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工業4.0到工作4.0 拆解德國超短工時之謎

KakaoTalk_20180320_201329771

曾到過德國旅遊的人,大概都對周日市中心空空蕩蕩的商店街印象深刻。德國人注重工作與生活平衡(work-life balance),寧願少賺一點錢,與推崇「多勞多得」、「做到隻積咁嘅樣」的香港工作文化顯然不同。德國目前平均每周工時為34.5,是全球最低的國家之一,近年在數位科技衝擊下,他們更熱烈討論「工作4.0」,希望進一步加強彈性工時。追求生活質素的同時,到底德國是如何維持高競爭力? 繼續閱讀

【集中營法案】德式的嚴苛反省路,還可以走多久?

波蘭國會下議院在1月26日,即盟軍解放奧斯威辛(Auschwitz)集中營73周年前一天,通過法案禁止任何人使用「波蘭集中營」的說法。法案顯然是波蘭欲與納粹德國罪行劃清界線,但惹來以色列及猶太社群震怒。

事後,德國總理默克爾對波蘭做法不予置評,重申德國獨力承擔猶太人大屠殺的責任。德國對納粹罪行素來態度明確,成就了西方民主、自由典範。可是隨着戰爭歷史遠去,近年種族主義及反猶太主義抬頭,極右派在這類歷史問題上「挑釁」不斷,德國人背負了70餘年的罪咎感與責任感是否已漸漸動搖? 繼續閱讀

【拉脫維亞】活在消失中的國家 離開還是留守?

1989年炎夏的一個晚上,波羅的海三國出現震撼世界的歷史性一幕。三個國家的人民走出來,手挽手組成人鏈,從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開始,沿高速公路,經拉脫維亞首都里加,最後到達愛沙尼亞塔林,用行動向蘇聯政權說不。當時Davis Dreiska也身在現場。「我還是個小嬰兒,父母帶着我參與這場運動,或許是爸爸在人潮中牽着我手。我們沒有武器、沒有暴力,即使是小國,也想告訴世界,我們想奪回自己的土地。」 Davis是拉脫維亞人,眼前的他,一說起自己的國家便滔滔不絕。
繼續閱讀

【訪問外長】立陶宛藝術家自成一「國」 開一場認真玩笑

立陶宛Tomas

從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舊城過河後,來到一條無形的「邊界」,這裏不設關卡檢查護照,任何人都可自由進出。馬路旁只有一塊告示牌,上面四個圖案,分別提醒入境人士要保持笑容、車輛慢駛、要像蒙羅麗莎般有藝術氣息,以及不要掉進河裏去。看似開玩笑,卻是通往「對岸共和國」(Republic of Užupis)的重要告示。本報記者訪問了當地外交部長,了解這個在世界地圖上不存在的「國家」背後故事。

繼續閱讀

【孤獨之城】後記

某日,我們一群人到荃灣做街訪,手中拿着網上流傳的孤獨等級表,有人好奇地走過來問:「為什麼會關心孤獨?」同樣問題,受訪的多位社工也問過。 繼續閱讀

【孤獨之城.五】無人問津的隱性流行病 香港人如何解「獨」?

英國一項調查發現,全國有900萬人承受孤獨之苦。首相文翠珊年初更宣布設立「孤獨事務部長」,制訂長遠政策解決問題。

事實上,孤獨的又何止英國人。香港地,許多人自嘲很「毒」,不論是「他看戲也一個人看,他放假也一個人放」,因沒有人陪感到孤單,還是「中秋你注定一人」,一首首歌唱盡孤獨心聲。但這裏說的孤獨不是因獨處而生的個人感受,而是人與人之間失去聯繫的狀態。孤獨常被形容為社會的「隱形流行病」,誠如本地社會工作者所說:「孤獨問題在香港總是被忽視,我們會談論它,但從不會認真去想。」
繼續閱讀

【孤獨之城.四】獨居老人 不分晝夜的寂寞

獨居本身不可怕,當下香港的青年人都想搬出來、擁有私人空間,但對於獨居老人而言,家裏只有四面牆與電視機,有時只想有人陪伴,有人傾訴。
繼續閱讀

【孤獨之城.三】孤獨,是不能說的秘密

喧鬧的城市,人來人往,孤單的背影,來去無蹤。何以孤獨也找上年輕人?筆者跟Sandy初次通電,她說:「因為害怕孤獨,總是把每天日程排得滿滿的。」「這樣不會很累嗎?」「已經習慣了。」書寫除了讓她記錄每日行程,也是讓人了解她的一扇窗口。 繼續閱讀

【孤獨之城.二】跟哲學家的五問五答

孤獨問題在眾多國家都未有被列入社會政策制定範圍,其中原因是「孤獨」一詞本身太空泛,也是一種主觀情感。《香港01》記者訪問了挪威卑爾根大學哲學系教授Lars Fredrik Svendsen(上圖),這名著有《邪惡的哲學》(A Philosophy of Evil,2010)、《無聊的哲學》(Philosophy of Boredom,2005)的哲學家,去年出版了新書《孤獨的哲學》(A Philosophy of Loneliness),透過哲學探討這種深藏又灰暗的個人感受。 繼續閱讀

【孤獨之城.一】英國如何拯救900萬名「邊緣人」?

「孤獨是最後的禁忌,我們會談論身邊一切,甚至談死亡,但偏偏沒有人願意承認自己是孤獨的。」英國著名女作家Deborah Moggach曾這樣說。孤獨是社會的隱疾,英國首相文翠珊今年初宣布設立「孤獨事務部長」(Minister for Loneliness),為問題找出具體解決方案,制訂長遠政策。然而孤獨是空泛的,也讓人難以啟齒,要對症下藥也許不易。

除了英國的例子,本專題亦訪問了本港立法會議員、社工、獨居老人、自稱孤獨的人,希望讓讀者正視孤獨的嚴重性。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