罩袍下的女司機

driving photo

1990年11月6日,47名沙特阿拉伯女性首次發起示威,公然在首都利雅德的大馬路上集體駕車。被捕後的她們有的失去工作,有的被禁止出國,每一個都為那次抗爭付出了或多或少的代價。轉眼間過了27年,沙特解禁,允許女性駕車。當年的抗爭者之一Madeha Al Ajroush回想起年輕時的熱血,彷彿是一顆顆靜待時機發芽的小種子。


沙特國王薩勒曼上月頒令,允許女性申請駕照和駕車,預料最快明年6月生效,這項新例為推進當地女權運動踏出重要一步。當年有份參與示威的Madeha Al Ajroush跟《香港01》記者聊起往事,感觸說了一句:「努力沒有白費。」但她和許多沙特女性一樣,認為當地的性別平等狀況仍存在很大的改進空間。

一件黑色長袍從頭包到腳,只露出一雙黑色明眸,對男性唯命是從……這是一般人對沙特女性的觀感。然而罩袍下,她們的內心跟其他女性無異,渴望擁有平等待遇。63歲的Madeha當年大學畢業不久便與丈夫結婚,生下兩名孩子。一般的沙特女性婚後不會工作,只有丈夫外出謀生,Madeha卻繼續擔任攝影師工作,家庭事業兩邊兼顧,不理世俗目光。「很多人以為沙特女性只會留家照顧孩子,不用工作,其實不一定這樣。丈夫給我很大的自由度,就算當年我去示威,他都非常支持我。」Madeha如是說。

沙特是世上唯一禁止女性駕駛的國家,雖然法律沒有明文限制,但當地女性是領取不到駕駛執照。似是而非的說法在坊間湧現,有人認為女性駕車可導致濫交或家庭破裂,甚至有神職人員在沒有任何證據支持下宣稱駕車會傷害女性的卵巢。婦女團體和人權組織多年來積極爭取,一些女子更冒險駕車外出,挑戰社會的潛規則。記者細問Madeha當年示威的來龍去脈,她說回憶時仍覺驚險:「示威者來自社會各階層,有大學教授、社工、牙醫、家庭主婦、甚至孕婦。大家有着相同的想法,就是女性應該擁有駕駛權,這是基本權利。」

90年代,社交網絡還未普及,不像今天隨時在facebook、twitter發帖文便能動員民眾上街。Madeha說當年有人在學校秘密派傳單,或是朋友之間口耳相傳,消息就這樣傳開。行動前,她們經常到其中一人的家裏開會及準備物資,甚至向時任利雅德省省長發信,預告駕車抗爭的計劃,卻始終等不到回覆。

「就似雙腳被斬斷」

那年8月,伊拉克入侵科威特,誘發第一次海灣戰爭。六天後美國軍隊乘機駐足沙特,建立軍事基地。Madeha和同伴利用戰爭期間有外國人在境內的機會,公然挑戰沙特當局。這47名女子在11月6日相約於利雅德一家超市附近,不顧禁令駕駛15輛汽車以抗議不公制度,創下歷史性的一刻。Madeha憶述,駕駛者都擁有國際駕照,當時馬路沒有太多車,她駕駛了一小段路程後,很快便有交通警察上前攔截。她形容對方神情憤怒,好像自己幹了十惡不赦的壞事,結果她被帶到警署問話。

「我曾經很擔心會被判入獄,幸好沒有。但因為這件事,我被公司解僱了。」Madeha說道。47名示威者的名字還被刊登在報紙上,部分人被禁出國,有的則當街被罵不守道德。她表示,內政部官員曾搜查她的家,沒收和銷毀所有相片和文件,之後她長期找不到工作。約兩年後,社會氣氛緩和,她才回到工作崗位。Madeha事後回想,認為一切都是值得:「沙特女性站出來發聲很重要,以駕車方式去表達我們的訴求,不管後果如何都是值得。」

遜尼派的沙特信奉極端保守的瓦哈比派(Wahhabism),嚴守伊斯蘭教法。可是可蘭經並沒寫明禁止女性駕駛,只是一些宗教領袖鼓吹反對女性駕車,親王室的宗教學者亦贊成禁令,以致過去數十年間,沙特女性既不能駕車,亦因「女性不得在公眾地方與非親屬男子接觸」(Khalwa)原則,不被鼓勵使用公共交通工具。有部分地方索性禁止女性乘搭巴士,因此一般沙特家庭每月都要花費巨額僱用私人司機接送女性親屬。

2011年6月,Women2Drive女權主義者Manal al-Sharif在社交網絡發布自己的駕車視頻後入獄,引發全國爭議,不少女性加入聲援,發起網上聯署希望國王釋放她。Madeha響應駕車抗議。結果被捕,再次被公司解僱。
在首次爭取駕駛權利逾四分一世紀後,沙特國王薩勒曼於9月27日下令成立委員會,並於30天內提出建議,探討如何在不違反伊斯蘭教法下,解除女性駕車禁令。Madeha高興表示:「這是歷史上的第一次,賦予女性駕駛權為我們帶來機會,也可能直接影響男性監護人的制度。」

沙特女性就像一個被斬斷的人,她們的腳被斬斷,完全依賴另一種性別。
— Madeha Al Ajroush

讓女性駕駛 經濟效益龐大

有分析指,放寬女性駕駛權提升沙特的形象,也是新王儲穆罕默德(Mohammed Bin Salman)推動的「沙特2030願景」的社會改革一部分。改革旨在促進經濟多元化,以擺脫國家對石油的依賴。過去數年油價低迷,沙特政府把鼓勵女性國民就業作為改革重點之一,藉以推動女性進入勞動人口,希望到2030年,將勞動人口中的女性比例從目前的22%提升至30%。女性可以自由駕駛後,相信她們會願意到較偏遠的地方工作,亦促進經濟發展。
倫敦經濟學院教授Fawaz Gerges認為,放寬禁令意義重大:「讓女性駕車不僅可以節省資金,還可以簡化沙特女性的生活。她們以往必須依靠男性親屬或高薪聘用私人司機負責接送,放寬禁令可為沙特社會和經濟帶來雙贏。」多間汽車製造商亦瞄準女性市場,推行購車優惠。據統計,沙特每年汽車銷量為70萬輛,放寬女性駕駛權後,一般中產家庭可額外選購車輛,估計汽車銷量每年增加一成半至兩成。

此外,有人看到女子駕駛學校大有市場,利雅德一所女子大學便宣布即將設立全國首間女性駕駛學院,叫車程式Uber亦計劃在今年底招聘女性司機加入。隨着放寬限制,沙特國家形象提升,外國投資者更樂意到來做生意,所以對經濟發展絕對是有利無害。

欲破男性監護人制度

取消禁止駕駛令只是沙特女性爭取平權的基礎一環,她們的生活掣肘還多的是。可蘭經提及,男性是女性的保護者,這一點也落實在沙特的制度中。根據當地法律,女性須在男性的監督下生活,稱為男性監護人法例(male guardianship law)。沙特女性如要就學、出國旅行、結婚、工作及接受治療等,她們都需要得到身邊的合法男性監護人許可,甚至出席重要場合時也要有監護人陪同。監護人通常是女性的父親、丈夫或叔伯、兄弟,女性喪夫而家中沒有其他男性,兒子便會成為其監護人。換句話說,沙特女性從出生開始,她們都不能自主命運,女性的基本人身權利是由男性所賦予。當然,實際上多數沙特女性的日常生活並非由男性親屬作主,監護人制度只是一個政策上的束縛。

Madeha希望下一步是爭取撤銷監護人法例,她批評監護人制度是沙特性別平等的核心問題,「一旦取消監護人法例,女性不僅可以自由決定自己的人生,還能改變社會及家庭的結構。女性會變得更獨立,並將成為國家發展中不容小覷的力量。」
去年7月,人權觀察組織發表報告批評沙特的監護制度嚴重剝削女性的權利,社交網絡便廣泛流傳「沙特女性想廢除男性監護制度」及「我是自己的監護人」(#IAmMyOwnGuardian)等主題標籤,要求女性獲得社會的公平對待。沙特政府雖然曾在2009年及2013年同意廢除監護制,但只是作出有限度的改革,例如創造更多女性職位、賦予女性在地方選舉中參與投票和選舉的權利等。今年4月,國王薩勒曼便下令放寬監護人制度的部分條款,如女性毋須得到男性監護人同意,都可以使用一切公共服務(包括醫療及教育),不過私營機構則不受規管。

駕車看似是平凡小事,卻是沙特女性爭取了多年的願望。女性申請駕照是否需要監護人批准還是未知之數,但如今女權運動向前踏出了一小步,至少燃起了沙特女性的希望。

原文刊登於《香港01》周報 /2017-10-30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