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封殺公投反對聲 傳媒被轟偏幫政府 打造一言堂

土耳其一本以諷刺時弊為主打的周刊《Penguin》早前刊登一幅漫畫,畫中一名男子詢問友人在憲法公投中,會投下支持抑或反對票,對方反問:「除了『是』(Evet),選票上還有其他選項嗎?」 漫畫嘲諷土耳其政府操控輿論,封殺反對陣營的聲音。

土耳其將於下周日(4月16日)舉行憲法公投,民調顯示支持和反對修憲的比率相若。為求修憲順利通過,土耳其政府近期開始封殺「不」(Hayir)這些字眼,並加強監管社交網絡,阻止反對派在網上發功宣傳。反對陣營人士批評,國內媒體偏向報道親埃爾多安陣營的造勢集會,令反對聲音難以傳開去。

People wave national flags as they wait for arrival of Turkish President Tayyip Erdogan during a ceremony in Istanbul

22歲的土耳其法律系學生古爾(Ali Gul)主張反對修憲,他最近拍攝了一段短片,提醒民眾要投反對票。他在片中解釋,一旦國家權力落入一人手中有多大風險,片段結尾還說道:「如果這段影片傳開了,我會否被拘捕?」

果然,古爾拍攝的影片很快在網上瘋傳,成功引起社會關注。不久後他上載另一段影片,暗示自己即將被捕。他對鏡頭說:「(被捕)不要緊,我不害怕,這個國家的孩子和年輕人值得擁有自由和快樂,不應懼怕入獄和死亡。」

消息稱,古爾被捕的原因與拍片無關,而是因為兩年前他在Twitter發文侮辱總統而遭拘留。古爾否認曾寫下相關文章,指摘政府「砌生豬肉」,代表律師指他將會被拘禁一段長時間。在土耳其,異見人士被捕的情況並不罕見。據統計,過去6個月有超過2,500人因被控觸犯侮辱總統的罪名入獄。

9cf4ed53952aa9f49207ee2bf9b900c9

親政府陣營鋪天蓋地式宣傳

事實上,土耳其反對派勢力連月來舉行抗議活動,反對修憲通過讓總統一人獨攬大權,他們呼籲民眾為了國家未來,必須在公投中投「不」。然而,土耳其主流媒體的報道偏頗,反對派批評多間土耳其電視台以大篇幅報道親政府陣營的集會,每日至少播出3個支持修憲的演說,反對陣營只得10%的播放時間,反映主流傳媒的報道手法不公平,迫使反對人士利用社交網絡平台宣傳。

國際非營利組織「保護記者委員會」(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2016年度報告指出,去年7月發生流產軍事政變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強迫關閉超過百家媒體,至少有81名記者被監禁,並面臨對其工作的起訴,此舉顯然是收緊新聞自由的尺度。分析認為,部分主流媒體因不敢得罪政府,所以選擇性報道支持修憲的宣傳活動。

33cd5e0376f18c0d4c3712d2358cfc8c

政變後清算傳媒   產生阻嚇作用

無國界記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組織代表Erol Onderoglu也是土耳其政府清算行動的受害者之一。基於記者的工作身分,他在軍事政變發生後,政府以散播恐怖主義罪名拘捕他。面對國際輿論壓力,政府最終釋放了他,但他至今仍受到各種監視,感到自己的工作已不再備受國家的尊重。

Onderoglu上月底透過電郵接受《香港01》訪問,他指過去多年,親歷土耳其政府不斷利用嚴厲手段威脅傳媒工作者:「政府以團結、強大國家為理由,威迫記者、知識分子、學術界以及少數民族……身邊多位記者朋友都被捕了,我覺得這不是個人的事,政府加緊控制言論愈見明顯。」

加強打壓反對派網上言論

Onderoglu認為這次憲法公投事關重要,「因為我們不止討論,如果埃爾多安得到席位會怎樣,而是決定我們會否放棄現有的政治和社會文化。一個多元化的社會,不需要一個洞悉一切的領導人,社會要尋求真正的共識,才能和諧共存。」

人權觀察的土耳其研究員Emma Sinclair Webb則表示,社交網絡上打壓反對派言論的現象頻生,「(政府)對個別人士施壓,因為他們發表反對聲音,公投前夕把他們列為針對目標,旨在營造阻嚇作用,力阻其他人討論反對修憲的意見。」

原文刊登於《香港01》網站 / 2017-04-14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