鑊!」 (繼續閱讀

【後記|純音樂在香港有沒有市場】

某日上司問我有無睇過方丈尋根記 ,我話 Facebook 睇過一兩篇文,上司再問:「可以訪問佢,你有無興趣?」我想也不想就答有。

也許大家眼中的劉以達,只是電影世界的諧星,亦可能是彈得一手好結他的達明一派成員。看他的自傳,我最感興趣的是他提起 80 年代初組過兩支樂隊 DLLM 和 OEO,兩隊都解散收場,他用「失敗」來形容兩次夾 band 的經歷,認清做純音樂在當時的香港沒有市場。

音樂路上碰釘,問他有沒有不喜歡結他的時候?他說沒有,答得肯定,只是有段日子放低了結他,走去鑽研電子音樂,困自己在「靜過墳場」的富利來商場 band 房一邊教人音樂,一邊思考如何將電子音樂融入香港的主流市場。

就這樣達明一派誕生了。

兜兜轉轉,這麼多年後,他出書也不忘做最想做的純音樂作品。

一路寫訪問,一路聽 YouTube 上面 DLLM 幾段錄音,想起幾個月前 Jason Kui 在《未來音樂選 TONE Music Awards》奪得純音樂 Instrumental 最佳年度單曲獎,並在台上說:「喺香港做純音樂好難,結他純音樂係痴線咁難。」

雖然劉以達話近年好少留意香港樂壇,但如果他聽到以上這番話,應該有點共鳴吧。

***
文/Kanice Yan
攝影/ISSAC
全文刊於 *CUP 媒體 2022/12/21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