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復馬拉維 對東南亞反恐啟示

ISIS於中東失利,其殘餘勢力開始流向世界各地,東南亞已成為他們另一重心,ISIS鼓吹來自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的支持者發動「聖戰」,令各國不得不警惕。菲律賓上月成功收復馬拉維,消滅了ISIS在該處建立基地的企圖,不過東南亞對恐怖份子的魅力依然巨大。

ISIS自2014年宣布成立「哈里發國」後,除了佔領伊拉克及敘利亞大片土地之外,還在全球各地發動恐怖襲擊。位於敘利亞北部的拉卡,多年來被ISIS首腦巴格達迪當作「國都」,並與伊拉克的摩蘇爾同列為ISIS的兩大核心陣地。面對各方圍剿,ISIS近月接連失去摩蘇爾和拉卡兩大重要據點,巴格達迪更屢傳死訊。然而,ISIS在中東敗退並不等於這一波恐怖主義浪潮結束,對於東南亞來說,他們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安全威脅。《外交家》雜誌分析了ISIS在中東的戰事連番失利後,東南亞在未來需要正視的三大要點。

東南亞地理位置特殊成擴張方向

第一,ISIS模式輸出到東南亞。ISIS代表了一種新型恐怖主義,該組織大舉進攻並佔領土地後,把佔領區劃分為多個省管理,從農業貿易中獲利,並控制水資源和油田提供額外收入,以鞏固資金來源。這個模式在敘利亞和伊拉克運作了接近三年,可能會在利比亞、也門或亞太地區出現。ISIS在菲律賓的勢力佔領了該國南部棉蘭老島的馬拉維,正是ISIS模式輸出東南亞的真實例子。雖然菲律賓政府如今收復馬拉維,但不排除類似事件會在印尼、泰國及緬甸等地重演。事實上,ISIS也曾試圖將模式移植到印尼蘇拉威西省的城鎮波索(Poso),但遭到印尼軍方抵制。有分析指出,東南亞擁有繁多的島嶼,地理上易於窩藏恐怖份子,像印尼般擁有龐大人口,也是容易招募新血的條件。加上這些國家貧窮人口相對多,也令他們較易成為極端組織招募對象。

第二,ISIS的影響力已遍及全世界,日後恐怕要面對陸續有來的恐怖襲擊。ISIS前身是蓋達組織一個分支,在拉登於阿富汗戰爭中建立的塔利班羽翼下成長起來,但因宣揚比塔利班更極端的思想,與蓋達組織分道揚鑣。ISIS善用網絡宣傳,因而迅速崛起,觀乎過往表現,ISIS不僅有能力取替蓋達組織,還試圖透過發動聖戰對抗西方,把伊斯蘭思想擴散至世界每個角落。

第三,恐怖份子回流對東南亞的安全構成威脅。許多東南亞人前往敘利亞和伊拉克參戰,包括印尼和馬來西亞。雖然不清楚實際人數,但隨着ISIS及其他極端組織的勢力在中東地區被打散,這班來自東南亞的聖戰份子也面對去留問題,他們可以繼續留在伊拉克和敘利亞,或移師到也門、利比亞、索馬里及尼日利亞參與其他軍事行動,一旦他們回流,恐怕會將戰事從中東帶回家。

不久前,效忠ISIS的恐怖份子企圖將棉蘭老島變成據點,一度控制馬拉維。分析認為,恐怖份子計劃以菲律賓作為起點,在亞洲建立更多ISIS據點,棉蘭老島海上邊界與馬來西亞及印尼連接,故具有戰略價值。在馬拉維的戰鬥中,恐怖份子有來自印尼、馬來西亞、也門、沙特以及巴基斯坦等地的支持者,亦有來自摩蘇爾的老兵,充分顯示出ISIS的組織能力。直到今年10月,菲律賓軍方宣布成功剿滅兩個恐怖組織的頭目哈皮龍(Isnilon Hapilon)和馬巫德(Omarkhayam Maute),並在中、美等國協助下成功收復馬拉維,結束持續五個月的戰事。

菲律賓軍方統計,馬拉維戰事導致至少30萬人逃亡,共有920名恐怖分子被擊斃。即使這次菲律賓軍方獲勝,惟恐難以徹底消除當地的恐怖組織。哈皮龍、馬巫德等人被擊斃後,菲律賓當局正鎖定馬來西亞籍恐怖份子安明(Amin Baco),懷疑他已接棒成為ISIS東南亞地區的新頭目,他可能隨時在東南亞其他地方發動類似「馬拉維事件」的攻勢。現年34歲的安明是馬來西亞沙巴州斗湖人,他原是極端組織「沙巴伊斯蘭之家」(Darul Islam)成員,後來娶了菲南恐怖組織阿布沙耶夫派系頭目的女兒,成為負責策劃武裝份子來往兩地及武器走私事宜的中間人。

除了菲律賓,馬來西亞亦被視為恐怖份子的溫床。去年6月28日吉隆坡市外近郊蒲種(Puchong)酒吧發生手榴彈襲擊事件,導致八人受傷,這是ISIS首次在馬來西亞發動襲擊,更警告針對馬國的恐襲陸續有來。事實上,ISIS內部有一支由馬來西亞和印尼極端份子組成的「馬來群島戰鬥小組」(Katibah Nusantara),其成員在敘利亞境內作戰,大多擔任狙擊手或人肉炸彈,同時遙控東南亞事務,部分人已經回流到東南亞發動聖戰。

ISIS亦嘗試將魔爪伸往新加坡,今年9月ISIS發布的宣傳片中首次有新加坡籍成員露面,片中男子身穿迷彩軍服,以英語號召有志者加入ISIS東南亞的分支,為組織及真主而戰。新加坡內政部證實該男子是39歲新加坡人Megat Shahdan bin Abdul Samad,並指新加坡安全機構早已知他身處敘利亞,一直監察其行動。新加坡傳媒在6月報道,有恐怖份子鼓吹把新加坡連同馬來西亞和菲律賓等東南亞國家列為ISIS的「東亞聯邦」。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拉惹勒南國際研究院高級分析師Jasminder Singh警告,他在ISIS支持者常用的社交平台觀察到不只新加坡,鄰國馬來西亞、菲律賓、泰國及日本都已成為ISIS在亞洲的新目標。

值得注意的是,緬甸軍方近來壓迫羅興亞族穆斯林,狀況已瀕臨崩潰,可能迫使他們走向極端化,成為ISIS或蓋達等激進組織的招手對象。緬甸若開邦自8月起爆發武裝衝突,政府軍展開鎮壓以來,至今已有超過50萬名羅興亞人從緬甸逃離到鄰國孟加拉,人權組織批評緬甸政府對羅興亞人實行種族清洗。蓋達早前發表聲明,斥緬甸政府以打擊反叛份子為由,粗暴對待羅興亞穆斯林,呼籲支持者攻擊緬甸,為穆斯林兄弟報仇,反映若開邦的問題如未能妥善處理,恐怖組織或乘機入侵周邊地區,催生更多恐怖活動。不少專家都認為,「聖戰」組織素來善於在內戰中崛起,陷於亂局的緬甸將會成為一個主要戰場,今年9月,雅加達的緬甸大使館遭人投擲氣油彈,已反映羅興亞問題或衍生暴力報復。

香港會否成為下一個目標?

ISIS的招募新兵的範圍甚至延伸到香港。印尼智庫「衝突政策分析學院」(IPAC)今年7月發表的報告稱,至少有43名在香港工作的印傭,可能受ISIS影響而變得激進,其中4人加入了ISIS,另有16人返回印尼並與聖戰份子結婚等,惟消息未經官方證實。要把香港印尼族群視為激進思想溫床,恐怕言之尚早。

但總括來說,發生在東南亞的恐怖活動已為東盟各國敲響警鐘。本月初,菲律賓首都馬尼拉迎來東盟峰會,各國承諾加強合作遏止恐怖主義蔓延,好處是有效增加防恐資源,因為極端組織的特點是跨國發展。但有分析指反恐工作固然重要,如何保證政府不借反恐為名限制言論自由或清除異己,則是另一個問題。

文:甄梓鈴
原文刊登於《香港01》周報 /2017-11-27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