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基民盟黨魁誕生 默克爾政治遺產能保留多少

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所屬的執政黨基督教民主聯盟(簡稱基民盟)周五(127日)在漢堡舉行黨代表大會,選舉新一屆的黨魁,接替不尋求連任的默克爾。1001名基民盟代表當中,有999人投了票,結果由基民盟秘書長克蘭普卡倫鮑爾(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勝出。 之前外界廣泛認為她是默克爾屬意的人選。


在宣佈一刻,默克爾笑逐顏開,連忙走上前恭喜對方,她笑得那麼燦爛,臉上的疲態頓時不見了。這一幕背後,標誌著默克爾時代正步向終結。根據傳統,新黨魁將是2021年德國大選時基民盟的總理候選人。就這場選戰如何影響未來德國的政治版,及德國的外交政策特別是難民和德中關係,BBC特約撰稿人採訪多位基民盟黨員。


早在10月,基民盟遭受地方選舉失利後,默克爾宣佈放棄參加12月的基民盟黨魁競選,更表明2021年總理任期結束後不再尋求連任,逐步淡出政壇。連月來,誰是默克爾接班人成為熱議話題,各候選人舉行多場地方會議,向黨員介紹個人理念。政黨換血也許能創造一番新景象,基民盟主席之爭激烈,外號「小默克爾」的56歲克蘭普卡倫鮑爾、63歲的前基民盟國會領袖默茨(Friedrich Merz)以及38歲的衛生部長施潘(Jens Spahn)均是德國媒體眼中的熱門人選。選前民調顯示,三位候選人中,克蘭普卡倫鮑爾與默茨的支持度不相伯仲。

127日,默克爾穿上藍色西裝外套,保持其一貫著衣風格,以黨魁身份在黨大會上完成最後演講。她強調基民盟代表人性尊嚴,不論對內或對外,必須緊守自由的價值觀,這些價值觀在未來會受到考驗。在她發言後,台下掌聲如雷,多名黨員高舉寫上「Danke Chefin」(中譯:多謝老闆)的標語,一位手持標語牌的女黨員Bianca SeegerBBC中文表示,感謝默克爾在過去18年為基民盟付出的一切,「默克爾是世界的重要人物,懂得分析及解決問題,現在卸任黨魁一職,因她明白讓位給其他人,更加有利政黨的未來發展。」 Seeger支持克蘭普卡倫鮑爾擔任黨魁,稱讚她很想法、有能力團結基民盟。


黨友給默克爾正面評價


默克爾擔任基民盟黨魁18年,穩坐了13年總理之位,跟各派系合作無間,黨員自然對她有不少評價。基民盟柏林分部秘書長艾佛斯(Stefan Evers)早前接受BBC中文訪問時,指默克爾三度連任德國總理至今,曾帶領國家度過多次全球危機,包括歐債危機及處理歐洲難民潮問題,政績可謂功不可沒,「她仍然是德國最受歡迎的政客,在黨內備受歡迎。」
不過,在政治大環境的轉變下,黨內求變聲浪不斷,「默克爾時代」即將落幕。艾佛斯認為,時勢不同了,默克爾選擇在這個時候退下火線是正確的決定,給予基民盟一個轉變的機會。


有「默克爾對頭人」之稱的政治新星施潘本身是同性戀者,同時也是黨內偏右派代表人物,曾公開批評默克爾的難民政策。雖然在選戰中落敗,但他此前接受德國媒體訪問時,多次強調基民盟需要變革,又指基民盟與保守姊妹黨基督教社會黨(簡稱基社盟)在難民議題上分歧嚴重,兩黨必須重新調整關係及建立信任,他的一字一句似乎說穿了基民盟的真正問題。
艾佛斯指出:「當你放在政府工作的時間越多,處理黨內事務的時間越少⋯⋯默克爾領導基民盟已有18年之久,是時候重整政黨,換黨魁只是其中一步,我們希望開放更多討論空間,讓黨員參與決策過程,選民對基民盟有著不同期望。」


德國總理和執政黨黨魁非由同一人擔任,過去也有先例。德國前總理施羅德(Gerhard Schröder)在2004年卸任德國社會民主黨(簡稱社民黨)黨魁後,仍然擔任總理職位,集中精力進行經濟方面改革,直至2005年才下台。儘管默克爾有意完成總理任期至2021年,但根據德國《圖片報》最新民調顯示,近三分之二的德國人希望默克爾卸任黨魁後,同時退下總理位置。

默克爾的政治遺產


新任黨主席上台後推翻前任的政策計劃是常有之事。默克爾即將卸任,她的政治遺產,到底能保留多少?


2015年爆發歐洲難民潮,一場難民危機,成了默克爾從政以來最棘手難題。基於人道主義精神,默克爾力排眾議,毫不猶豫打開大門,默克爾接收逾百萬來自中東地區的難民,贏得舉世讚揚。然而,她低估了難民潮為德國帶來的壓力。艾佛斯也坦承,難民政策存在許多漏洞,百萬難民湧入德國境內,在房屋分配、遣返不合資格難民等方面,行政安排混亂,還衍生族群融合問題。


為此,基民盟和基社盟之間的裂痕日益加深,基民盟的右翼勢力不斷對默克爾發起挑戰,激化黨內緊張氣氛。德國內政部長澤霍費爾(Horst Seehofer)和默克爾因難民問題幾乎撕破臉,內部就此爭吵不休。


默克爾過去擺出的大愛包容姿態,新黨魁接捧後,會否改變其政策方向?根據觀察,克蘭普卡倫鮑爾和默克爾同樣屬於溫和派,對同性婚姻及其他社會議題立場相對保守,不過兩人在某些關鍵議題上各有意見。儘管克蘭普卡倫鮑爾支持默克爾的難民政策,但她也致力強制查證難民的真實年齡,並要求當局採取措施來遣返庇護申請被拒的難民。


11月在圖林根的基民盟政黨集會上,另一候選人默茨表示社會應就是否修憲,收緊德國《基本法》中的避難權條款展開討論,引起反響,當時克蘭普卡倫鮑爾亦大力反對默茨的修憲限制避難權之提議。德國波恩大學政治分析家梅伊爾(Tilman Mayer)選前分析,默克爾的政治遺產會否化成泡影,視乎誰是繼任者,克蘭普卡倫鮑爾的立場較接近默克爾,一旦當選,很可能延續默克爾的政策方向。默茨和施潘跟默克爾有很大差異,若然由他們其中一人接捧,則是巨大轉變。


面對德國民粹主義抬頭,不少人怪罪默克爾,直指難民政策加深民眾的不滿,才導致極右政黨在選舉中崛起。極右的「德國另類選擇黨」(AfD)在2017年德國大選中以12.6%得票率居於第三大黨,也是二戰後首次有右翼民粹主義政黨進入國會,而近期更在巴伐利亞州及黑森州地選大有斬獲,「德國另類選擇黨」闖入德國政治格局,令基民盟屢屢受到挑戰。


「基民盟不是只有默克爾。」艾佛斯形容基民盟是多元化政黨,在國家安全、教育以至社會各個議題有明確立場,「如果人們覺得『德國另類選擇黨』的提議更恰當,我們便要認真思考,找出更好的解決辦法。」


新黨魁誕生後,基民盟將集中火力在明年5月的歐洲議會選舉上,同樣重要的還有幾個德國地方選舉。經歷巴伐利亞州選舉,基民盟再在擁有金融重鎮法蘭克福的黑森州選舉遭受挫敗,形勢不妙。在黨大會現場,同屬基民盟的法蘭克福市市長貝克爾(Uwe Becker)表示對政黨前景仍感到樂觀,指基民盟的經濟主張,成功讓失業率維持在低點,就業市場表現穩固,但過去數年,社會著眼於爭論其他議題,例如移民政策,忽視了經濟方面的努力。他強調,選出新黨魁是黨開啟新一章的時刻,基民盟有機會重新討論這些議題,藉此深化政黨形像,挽回選民的信心。

中德關係


隨著「默克爾時代」即將落幕,外界關注未來的日子裏,德中關係將有何轉變。現時的雙邊關係發展良好,兩國高層交往頻繁,德國總理默克爾任內已11次訪華,創下西方國家領導人訪華次數之最。2016年起中國超越美國成為德國最大的貿易伙伴,但事實上中德經濟合作藏暗湧,時有摩擦。


在中國「一帶一路」的倡議下,的確為德國企業創造了不少商機,英國《衛報》早前報道,德國城市杜伊斯堡(Duisburg)已經成為中國「一帶一路」在歐洲最大的物流中樞,八成開往杜伊斯堡的列車來自中國,有著「德國的中國城市」之稱。不過,德國前外長加布里爾(Sigmar Gabriel)曾公開抨擊「一帶一路」策略不利於民主自由,指中國利用「一帶一路」打造一套與西方不同的價值觀體系,形成一場民主和獨裁的鬥爭,這番話反映出部分德國人對「一帶一路」倡議存有疑慮。


基民盟柏林分部秘書長艾佛斯(Stefan Evers)接受BBC中文訪問,形容中德關係既緊密又複雜,「一方面是經濟伙伴,另一方面德國經常批判中國的人權問題。」人權議題一直是中德關係的一根刺,出生於牧師家庭的默克爾,自小在東德共產黨鐵幕下長大,成長經歷影響了她對施政及人權問題的立場。


德國素來關注世界的人權狀況,堅守以自由和民主為導向的政策方針,為異見人士提供庇護。默克爾掌權以來,曾在不同的場合提及價值觀,許多遭受政治迫害的異見人士也流亡德國,包括中國作家廖亦武和異見藝術家艾未未等。


默克爾堅持為人權發聲,2007年默克爾不顧中國反對,與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會面,成為史上首位接見達賴喇嘛的德國總理。值得一提,今年五月默克爾訪華期間,曾與2015年「709大抓捕」中被捕的維權律師王全璋妻子李文足見面,李文足遞親筆信給默克爾,請其協助尋找失蹤丈夫的消息。此外,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孀劉霞,在被中國軟禁多年後,今年七月獲釋飛往德國,不少分析認為劉霞重獲自由,背後功臣正是默克爾。


艾佛斯表示,人權是基民盟的核心價值,不論最終由誰接任黨魁一職,相信這個路線不會改變。

採訪、攝影:甄梓鈴(德國漢堡報道)

原文刊登於BBC中文2018-12-08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