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室新血欲把社會推向開明?

2719278793

100年後的地球經歷末日浩劫,人類受到變種生物攻擊,一位女英雄戴上頭巾,手持長劍朝着面前的怪物刺過去,本着使命守護人類——她是沙特王子法赫德(Fahad bin Faisal Al Saud)旗下公司出品的漫畫人物。王子以淺顯易懂的漫畫語言宣揚女權,銳意改變阿拉伯世界的傳統觀念;年輕新王儲穆罕默德野心勃勃,推動女權和社會開放。愈來愈多開明派的王室成員站出來,沙特的前景將會怎樣?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2016全球性別差距報告》,沙特兩性平等的排名在144個國家中倒數第四,排名僅高於敘利亞、巴基斯坦及也門。沙特自1932年建國以來,嚴格執行性別隔離政策:女性必須遵守衣着規條、不得與沒有血緣關係的男性接觸,以及前文提及的男監護人政策,都反映兩性待遇差異極大。

今年2月,沙特西部港口城市吉達舉辦首屆國際動漫節,其中一部由34歲的法赫德王子旗下公司創作的漫畫《沙特少女的革命》(The Saudi Girls Revolution)成為焦點,因為漫畫鼓勵社會正視女權問題。漫畫主角名字Latifa,在阿拉伯語解作仁慈,她生活在紛亂的未來世界,是沙特第一位超級女英雄。Latifa為人正義,肩負起拯救人類的重任。

每個女孩的成長 都是一場革命

法赫德五年前構思這套漫畫時,邀請《正義聯盟》、《未來蝙蝠俠》及《超人》 的編劇Stan Berkowitz合作。他亦曾在訪問中坦言,自己一直想寫非以男人為中心的故事,於是創作出一位女英雄,以示反抗不公及解放女性的象徵。漫畫中的女性可以自由駕車,凡事獨當一面,而當中描繪的未來世界亦由女性主導,阿拉伯女性從傳統家庭架構中解放出來,不再被當成男性的附屬品。漫畫目前只有英文版,還被製作成電子遊戲,在年輕人為主的電子平台宣揚性別平等。

有人批評,漫畫取名為「沙特少女的革命」太負面。法赫德解釋「革命」一詞沒有偏激之意,而是指「要改變一些東西,使它變得更好」。在構思故事時他經常問自己一個問題:未來世界會變成怎樣?儘管漫畫純屬虛構,但他希望借助漫畫的影響力,鼓勵女性打破性別框架。

法赫德王子的漫畫宣揚女權,似乎與同為80後的王儲穆罕默德欲帶領國家走開明路線不謀而合。「革命」不單只會在沙特女性身上發生,而是沙特整個國家。

沙特政治模式是世界上的極少數例子,宗教、政治和法律完全交織在一起,難以分清三者的界線,又奉行兄終弟及的君主世襲制。1992年頒布的治國基本法規定,國家有司法、行政和組織三種權力,而國王是行使權力的執行者,有權廢黜王儲。今年6月,國王薩勒曼廢姪兒改立幼子穆罕默德作儲君,把沙特王朝第三代王位交到80後手上,這是違反常態之舉。由於薩勒曼已屆八旬高齡,32歲的穆罕默德在可見的將來登基,或能夠主宰沙特命脈半世紀,而他的政治取態及作風對沙特將會影響深遠。

目前,沙特政治和法律體制充斥伊斯蘭教義,宗教領袖雖不是國家政府機關的官員,但他們對國家政策具一定的影響力,因此宗教在政治中佔了重要位置。值得留意的是,沙特並非像伊朗般政教合一,國王雖有最高權力,但並非宗教領袖。

穆罕默德在10月24日(上周二)的利雅德經濟論壇的發言成為國際焦點。他表示,1979年前的沙特並非極端保守派思想之地,「我們要回歸從前,重新成為一個溫和的伊斯蘭國家,並開放予不同宗教信仰的人士,以至全世界。我們不能再花30年與極端思想糾纏。我們現在就要消滅這些思想。」這番言論無疑對宗教領袖當頭棒喝,也顯示王儲推動改革的決心,以政治實權遏制保守的宗教建制派。

回顧歷史,1979年伊朗爆發伊斯蘭革命,給遜尼派國家敲響警鐘。沙特通過奉行極端保守的原教旨主義,阻止革命之火蔓延至沙特,自此關閉國內的電影院、歌廳及酒吧等娛樂場所,又實行男性監護人制度,對女性限制甚多。穆罕默德便直指過去30年的沙特是「不正常」。

過去十年,改革開放有迹可尋。前國王阿卜杜拉(Abdullah bin Abdul-Aziz)主政期間嘗試放寬對女性的限制,包括讓女性參加市議會選舉與投票,還任命30名女性擔任政府高級顧問。但女權始終有限,沙特市議會沒有立法權,而大權仍掌握在國王及男性閣員手中。2015年阿卜杜拉去世,接班的薩勒曼已79歲,延續了兄長保守傳統路線,也跟預期一樣不會推動重大變革,直至他改立穆罕默德為王儲,後者便大刀闊斧推動現代化。

分析認為,穆罕默德的言論是向國內的強硬保守派開火,此言或會惹怒保守派宗教領袖,但符合年輕一代的期望。沙特年輕人比例很高,三分之二的人口年齡都是30歲以下。2010年,突尼斯掀起阿拉伯之春,一種新形態的革命風潮在阿拉伯世界燃燒,改寫了中東國家的政治生態。在這場民主變革中,突尼斯、埃及、利比亞及也門等國家的獨裁政權先後被推翻,社交網絡此際迅速崛起,網絡和科技在當中扮演中流砥柱的角色,增加公眾討論空間,也促成社會變革的可能。

沙特年輕人追求西方價值

隨着大環境轉變,年輕人多了接觸資訊,從中更易了解不同的社會思潮。相比以前,他們更追求西方價值,希望改變國家對性別限制的傳統觀念。穆罕默德不僅是沙特年輕人的代表,更是王室典型親美派,與美國關係密切,他期望在與伊朗的博弈中得到美國的支持。

回看女權問題,經過多年的倡儀,在阿卜杜拉及薩勒曼的統治下未見效果,為何穆罕默德上場後漸有改善?美國中東研究學者Gregory Gause III對此分析:「過去沙特國王知道,繼續維持女性駕駛禁令會觸發社會問題,但他們害怕得罪國內保守派陣營。穆罕默德明顯不在乎(保守派)。」

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的沙特阿拉伯政策研究專家Michal Yaari指出,穆罕默德雖然年輕,但政治野心奇大,曾提議免除女性工作需監護人同意的規例,並希望2030年前,提高女性就業比例,為塵封已久的沙特女權帶來一絲曙光。亦有分析認為,穆罕默德進取改革或過於自信,對於如何消滅國內的極端主義思想也沒有明確說法。

保守派人士開始對穆罕默德推動的改革不滿,批評他令社會轉變得太快,更可能觸發強烈的政治或社會反彈,威脅沙特王權。顯然,沙特這個極端保守的社會,有一種由來已久的性別差異,即使王室有開明的進步派,要在短時間內改變這種根深柢固的傳統觀念,也不見得容易。王子法赫德旗下公司出品的創作漫畫,鼓勵社會正視女權問題。

原文刊登於《香港01》周報 /2017-10-30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