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D專訪·上集

AfD副主席Georg Pazderski

德國極右民粹政黨「德國另類選擇黨」(AfD)從最初由幾名教授成立的邊緣小黨,到首度晉身國會,正朝着最大反對黨、狙擊默克爾政府的路線大步前行。AfD副主席帕茲德斯基(Georg Pazderski)上月受訪,聲言他們只是反對無節制移民,認為移民只會令德國福利制度崩潰。不過,AfD的反移民路線卻令不少學者憂慮它會一如波蘭及匈牙利的右翼政黨一樣,由小黨變成足以主導國家體制的主流政黨。

AfD創黨於2013年,反歐元、反移民立場鮮明,2017年德國大選中贏得12.6%支持率,成為國會第三大黨,更是德國自二戰後,首次有極右政黨能進入國會。歡呼聲未落,黨內的溫和派與激進右派內訌不斷,黨魁彼得里(Frauke Petry)在當選之後不久退黨,留下黨魁一職,由屬於溫和派帕茲德斯基和極右派高蘭(Alexander Gauland)相爭,最終後者當選黨魁,與另一黨魁莫伊藤(Jorg Meuthen)共同擔任領袖。高蘭當選後,AfD採取更明確的政策方針,黨員屢發表爭議言論。

黨綱:伊斯蘭教不屬德國

上月中,帕茲德斯基在柏林接受訪問,否認AfD是極右,強調該黨奉行保守主義,反批默克爾領導的基督教民主聯盟(簡稱基民盟)從保守主義走向左傾,「我們提出的政綱跟15至20年前基民盟的主張近似,例如家庭、安全政策,現在基民盟遠離了原先立場,特別是同性婚姻議題……基民盟愈走愈左,很多德國人不再認為他們是選項」。

帕茲德斯基雖說AfD非極右,但該黨在對外宣傳的時候,往往被質疑有極右色彩。2018年10月巴伐利亞地方選舉中,AfD成為大贏家,獲11%選票並首度躋身巴伐利亞邦議會。選前AfD一張競選海報寫着:「沒有伊斯蘭教的學校」(Islam free-school)。AfD將「伊斯蘭教不屬於德國」寫入黨綱,主張禁止清真寺及取締面紗等,其反伊斯蘭教立場被與納粹反猶主義相提並論。

「福利如蛋糕 愈分愈小」

德國聯邦統計局數據顯示,2017年約1930萬在德國生活的人具移民背景,佔德國總人口近四分之一,土耳其裔是最大群體。2015年敘利亞難民潮爆發時,大量中東難民向德國尋求庇護。

默克爾當時接收難民的政策漸引起社會反彈,也被指造就了AfD崛起。帕茲德斯基否認AfD是反難民,說:「我們不是反難民,難民和經濟移民是有差別的。我們必須幫助難民,但德國還沒做好準備拯救全世界。我們看到移民政策存在太多問題,嚴重失控。」他批評默克爾的移民政策大錯特錯,形容福利制度就如蛋糕,更多人湧入德國只會將蛋糕愈分愈小,嚴重影響下一代福祉。

AfD另一個反對默克爾移民政策的論據,便是難民令罪案率增加。據德國政府數據,2014年有610萬宗罪案,2016年增加至640萬宗,但到2017年罪案又下跌了10%。AfD將罪案率上升跟收容難民關連起來。數據顯示,庇護申請者、難民或非法移民佔德國整體人口2%,但2017年所有疑犯中比例卻達8.5%。難民在謀殺罪案的比例佔10.4%,性罪行比例亦達11.7%。有專家認為這跟難民以年輕男性為主有關。

學者:如納粹民主上台 有潛在危險

專研歐洲法西斯主義及納粹大屠殺歷史的柏林自由大學學者羅索利斯基 – 利伯(Grzegorz Rossolinski-Liebe)受訪稱,當年納粹黨從民主選舉方式上台,一步步轉向極權統治,「今天AfD可能一樣,在未來日子,若能爭取到30%至40%支持率,就像波蘭的右翼法律與公正黨(PiS)和匈牙利總理歐爾班所領導的青民盟(Fidesz),成為主流政黨」。他警告,AfD目前雖仍屬小黨派,但未來可能與歐洲其他右翼政黨連成一線,有其潛在危險。

採訪、攝影:甄梓鈴

原文刊登於《明報》國際版 2019–01–2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