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居港加泰隆尼亞人談獨立

_DSC5163

那是炎熱的下午,沙灘上人頭湧湧。一班各有不同政治信念的加泰隆尼亞人聚在一起曬太陽,慶祝他們的民族日(La Diada)。有些人把這個特殊日子當成國慶,有的只為了從中尋找身份認同,有的則為應否投票支持加泰隆尼亞獨立感到煩惱。如此複雜矛盾的情景,竟然發生在香港西貢的三星灣泳灘。

「我投了白票!」40歲的加泰人Sergi(化名)說。半晌,又有另一把聲音:「我反對獨立,但投了白票。」旁邊躺在沙灘蓆上的三位年輕人聽後,沉思了一會,然後低聲說:「我們都支持獨立。」一把溫柔的女聲突然從我的背後傳來,當我正想回頭之際,她把手往我肩上一搭說:「我投了反對票。」對於這個問題,大家圍圈而坐,你一言我一語,各自表達自己的看法,感覺好像在看一場小組討論。說到此時,Sergi打趣道:「3票贊成、1票反對、2票棄權,公投獲得通過!」

根據獨立草案,10月1日加泰隆尼亞選民就一個簡單問題投票:你想讓加泰隆尼亞成為一個獨立的共和國嗎?若選民投出過半數贊成票,加泰隆尼亞自治政府將在48小時內宣布獨立,脫離西班牙建國;公投遭到否決的話,自治政府便會立即解散改選。

眼前的加泰人,有移居香港生活多年的,也有抵埗不久的。來港前他們素未謀面,卻因心繫家鄉,大家便不定期在社交平台發起聚會,這天他們就相約到沙灘慶祝民族日。民族日是紀念巴塞隆拿於1714年9月11日在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中落敗,也是加泰人的民族符號,近年當地的獨立呼聲高漲,民族日幾乎演變成獨派的動員日子,今年便約有百萬人上街,相比之下香港的氣氛輕鬆得多。記者出於好奇,搭車又搭船來到三星灣,與加泰人談論獨立公投。

取態分歧 藉公投自決發聲

由於西班牙政府不承認這次公投,Sergi等人不可以去西班牙駐香港領事館投票,只能發送電郵到加泰隆尼亞登記資料,下載加泰自治政府寄來的文件,然後把選票郵寄回國。談起獨立,Sergi滔滔不絕:「我是中立的,獨立派的政客沒有清楚解釋加泰獨立後將會發生什麼事,有什麼好處或壞處,許多人像我一樣對獨立這回事充滿問號,所以我投下白票。」問他為何花時間郵寄一張棄權票,乾脆不參與不就好了嗎?他認為,加泰人有權決定自己的未來:「無論是支持或反對,超過70%的加泰人贊成舉行獨立公投,為什麼我們不能像蘇格蘭舉行合法公投?這是我參與投票的原因。」

交換生Oriol是其中一名喊着獨立的年輕人,他說:「父母來自加泰隆尼亞,我從小在當地文化及環境下長大。對我來說,加泰隆尼亞政府比西班牙政府更具代表性,我們有自己的獨有語言、文化和傳統,加上經濟發展穩定,絕對有能力成為一個獨立國家。」

聽到這裏,育有兩名孩子的母親Luisa捺不住性子,一臉疑惑道:「西班牙是一個整體,如果加泰獨立建國,我們的經濟、文化以及與西班牙的關係都會變差,這不是好事。」Luisa是土生土長的加泰人,但她自認是西班牙人,並極力反對分離主義,所以投下反對票。她又提到,部分支持獨立的教師在學校灌輸獨立思想,教導學生有關加泰的歷史和地理,將加泰視為一個國家去看待,並刻意避免把加泰與西班牙扯上關係,「正因為年輕人長期接受這種『洗腦教育』,一些政客想爭取降低選民投票年齡限制,允許16歲以上年輕人參加公投。」一份由加泰政府在7月委託進行的民調發現,49.4%的加泰人反對獨立,41.1%的人支持,反映民間對是否脫離西班牙獨立的態度存有分歧。

年輕人求變心切 老一輩不願冒險

加泰獨立的爭論,更成為了世代矛盾的一部分,帶來社會隱憂。一般看來,支持加泰獨立的年輕人比例較高,Oriol亦發現有這個現象。他不滿西班牙政府在經濟和文化方面苛待加泰人,所以想跟西班牙政權分割:「老一輩對獨立有所擔憂,是因為西班牙政府嘗試對他們作出威嚇性的宣傳,有一些政府廣告更寫道『如果加泰隆尼亞變成獨立,你將失去公共退休金』,這可能會直接影響了他們的想法。」

加泰隆尼亞意見研究中心在7月公布的調查顯示,18至34歲的年輕人支持獨立的比例高於老年人。巴塞隆拿自治大學政治學教授Marc Guinjoan接受《香港01》訪問,他分析,部分老年人害怕改變,害怕他們的權力會因改變而消失,覺得西班牙分裂對他們沒有好處,「建立一個新國家後,最初幾年的局勢通常不穩定,所以老一輩不想晚年生活有任何風險,而這一代的青年在民主和變革環境中成長,儘管建國初年的生活或會出現短暫的不穩定,但他們看得比較長遠,認為這些都是值得的。」

戴着黑超、一直在旁玩手機的Pep突然冷冷地插嘴:「我知道有些家庭因統獨問題出現爭執,不能好好坐下來吃飯。」顯然,政治立場的差異,在部分家庭裏,都會發展出一段段撕裂感情的故事。家人之間好像築起了高牆,為免爭吵,只好少說話,弄得彼此關係疏離。不過Oriol自言比較幸運:「我的家人互相尊重意見,沒因政見不同而破壞了彼此關係。」

政府出招打壓 投票率或更低

「你不會是西班牙派來的間諜吧?」聊着聊着,Sergi忽然打趣道。記者搖搖頭,眾人哄堂笑了。事後細想,這可能不是個玩笑,他們的擔憂或非空穴來風。近幾個禮拜,堅持「公投違憲」的西班牙中央政府對加泰公投百般阻撓,先揚言逮捕700多名獨派市長,又向他們發傳票,懷疑他們涉嫌協助提供官方場地以舉行「非法」投票。政府還搜查多間印刷廠,沒收公投用的選票、投票箱和單張。有傳媒更因被警告刊登公投廣告,而將要面臨刑責。9月20日,警方在巴塞隆拿突擊搜查加泰政府九座辦公大樓,拘捕12名獨派高官,包括經濟部秘書長霍韋(Josep Maria Jove)及自治區副主席一名隨員,並指他們與設立獨立公投的網站有關。警方又沒收近百萬張獨立公投選票,激起民眾上街示威。加泰自治區主席普伊格蒙特(Carles Puigdemont)痛斥馬德里做法過分如「逾越民主紅線」,重申公投勢在必行。

加泰曾舉行多次獨立公投,在2014年11月9日最近一次投票中,80.7%贊成脫離西班牙獨立,但投票率僅37%,與統一派選民集體杯葛投票有關。Sergi表示,擔心這次投票率比2014年那次還要低,「可能只有支持獨立的人去投票,統一派選民質疑公投的合法性,寧願留在家中杯葛投票。看目前情況,警察都開始拉人了,瘋的!他們是人民選出來的市長,代表民意,真不知道公投能否順利舉行。」

此外,馬德里還採取威逼利誘方式阻撓公投,包括威脅收回加泰隆尼亞的財政權,防止當局擅自挪用政府資金投入獨立公投,這些舉動均干預當地原有的自治權,數千名公務員的工資也受到影響。西班牙經濟部長金多斯(Luis de Guindos)亦利誘加泰隆尼亞放棄公投,表明只要不舉行公投,中央政府可以商討給予地區更大的財政自主權。不過政府愈是禁止,民意反彈愈大,Oriol批評這是對民主和法律制度的正面攻擊,而政治打壓只會讓更多人轉向支持受壓迫的獨立派,其他國際社會亦然。

英國《衞報》報道,加泰人對統獨的立場兩極化已造成社會撕裂,有政客因反對獨立公投受到黨友排擠,又被批評是叛徒。Sergi認同社會存在分歧,整體氣氛漸趨緊張,但當權者未有下令禁聲:「人們依舊熱烈談論統獨,加泰人思想開放,其政治立場不會影響他們的工作機會或招惹麻煩,至少這刻沒有。」

在香港中文大學作交換生的Oriol,對校內民主牆出現港獨標語的風波略有所聞,他自言不熟悉香港政治,卻說起加泰校園的情況:「在我就讀的龐培法布拉大學,你可以看到掛滿不同政黨和政治立場的橫額,校方很鼓勵學生參與不同組織,這被視為教育的一部分,而學生也不會因政見差異受到懲罰。」

「近幾年在加泰隆尼亞你便會感受到,支持獨立的,便是一個好的加泰人,否則你就是一個假的加泰人。」Lusia此言道出加泰當前的社會矛盾。眼前這六位加泰人看上去沒什麼特別,但圍在一起時就成了一個小型社會縮影,代表不同人對加泰統獨的心聲。

文:甄梓鈴
原文刊登於《香港01》周報 /2017-10-0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