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D專訪·下集

德國極右政黨「德國另類選擇黨」(AfD)去年地選得利後聲勢大振,不過,德國情報機構聯邦憲法保護局(BfV)1月15日宣布將AfD部分派系納入監視名單,令該黨發展蒙上陰霾。自去年起,國內要求監視AfD的聲浪四起,尤其是在東部極右派示威衝突發生後。AfD副主席帕茲德斯基上月在德國柏林受訪時,聲言是政敵造謠抹黑,斥當局若採取監控手段打壓AfD並不公平。

列入情報機構BfV監視名單

BfV監視行動有兩個目標:AfD青年團及黨內激進人物、圖林根邦黨主席霍克(Björn Höcke)的派系。前者被指態度反移民、反穆斯林,涉違反德國的民主原則,後者多次發表仇外言論,主張德國停止為二戰納粹罪行贖罪。被納入監視名單後,BfV有權暗中監視兩組織的成員,要求其他機構提供相關資料等,但無權監聽電話或互聯網。AfD聲言將採取法律行動還擊。

成立於1950年的BfV目前負責德國國內安全情報工作,監視伊斯蘭激進分子、左右派的極端主義者、威脅國家自由民主秩序的政黨或組織,左翼黨曾經也被列入調查名單。聯邦憲法法院根據BfV提供的調查資料,曾判定多個組織違憲並予以解散,包括德國共產黨(KPD)。

AfD黨員與新納粹同場示威

外界一直關注AfD與極右勢力的關係。被指與納粹衝鋒隊標誌相似的AfD青年團,屢傳與極右派「認同運動」(Identitarian Movement)及德國國家民主黨(NPD)的成員有聯繫,這些極右組織早已是德國安全單位的監視目標。為了劃清界線,AfD高層正考慮解散一些具爭議的青年團分支。帕茲德斯基主張AfD與某些青年團切斷關係,或對青年團作更全面管制。

去年8月,德國東部肯尼茨(Chemnitz)一名德國人遭兩名中東移民殺害,引發騷亂,當時有示威者以納粹手勢敬禮,還在市內襲擊外國人,部分AfD黨員參與示威,與新納粹分子及其他極右組織走在一起。不過帕茲德斯基聲言,事件純屬誤會,是集會負責人的錯,負責人沒留意有誰參加,遊行有右翼分子被誤以為是AfD。

帕茲德斯基稱,AfD近年成功,惹來其他政黨和德國傳媒不斷抹黑成極右,「由於納粹那段歷史,今天只要把政黨說成極右或納粹,便能輕易將之謀殺」。

黨副主席批對手亂扣帽子

被追問如何定義極右時,他想一想說:「極右就是納粹,懷着民族主義思想。這撮人對民主的理解很瘋狂,他們在基本法(即德國憲法)以外,一方面是個負擔,亦可能危害國家,應把他們送去審判。」他稱,AfD一直堅守基本法,跟極右相差甚遠。

雖然如此,德國學者卻指出,AfD屢屢使用納粹詞彙。德國《商報》引述德累斯頓工業大學應用語言學教授沙洛特(Joachim Scharloth)的研究指出,AfD其中一個常用詞彙是「Lügenpresse」(說謊媒體),昔日納粹用來攻擊不忠誠的媒體;另一詞彙「Volksverräter」(人民的叛徒),也是納粹攻擊敵人的用詞,AfD黨員多次用此語批評政敵,包括總理默克爾。挑撥族群仇恨的特定詞彙亦常於AfD黨員口中出現。

帕茲德斯基認為監控活動是一場政治遊戲,聲稱其他政黨不樂見AfD短時間內進入了德國16個州議會、聯邦議會及歐洲議會,因此動用一切手段打壓,提出監控正是方法之一。他批評,政敵不惜利用國家機關打壓AfD,是完全不公平。

默克爾去年卸任基民盟黨魁,預計總理任期2021年結束後便下台。帕茲德斯基聲稱AfD是「民主的重生」,又表示在默克爾時代,德國人多年來處於一個「睡眠模式」,直至AfD出現,人們開始議論政治,更多人投票,這些選民或者不是投票給AfD,但至少用選票表達意見。

指默克爾下台後民主重生

歐洲議會將在今年5月選舉,德國一些前東德地區今年亦將迎戰地方選舉,AfD能否繼巴伐利亞州及黑森州選舉脫穎而出之後再下一城,成為焦點。遭德國情報機關監視會如何影響AfD仍是未知之數。英國《衛報》分析,監視決定可能會被視為德國政治正確的一例,反而鼓勵一些人支持AfD。

採訪:甄梓鈴

原文刊登於《明報》國際版2019-01-2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