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歐專題】平行時空的香港? 直布羅陀拒回歸 被時代迫出身份認同

香港曾經有「東方直布羅陀」(Gibraltar of the East)之稱,是因為兩地歷史及地理環境有相似之處。直布羅陀在1713年被西班牙割讓給英國,與香港一樣有英國殖民背景,但直布羅陀從不談「回歸」,也沒有「50年不變」的期限。經歷兩次全民公投,它至今屬於英國永久海外屬地,當地人以英國公民身份為榮。

直布羅陀副首席部長加西亞(Joseph Garcia)4月初接受《香港01》訪問時表示,直布羅陀與香港背景相似,但兩者命運截然不同,他強調:「直布羅陀永屬英國」。英國上月底正式啟動脫歐程序,首相文翠珊承諾與歐盟談判期間會確保直布羅陀的利益,加西亞指直布羅陀有信心應對這場歷史變局的挑戰。

maxresdefault

位於西班牙伊比利亞半島南端的直布羅陀,總面積6.7平方公里,比香港的油尖旺區稍微大一點,它是14個英國海外領土中,面積最小的一個,人口只有3.2萬。

走在直布羅陀市中心,滿街英文路牌,街上有馬莎百貨連鎖店和地道的炸魚薯條餐廳,還有印上皇室徽章的紅色郵筒和電話亭,到處懸掛着英國國旗,充滿英國色彩。感覺上,和其他英國城市沒兩樣。這個地方甚至有屬於自己的足球隊,新上任的女市長卡伊恩(kaiane Aldorino Lopez)更是2009年度世界小姐冠軍,美貌與智慧並重。
直布羅陀島上有一座巨岩(The Rock),被戲稱為「卡在西班牙鞋裏的一塊小石」,小石山上住了200多隻猴子,據稱這些猴子來自非洲摩洛哥。從前有個傳說指,當直布羅陀山上的猴子滅絕時,就是直布羅陀「回歸」西班牙之時。

直布羅陀都有土地問題?

從山上俯瞰直布羅陀風景,壯麗海港和層層疊疊的摩天高樓,確實有幾分似香港的景色。直布羅陀副首席部長加西亞(Joseph Garcia)在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前曾到訪香港,他透過電郵對《香港01》表示兩地面積小,在城市規劃方面略有相似,「我在1996年來過香港,香港給我的印象是一個充滿活力和生活節奏急速的城市,就好像直布羅陀。由於地方細小,我們都要興建許多高樓大廈,城市規劃受到地理環境所限制。」

加西亞坦言,直布羅陀存在土地競爭,現屆政府致力加快房屋興建工作,解決房屋供應不足問題。他表示政府兌現了2011年大選的承諾,把興建房屋列為首要任務,在第一屆任期內成功增設約1,000個住宅單位,來年會繼續發展房屋政策,但強調直布羅陀不會依靠填海工程來開發土地資源,當局善用其他空間,包括改變車房和停車場等土地用途,用來改建廉價房屋,讓年輕人可以輕鬆「上車」。

撇除住屋問題,加西亞認為兩地的政治環境大不同,「香港昔日是英國殖民地,但英治時期早已結束,直布羅陀是根據條約永久割讓給英國⋯⋯這些年來,直布羅陀建立的政治、文化及社會制度都和西班牙那一套完全相反,我們較嚮往英國賦予的自由、傳統、教育和生活模式。」

斷水兼封鎖邊境 迫出身份認同

公元1704年,英國在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期間攻佔直布羅陀, 1713年簽署《烏德勒支和約》,西班牙正式將直布羅陀割讓給英國。這個彈丸之地位於西班牙與摩洛哥之間,扼守大西洋進入地中海的入口,戰略位置重要,西班牙一直試圖奪回直布羅陀。

為了收回主權,戰後西班牙佛朗哥政權不斷施壓,曾在1950年代限制向直布羅陀輸出食水,迫使英國要船運食水,1969年起封鎖直布羅陀邊境,斷絕兩地的航運和通訊,足足封鎖了16年,採取非常手段逼人就範。研究直布羅陀文化的英國艾塞克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卡涅薩(Andrew Canessa)指出,佛朗哥還進行一連串反直布羅陀運動,例如抹黑直布羅陀女性是妓女,結果引發民意反彈,直布羅陀人對西班牙的離心愈大。

享高度自治權 拒絕「回歸」西班牙

聯合國在1960年代開始推動殖民地獨立,西班牙欲借此為由,要求英國放棄直布羅陀主權。1967年直布羅陀舉行全民公投,由民族自決政治前途,結果民意傾向留在英國,自此逐步推動直布羅陀的自治體制。2002年公投否決了西班牙與英國共治的方案,直布羅陀被定為英國海外領土。然而,這次英國脫歐給予西班牙千載難逢的機會,脫歐公投後,西班牙曾向英國提議共享主權,讓直布羅陀可留在歐盟,但遭到拒絕。

英國脫歐信未提直布羅陀惹爭議

英國首相文翠珊3月29日正式啟動脫歐程序,但致函歐盟的文件中,對直布羅陀問題隻字不提。根據歐盟內部一份英國脫歐指引草案,歐盟藉機提議授予西班牙在直布羅陀未來與歐盟的貿易關係上的否決權,此舉挑起英國神經,再度觸發主權紛爭。

對於英國保守黨前黨魁夏偉明(Michael Howard)放風說英國準備好開戰,以捍衛直布羅陀的主權,就像1982年戴卓爾夫人保衛福克蘭群島。文翠珊表明不會為此開戰,但西班牙近期增加在直布羅陀海峽的活動,難免形成緊張氣氛。加西亞認為兩國開戰的機會不大,他指西班牙在18世紀屢次使用武力,試圖奪回直布羅陀都不成功,如今透過外交和經濟施壓亦然,「英國傳統教曉我們,不會對威嚇屈服。」

暫無意效法蘇獨公投

去年英國脫歐公投中,96%的直布羅陀人投下反對票,既然直布羅陀主張留歐,又拒絕「回歸」西班牙,那麼會否仿效蘇格蘭爭取獨立,成為真正的自治城邦?加西亞回應說,直布羅陀人有強烈的英國性(Britishness),未曾聽說當地政黨或國會議員宣稱支持獨立。

卡涅薩則表示,若然英國脫歐削弱其政治及經濟實力,或會影響直布羅陀人對英國的認同感,在這種情況下,社會上出現獨立聲音也不足為奇。

近年直布羅陀積極發展離岸金融和網上博彩業,以免稅港之優勢崛起,當地旅遊業興旺,每年吸引逾1000萬旅客入境,成果有目共睹。外界憂慮脫歐後的英國經濟前景不樂觀,以金融服務業和博彩業為經濟支柱的直布羅陀恐遭受衝擊。

《Gibraltar: A Modern History》作者兼萊斯特大學經濟系講師葛克特(Chris Grocott)在英國雜誌分析指,直布羅陀目前經濟發展穩定,相反,和其接壤的西班牙地區的青年失業率長期高企,每天經由邊境前來工作的西班牙人約有9,000至1.2萬。

這些西班牙勞工大多來自貧困區拉利那阿(La Linea),在直布羅陀從事餐飲及清潔等基層工作,直布羅陀為他們提供就業機會和收入,造成依賴性。葛克特批評部分英國和西班牙政客把直布羅陀的經濟問題放大,應把焦點集中在主權問題上,勿轉移視線。

撰文:甄梓鈴
原文刊登於《香港01》網站 / 2017-04-16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