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手記】教授,我無法完成論文了

關於那場營救行動的來龍去脈,雅茲迪人Firas Jumaah已經跟外媒說了很多遍,不想重複又重複。農曆年前,當我邀約他做訪問,在說同意之前他猶豫了一會。

去年底新聞曝光,不少人笑說「未交論文不要死」、「霸氣女教授把學生捉回來交論文」,單看標題真的很Juicy,但對於雅茲迪人的真正處境所知不多,例如宗教差異,如何讓這個少數族群在過去數百年,一直遭受無情迫害。

從兩伊戰爭談到ISIS戰後重建之路,訪談間,他有時不確定我是否能夠理解整個故事,便隨手拿起紙筆畫地圖,這個位置打個標記,那邊打個標記,他和其他族人一樣,為避開攻擊大半生四處奔走。不過,搬來搬去都離不開伊拉克北部,他說只有那裏才是族群的家。

他最著緊家人,聽到妻兒被困,第一時間衝回去救人,聽到6歲兒子話要打仗對付「壞人」,心會疼。

訪問中段,他開始放鬆下來,主動提起最初猶豫是否接受訪問,其實是擔心家人安全,怕遭ISIS報復,「一開始的時候,我以為只有瑞典人知道這則新聞,沒想到反應那麼大。」

但思考過後,他還是想為雅茲迪人發聲。

專訪重温:

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2019–02–17 /什麼人訪問什麼人:熱話背後 絕望告白 學生困IS佔區 教授僱傭兵拯救

撰文:甄梓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