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美國屬地 關島人感無奈

Donald Trump, Kim Jong Un

「我們夾在美國和朝鮮口水戰之間很無辜」,關島居民Josie Sokala這樣說。太平洋小島關島與波多黎各一樣,是被遺忘的美國海外領地,近日卻因朝鮮導彈威脅瞬間成為國際焦點,筆者帶着好奇心訪問了幾位關島人,有人擔心一旦開戰,美國或對他們置之不理。在不少關島人看來,他們從來只是「二等公民」,被美國本土邊緣化的一群人。


戰爭似乎距離他們並不遙遠,只要金正恩一聲令下,朝鮮就會向關島發射飛彈。這陣子新聞媒體鋪天蓋地的報道,讓關島人如夢初醒,開始感覺到不安全感。住在東部曼基勞(Mangilao)村莊的Josie連日來徹夜難眠,擔心朝鮮真的打過來,她對記者說:「那天突然收到許多朋友的短訊,叫我注意安全,起初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後來看到新聞呆了,有些擔心自身安全。」

關島人表面上仍顯得平靜,沒有一窩蜂買機票逃離小島,街上也不見有人顯得驚慌或儲備食糧。Josie笑言:「如果你身處關島,會見到很多人在沙灘燒烤或在家開派對跳舞。關島人沒有活在恐慌中,生活如常,這不代表我們不憂慮安全問題,只是努力不去胡思亂想。」

為什麼鎖定關島?事源於本月初,聯合國安理會通過由美國主導的新一輪對朝制裁決議後,美朝雙方嚴詞隔空交火,緊張局勢升溫。朝鮮表示永遠不會放棄導彈和核武器,暗示可能對美國本土發動攻擊,美國總統特朗普於8月9日警告:「朝鮮最好不要再威脅美國,否則他們會遭遇舉世罕見的怒火。」數小時後朝中社即放話,稱朝方正考慮瞄準關島發射四枚「火星-12」型中遠程戰略彈道導彈,關島是最接近東亞地區的美國屬地,自然成為朝鮮的攻擊目標。據估計,由朝鮮發射導彈只需14分鐘便可抵達關島,關島當局已發布逃生指南。

南北端都是美軍基地

關島是美國在西太平洋的海外屬地,面積約為香港的一半,只有543.9平方公里,人口約16萬,40%為原住民查莫洛人,25%為菲律賓裔,大部分居民信奉天主教。關島位居戰略要地,國防是最大的經濟引擎,政府就是最大僱主,其餘較主要的便是旅遊業及漁業。這個風景明媚的小島,北端有安德森空軍基地,薩德導彈防衞系統正部署於此,南面則有關島海軍基地,美軍基地覆蓋全島面積三分之一。在薩德部署的事宜上,關島人比韓國人更沒話事權。關島大學政治學教授Michael Stoil接受訪問時表示,關島過去也面對朝鮮的飛彈威脅,如2013年4月朝鮮聲稱要發射導彈攻擊關島,反制美韓聯合軍演,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緊急向關島部署一套薩德系統,當時社會充滿焦慮,幸好射導彈傳言最終未有成真。Stoil認為:「平壤不是真的想攻擊美國領土,只是希望世界相信,如果美國或韓國企圖破壞朝鮮的穩定,她有能力使用武力報復。」

任職按摩治療師的Josie二十出頭,是土生土長的關島人,家人和男友都住在關島,閒時興趣是「煲劇」,尤其最愛韓劇,對時事政治倒是不太關心。關島近年不止一次成為朝鮮瞄準的目標,使她多留意新聞。她抱怨,美國這次與朝鮮大打口水戰,把無辜的關島扯入事件中。儘管關島總督卡爾沃(Eddie Calvo)在電視講話向民眾大派定心丸,指關島政府正與美國合作確保關島安全,但她還是不信任美國政府:「坦白說,我不覺得美國關心關島人的安危。對美國來說,關島只是一個軍事基地,居住在海外屬地的人,與二等公民無別。」

關島居民Sharleen Rasko Gallen認為許多關島人跟她一樣,表面看似冷靜,其實是不想表現內心的恐懼。Sharleen和家人住在島上最北端伊戈(Yigo)村莊,即安德森空軍基地所在地,問她有否感到住區附近的氣氛變得緊張?她稱忙於工作,沒察覺太大變化,「我們好像沒什麼可以做,美國總統做的決定掌控我們的命運,我們卻無權選總統,十分諷刺。」

一旦開戰 無路可逃

二戰後,關島成為美國的「非合併建制領土」,關島出生的居民持美國護照,擁有美國公民身份,但無權參與總統選舉投票,關島代表在美國國會中也沒有投票權。與美國本土的居民相比,關島人缺少很多權利,也因此令他們有感是二等公民,和美國處於一種被美化的殖民關係中。Sharleen不滿美國把關島人的命運作為賭注,毫不理會他們的感受,「關島是個小島嶼,一旦開戰,根本無路可逃。」

32歲的關島人Mario Polo較幸運,早年離家到美國求學,目前移居加拿大經營雜貨店,朝鮮的飛彈威脅離他很遙遠,但其家人仍住在關島,難免擔心家人安全。他批評特朗普煽風點火,處處挑釁金正恩,漠視關島人的安全。

Mario的父親是波多黎各人,母親是關島人,父親年輕時曾在關島空軍基地當兵,兩人就這樣認識,也因此他有多重身份,既是關島人,也是波多黎各人,當然也是美國公民。他說:「我敢肯定許多美國人不知道關島在哪,他們對波多黎各的印象較深,畢竟美國本土內住了大批波多黎各人。住在美國的波多黎各朋友跟我提起過遭歧視的經歷,美國人當波多黎各人是二等公民,關島人的情況也差不多。」

歷史上,關島和波多黎各有着相似命運,兩島經歷多個國家主宰。16世紀葡萄牙航海家麥哲倫發現關島,1565年西班牙佔領了該國,展開長達300多年的統治。1898年美西戰爭中,美國戰勝,西班牙將關島割讓給美國,成為美國海軍據點與通信站。二戰時日本轟炸珍珠港後奪得關島,1944年美軍重新收復關島。越戰期間,美國空軍派出轟炸機到安德森基地,用作攻擊東南亞的目標,至今關島仍是美軍對東亞及朝鮮半島的重要據點。Stoil 指出,美國人一般對關島認識不多,歷史書少有提及關島,美國在島上幾乎沒有直接經濟投資,反而許多來自韓國、日本及菲律賓的投資者來發展酒店和商業活動。

近年少數關島人萌生獨立念頭,總督則主張關島成為美國州份,爭取跟美國本土同等權利。外界質疑,長期依賴美國社會福利的關島是否具足夠能力執行全權自治,若脫離美國,關島可能難以維持現在安穩富裕的生活。不過 Stoil認為,如果島上居民繼續受到軍事威脅,或覺得美國忽視了他們的利益,不排除更多人改變想法,贊成獨立。

在獨立與否的問題上,現階段討論還是言之尚早,領土安全更為燃眉迫切。朝鮮軍方早前聲稱打擊關島的部署計劃將於8月中前完成,交由金正恩作決定,戰爭隨時一觸即發,Josie坦言:「只好求主庇佑,希望世界聽到我們的聲音。」面對朝鮮導彈威脅,關島人繼續盼望和平。

文:甄梓鈴
原文刊登於《香港01》周報 /2017-08-21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