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再射導彈 「陽光政策」難見曙光?

066db2106d314498fd468dc1ef3798a0

猶記得5月初,韓國總統選戰進入最後階段時,支持率遙遙領先的文在寅登上美國《時代》雜誌亞洲版封面。雜誌形容他是一名「談判者」,對他寄予厚望,相信只有他能與金正恩打交道,化解朝鮮危機。事隔將近三個月,這位「談判者」上任後重新執行塵封已久的「陽光政策」,從倡議體育外交、經濟合作以至軍事會談,多次向朝鮮示好,惟朝鮮無動於中。朝鮮上周五(7月28日)再發射洲際彈道導彈,公然挑戰韓國底線,是否意味「陽光政策」已經失效?國際社會對文在寅的期望會否過高?

7月6日,文在寅出席20國集團(G20)領導人峰會前夕,在柏林市政廳發表有關朝鮮半島和平的「柏林構想」,重申不希望朝鮮政權垮台,不謀求統一,只要條件成熟,願與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見面,重啟對話。文在寅回國不久,韓國政府便提出7月21日與朝鮮在板門店舉行軍事會談,討論停止軍事分界線的敵對行為,意在降低雙方緊繃的軍事關係。顯然,軍事會談正是落實「柏林構想」的第一步。

專門監察朝鮮動向的美國網站38North分析,文在寅是有意選在柏林發表演說。韓、德有着相似經歷,德國在二戰後分裂成東西德,至1990年促成和平統一。2000年3月,時任韓國總統金大中在德國發表「柏林宣言」,三個月後實現了韓朝首腦會談,朴槿惠2014年在德累斯頓工業大學發表宣言,反應未如理想。文在寅似是有意汲取金大中的成功經驗。

除軍事會談外,韓國紅十字會向朝鮮提議於8月1日在板門店舉行雙方紅十字會工作會議,商討今年中秋節舉行離散家屬團聚活動。但足足等了四天,平壤政府一直未有回應,僅透過官媒《勞動新聞》發表評論:「韓國政府表裏不一, 一方面對朝鮮採取敵對態度,支持以美國為首的制裁行動,另一方面主張改善關係,根本是無稽之談。」

朝鮮無意重啟對話 請文在寅「食檸檬」 

對於韓國釋出善意,朝鮮冷漠對待,奧地利維也納大學的朝鮮問題專家弗蘭克(Rüdiger Frank)對《香港01》表示:「根據過往經驗,朝鮮有意與美國直接對話,所以平壤政府冷對韓國的請求,他們優先希望與美方接觸。」儘管軍事會談告吹,韓方仍敦促平壤響應對話,並稱對話在韓朝簽署《停戰協定》64周年紀念日(7月27日)前依然有效,顯示文在寅偏好透過外交來說服朝鮮放棄核武。

然而,過了韓戰《停戰協定》周年紀念日,朝鮮再次試射導彈,無視韓國示好。《韓聯社》報道,朝鮮上周五在金正恩的監督下,於接壤中國邊境的慈江道舞坪里向東海發射「火星-14」型洲際彈道導彈,高度達到3,725公里,打破以往紀錄。全球保安專家賴特(David Wright)表示,朝鮮這次試射的洲際彈道導彈射程覆蓋範圍更廣,若飛行時間、高度和射程數據正確,導彈射程理論上可遠達10,400公里,或可飛抵美國紐約及波士頓。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指,朝鮮導彈飛行近45分鐘,墜落在日本專屬經濟海域。朝鮮發射導彈後,文在寅隨即召開國家安全保障會議,下令部署剩餘四輛「薩德」發射車,以應對安全威脅。韓國高麗大學教授吳寅圭向《香港01》稱,朝鮮這次射彈說明了一件事,文在寅試圖說服朝鮮召開軍事會談不成功,「陽光政策」無從開展,是因為朝鮮把所有精力放在洲際彈道飛彈的研發上。他強調,文在寅的對朝政策是個錯誤,對維持半島和平起不了實際作用。

文在寅雙親在韓戰期間從朝鮮逃至韓國躲避戰火,這名「脫北者」之子曾在盧武鉉執政時出任青瓦台秘書室長,是當年「陽光政策」背後的靈魂人物之一。早在競選總統期間,文在寅以恢復與朝鮮對話與接觸作為競選策略,更在電視辯論中聲言「朝鮮非韓國主敵」。從上任首天起,他便把解決朝鮮核武威脅等安全問題放在優先位置,致力改善朝韓關係。種種舉動令外界相信「陽光政策」重生有望。

「陽光政策」由金大中提出,主要內容是通過經濟援助和政治交流營造朝鮮半島的和平氣氛,逐步推動民族和解與統一。金大中1998年上任後不僅成功促成兩韓離散家庭團聚,更在2000年6月13日親赴平壤與時任朝鮮國防委員會委員長金正日舉行峰會。這是自1950年代韓戰結束後,兩國首次舉行首腦會議,雙方經過多輪談判後簽訂《南北共同宣言》,主張朝鮮半島和平統一,使金大中奪得諾貝爾和平獎殊榮。盧武鉉在朝鮮問題上繼承了「陽光政策」,並於2007年10月跨過三八線與金正日進行會談,寫下朝韓關係歷史一頁。李明博2008年上任後卻立即放棄「陽光政策」,過去九年間,李明博與朴槿惠兩屆保守派政府對朝立場強硬,以朝鮮發展核武計劃為由,中斷與朝鮮的經濟合作和相關人員往來,令朝韓關係再次陷入僵局。

文在寅的對朝政策與李明博、朴槿惠形成鮮明對比,他嘗試與朝鮮展開互動,尋求打開亞太局勢新局面。可惜事與願違,「陽光政策」成效有限。例如文在寅嘗試推動體育外交,除邀請朝鮮跆拳道代表團來訪,還提議明年平昌冬奧會,韓朝共同組隊參賽,相信體育的力量能促進和平。然而,朝鮮毫不領情,朝鮮的國際奧委會委員張雄更撂下一句「先解決政治狀況,政治凌駕運動」,質疑組隊的可行性。金日成執政時期,朝韓兩國曾組隊參加世界乒乓球錦標賽,金正日接班後,兩國在2000年悉尼及2004年雅典奧運開幕禮上高舉旗幟一同進場。金正恩掌權後,一直未見雙方體育合作,但韓朝女子體操運動員在去年里約奧運上親密自拍,成為全球亮點。

懷柔路線與美衝突

朝鮮半島危機是重大外交議題。文在寅就職不久已急不及待派遣特使團出訪中國、日本、美國、俄羅斯及歐洲等國,兵分多路展開外交工作,與各國商議安全問題。6月底,文在寅首訪美國會晤總統特朗普,後者在朝鮮問題上採取單邊制裁及部署航母,警告朝鮮勿輕舉妄動,外界關注文在寅能否說服特朗普緩和對朝態度。雙方雖簽署聯合聲明,在朝鮮問題上有一致目標,但在應對戰略上存明顯分歧。

曾任小布殊政府的美國駐韓國大使弗什博(Alexander Vershbow)認為,文在寅主張重啟的「陽光政策」,在特朗普眼中卻無力阻止朝鮮的侵略行為。在美韓領導人會面後數天,朝鮮於7月4日的美國獨立日發射「火星-14」型洲際彈道導彈,射程可涵蓋阿拉斯加,被視為對美韓的武力示威。面對朝鮮射彈挑釁,韓國媒體開始質疑文在寅的懷柔政策。中共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所教授張璉瑰接受《香港01》訪問時指,「陽光政策」在韓國已失去社會基礎,不可能成功推行,因為朝鮮正在發展核武器,如果文在寅堅持走懷柔路線,可能與美國對朝政策產生正面衝突。根據當前環境,不排除韓國會在美國壓力下,一步步地改變政策。

對內方面,文在寅任命康京和出任外長備受爭議。韓國《中央日報》分析,傳媒界出身的康京和曾任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公室副代表,表面上具備國際外交經歷,但她在聯合國負責的業務多以婦女和人權問題為主,從未跟中、美直接交手,亦沒有處理朝鮮核武問題的經驗,令人質疑這位韓國史上首位女外長有沒有能力掌控朝鮮半島的未來局勢。

近日,在韓國薄有名氣的脫北者全慧成(藝名林智賢)突然亮相朝鮮官媒節目,聲稱自願返朝,控訴在韓國生活恍如地獄。韓國當局懷疑全慧成在中朝邊境遭朝鮮情報人員綁架,正調查事件。值得注意的是,金正恩自2011年執政後一方面加強邊境管制,另一方面出招引誘脫北者回國協助宣傳。今次全慧成在兩韓關係緊張之際召開記者會,大力批評韓國體制的弊端,給文在寅政府狠狠摑了一巴。

經濟手段難再奏效

韓國政府最新發表的五年施政藍圖提出,以讓朝鮮「2020年同意棄核」為目標建立和平體系構建路線圖。規劃還包括提出「自主國防」,從美軍手中盡快收回戰時指揮權。經濟合作方面,重啟保守派政府中斷的金剛山旅遊和開城工業園區等項目,並爭取構築連接俄羅斯與韓朝之間日本海沿岸城市的管道的資源帶,以及連接首爾與朝鮮開城、平壤和新義州的交通帶,反映韓方企圖使出軟功,以經濟合作促和平。這招在以往可能奏效,因韓戰結束後朝鮮一度陷入饑荒和經濟困局,但現時國際形勢已發生巨大變化,文在寅「照辦煮碗」提出經濟倡議,不一定達到和金大中時期相同的效果。朝鮮經濟目前穩步上揚,韓國央行於7月21日發布推測數據指,2016年朝鮮實際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3.9%,比2015年大幅改善,創下17年來最高紀錄。有分析指,朝鮮經濟在制裁下不跌反升,與平壤當局推行實用主義經濟政策有關。但張璉瑰認為韓國公布的數據缺乏可信性,背後或有政治目的,韓國可能想藉此質疑國際制裁的效果。

另一方面,朝鮮高調發射能夠打擊美國本土的洲際導彈後,已向世界展示自己在核武政策上的大幅進展。有這談判籌碼在手,平壤可能認為有和華府直接對話的條件,相較之下,首爾或許已「不夠分量」。文在寅或許明白要朝鮮棄核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但還是想放手一博,建立韓方主導的多邊外交談判架構。隨着內外環境不斷變化,文在寅重拾金大中、盧武鉉時期的「陽光政策」舉步維艱。如今對朝政策節節受挫,讓朝鮮重返談判桌並不容易,距離朝鮮半島和平的目標還差很遠。

文:甄梓鈴
原文刊登於《香港01》周報 /2017-07-31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