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反對黨流亡領袖大選前受訪  桑蘭西:獨裁者終會陷困境

文:甄梓鈴

柬埔寨大選已於昨日(7月29日)舉行。已執政33年的首相洪森(Hun Sen)在選前解散反對黨、關閉異見媒體,以致有媒體以「一人穩操勝券的比賽」來形容這次選舉。正流亡海外、已遭解散的反對黨「柬埔寨救國黨」(CNRP)前領䄂桑蘭西(Sam Rainsy)接受《香港01》訪問時表示,他們之所以呼籲國民抵制投票,乃因為這場選舉毫無意義。

柬埔寨人口約1,500萬,40多年前才從*赤柬的噩夢中驚醒。過去柬埔寨經濟發展緩慢,曾經名列全球最貧窮國家之一。後來走出赤柬時期的人間地獄,1999年正式加入東盟,隨着該國政局穩定,近年整體經濟漸見起色。從2016年7月1日起,柬埔寨正式脫離低收入國家行列,被世界銀行調升為「中等偏低收入國家」。受惠於國際援助,2017年柬埔寨經濟增長率為6.9%,主要得益於旅遊業、製衣業和建築業,年輕人尚未大學畢業,便一邊學中英文,一邊擔任兼職導遊養家,但更多青年則選擇外闖,到鄰近地區如泰國尋找工作機會。

憑藉低廉的勞工成本,柬國開始吸引外國企業投資。不過,該國城鄉差距大,愈遠離城市,生活物資愈貧乏,同時存在制度化的貪腐問題。根據非政府組織「透明國際」發布的2017年清廉指數,柬埔寨在180個受調查國家中排名第161,是東盟成員國之中貪污最嚴重的國家。儘管當地政府通過反貪法,但執法能力並未見效。

在位33年 洪森勢連任

政治方面,柬埔寨強人洪森自1985年起執政,是亞洲執政最長的領袖、亦是全球在位最久的首相。如今在柬埔寨首都金邊,有關洪森的宣傳海報隨處可見,西方傳媒批評他為獨裁者,但在其統治下,柬埔寨經濟水平進步不少,旅遊業尤其發展蓬勃,大量中國資金流入,幫助基建發展。洪森曾誓言要「執政到90歲」,最大政敵正是反對派人物桑蘭西。2013年,桑蘭西領導救國黨在國會大選中異軍突起,一舉贏得123個國會席位中的55席(餘下68席為執政黨*人民黨囊括),成為第二大黨,也是最大反對黨;去年6月,救國黨在地方選舉中獲得近44%的選票,令執政黨如臨大敵。

桑蘭西算得上是洪森的眼中釘,他推崇西式民主自由,反對政府腐敗,處處與執政黨對着幹。外界視他為反對派的靈魂人物,也因此他曾多次被官方以不同理由起訴和判監,以致踏上流亡之路。

面對今年大選,洪森政府過去一年多動作頻頻,先從打擊政敵入手。去年2月,柬埔寨通過一項洪森提議的修正法案,要求曾被定罪者不得再擔任國內任何政黨主席的職位,桑蘭西為保救國黨,不得不辭去黨魁一職。

然而,接替桑蘭西出任主席的根索卡(Kem Sokha)去年9月亦因「叛國罪」遭起訴,他被指控勾結美國,密謀推翻政府。柬埔寨最高法院最終在11月裁決解散救國黨,禁止118名資深黨員在五年內參選,有關裁決使執政黨在今次大選中,沒有可與之匹敵的對手。

《香港01》記者在柬國大選前,透過電郵訪問了桑蘭西,並接獲電郵回覆。「我們正呼籲柬埔寨人抵制這次假選舉。」桑蘭西說。今年初,桑蘭西發起「救國運動」,要求釋放根索卡和呼籲舉行公正的選舉,他又加入「乾淨手指」運動。(柬埔寨選舉規則:投票者須在手指上按壓至少一兩天洗不掉的墨水,以防有人重複投票。而該運動則以手指上沒有墨水痕迹來表示自己沒有投票。)

縱然這次選舉共有20個政黨參與,但桑蘭西認為有份角逐的新興小政黨,只屬於閃瞬即逝的螢火蟲政黨(firefly parties),「我稱它們沒有歷史背景,在2013年上屆國會大選中,沒有一個取得席位。真正的選舉結果是投票率,洪森希望通過武力、恐嚇和賄賂來實現高投票率,但我們的立場是抵制選舉,抵制實際上等於支持救國黨。」

解散反對黨 清除異見聲音

除了解散救國黨,洪森近來還打壓媒體,清除異見聲音。去年9月,獨立報紙《柬埔寨日報》因遭當局指控拖欠稅款而關閉,該報在最後一期的頭版以《淪為徹底的獨裁者》為題,直斥洪森政府;獨立英文報紙《金邊郵報》則於今年5月賣給一家與洪森有關連的馬來西亞公司。在柬埔寨敢於發聲的傳媒機構不是倒閉就是被收購,餘下的媒體幾乎是親政府立場。

此外,柬埔寨政府7月初起實施嚴打假新聞的措施,要求位處柬埔寨網域的網站必須向政府登記,且違法散布假新聞者將處以最高兩年徒刑,以及罰款1,000美元。《外交家》雜誌分析指,假新聞全球氾濫,東南亞一些政府,企圖借打擊假新聞之名來限制新聞自由,包括馬來西亞、新加坡、柬埔寨等,而柬埔寨政府在選前作出這一舉動,難免惹人質疑背後動機,可能與壓抑反對聲音有關。

目前流亡海外的桑蘭西非常活躍於社交媒體,並不時發表針對洪森政府的言論,也接受眾多西方媒體訪問。2015年11月,桑蘭西為避免因誹謗罪入獄而流亡法國;翌年卻遭指控在社交媒體發布假文件、煽動社會動亂罪名,被柬埔寨法院判處五年徒刑。

熟悉東南亞政治的日本早稻田大學亞洲太平洋研究院博士生馮嘉誠對《香港01》表示,柬埔寨的司法制度由人民黨或洪森親信掌控,令人難以相信異見人士能得到合理的法律保障,而且桑蘭西遭指控的很多「罪名」都予人無中生有的感覺,如過去較多罪名都涉及「誹謗」、「煽動」、「破壞公物」等,這些檢控通常被視為阻止桑蘭西或反對黨參選,有利於人民黨在選舉中保持優勢。儘管過着流亡生活,桑蘭西對選民仍有一定影響力。

馮嘉誠稱,柬埔寨國內缺乏一個可與洪森匹敵的魅力領袖,桑蘭西仍能透過社交網絡與支持者接觸,宣揚其「救國理念」:「相信他還是洪森的主要對手,否則人民黨不需要興師動眾般拘捕救國黨領袖根索卡、解散救國黨,並禁止(該黨)資深成員參選。」

借助社交媒體 動員支持者

對於勝券在握的洪森而言,唯一較大的威脅可能是柬埔寨的網絡媒體生態。馮嘉誠指,現今年輕人習慣透過Facebook接收新聞和資訊,散布有關社運、貪腐等政治訊息,桑蘭西等反對派領袖又可以透過Facebook從海外發起抗爭運動,突破實體資訊和新聞封鎖,就好像上屆大選,救國黨能夠吸收大量選票,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他們成功借助社交媒體動員群眾。

上屆大選後,桑蘭西指控洪森所屬的執政黨涉嫌選舉舞弊,包括選民名字重複;選舉名冊被人動手腳,造成超過130萬名選民在名冊「消失」而無法投票,以及用作識別已投票的墨水容易抹掉等,於是,號召支持者抵制新一屆國會。

此後數年,救國黨曾發動數百次大型遊行示威,抗議選舉結果,令長期執政的洪森受到更大壓力。桑蘭西強調:「柬埔寨的主要問題是地方腐敗、監察機制薄弱,司法機構完全服從於行政部門,這些都是洪森拒絕面對的現實問題,虛假的選舉只會使洪森與人民疏遠,並把他與世界隔離。」

事實上,洪森利用司法手段對反對派窮追猛打,早已引起美國和歐盟的關注。桑蘭西指出,柬埔寨當前的發展嚴重依賴外貿,歐盟作為柬埔寨第二大貿易合作夥伴,已警告洪森政府,除非政局好轉,否則,歐盟或停止向柬埔寨提供一切免稅優惠和援助,這樣下去對該國沒有好處。

若做到90 歲 或另一個穆加貝?

有人把洪森與非洲津巴布韋前總統穆加貝(Robert Mugabe)相比,穆加貝去年下台後,洪森成為目前世界上在位最久的政府首腦。桑蘭西曾預言洪森下場可能與穆加貝一樣,他當時說:「柬埔寨走到了斷裂點,人民受夠了洪森的統治,現在津巴布韋所發生的,讓柬埔寨人得到了靈感。」

觀乎當前的柬埔寨政局,一黨獨攬大權,洪森的地位未見動搖,問桑蘭西對國家民主出路仍存在希望嗎?他說,柬埔寨人民多次表明想爭取民主,這點反映在選舉投票率,「自1991年巴黎和平協議以來,每次選舉都有高投票率,2017年的地方選舉也有85%投票率。不論洪森如何有效地實施鎮壓,都無法剝奪民主精神。」

桑蘭西強調,現在柬埔寨雖是一個獨裁政權,卻是一個非常不穩定、不可長久的獨裁政權,「歷史告訴我們,獨裁者最終只會陷入困境。」

1:赤柬即是柬埔寨共產黨,又稱紅色高棉,成立於1951年,屬於共產黨中的極端派別,以大規模屠殺來肅清潛在反對派。赤柬統治時期實行高壓管制,所推動的「大撤民、大鍋飯、大生產」政策導致許多人死於饑荒及過勞,其中S-21集中營更囚禁異見人士。直至1978年,越南起兵攻佔金邊,並於翌年推翻紅色高棉政權,建立柬埔寨人民共和國,柬共也於1981年底自行解散。期間三年多,柬國約200萬人死亡。柬埔寨於1993年恢復君主立憲制,建立柬埔寨王國。

2:人民黨前身是柬埔寨人民革命黨,是1979年越柬戰爭結束後,越南政府在柬埔寨成立的傀儡政權,國號為柬埔寨人民共和國,人民革命黨是當時唯一的執政黨,奉行社會主義路線。直至1991年,該黨放棄馬列主義意識形態並改名為柬埔寨人民黨,逐漸轉向自由經濟道路。

原文刊於《香港01》周報專題《桑蘭西:獨裁者終會陷困境》2018 – 07 – 30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