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襲防不勝防 瑞典開放邊境惹禍?

2017-04-09_SWEDEN-ATTACK.jpg

還記得去年5月,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主辦一年一度的歐洲歌唱大賽(Eurovision),當時有傳恐怖份子潛入瑞典,計劃發動新一輪恐襲,當地籠罩著一片緊張氣氛,幸好最終沒有甚麼特別事故發生。

這一年間,瑞典不時傳出恐襲消息。就在上周五(4月7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的預言靈驗了,瑞典斯德哥爾摩下午發生恐襲,一輪貨車高速行駛,先剷上皇后街(Drottninggatan)的行人路衝向人群,再撞入一家百貨公司,至少造成4死15傷。瑞典首相勒文(Stefan Lofven)事後對傳媒說道:「恐怖份子永遠不能擊倒瑞典。」到底這番話能否助瑞典人走出恐襲陰雲,回復正常生活呢?

網上流傳一段 CCTV 片段,疑似是上周五斯德哥爾摩襲擊現場,當時途人慌忙跑入時裝店躲避,然後一輪貨車在商舖前高速駛過,非常驚險,原來生死就在一瞬間。消息稱,瑞典警方已證實疑犯是39歲的烏茲別克裔男子,情報單位表示,這名疑犯的名字曾列入當局監控名單內,形容他是社會的邊緣人士。

2017-04-07_SWEDEN-ATTACK

疑犯曾列入情報局監控名單

瑞典電視台SVT報道,警方在貨車內發現可疑裝置,疑似是土製炸彈,顯示早有預謀發動恐襲,警方正調查為何炸彈未有爆炸。當地傳媒透露,疑犯曾在社交網站張貼極端組織ISIS的宣傳片,又在2013年美國波士頓馬拉松恐襲發生後,對死傷者的照片讚好。疑犯被捕後承認施襲,相信有同謀在逃。

事發地點皇后街是斯德哥爾摩中央車站附近的購物街,許多商店都聚集此地,屬人流旺區,鄰近2010年12月另一宗襲擊案現場。當年一名在伊拉克出生的瑞典籍男子在斯德哥爾摩市中心引爆兩枚炸彈,施襲者當場死亡,造成兩人受傷,是北歐首宗涉伊斯蘭恐怖主義的自殺式襲擊。

雖然目前未有證據顯示施襲者是否難民,但恐襲發生後不久,部分瑞典人開始質疑國家邊境開放,不排除當中有極端份子趁機進入國內,難民危機招來恐襲疑雲。

瑞典人對移民起疑心

67歲的斯德哥爾摩居民Ulov Ekdahl在事發翌日到皇后街襲擊現場獻花、悼念死難者,他向「華盛頓郵報」記者表示擔心難民政策會為社會安全埋下計時炸彈:「我們太慷慨了,以為收容了一些好人。」29歲的鐵路工人也表示,太多難民在短時間內湧入瑞典,「人數真的太多了!」

2015年歐洲爆發難民潮,瑞典全國人口約960萬,在接收湧歐難民潮中扮演重要角色,被視為人道主義的國家。該國單在2015年接收逾16.3萬名難民,若以人均計算,是歐洲接收難民人數最多的國家。事實上,難民潮衍生融入問題,有些難民訴諸暴力生事,令瑞典移民區的罪案率急升。

這次斯德哥爾摩恐襲中,被捕疑犯的烏茲別克身份惹來各方揣測,不禁令人聯想起伊斯蘭民兵組織「烏茲別克伊斯蘭運動」(Islamic Movement of Uzbekistan),該組織成立於1991年,在烏茲別克、吉爾吉斯、阿富汗等地區相當活躍,曾發動一系列襲擊事件,其舉動一直備受國際社會關注。

2017-04-07_SWEDEN-ATTACK2

極右政黨乘機抽水 難民恐成代罪羔羊

高舉反移民旗幟的瑞典極右政黨瑞典民主黨議員卡爾森(Mattias Karlsson)上周六(4月8日)直言,對恐襲表示憤怒和悲痛,但不感到震驚,「很不幸,過去已有清晰預兆,(移民)對瑞典的襲擊是遲早問題。恐襲或對社會和政局有深遠影響。」

卡爾森的言論處處針對移民,但並非毫無事實根據。去年法國尼斯與德國柏林先後發生用貨車發動的恐襲,施襲者都有移民背景。極端組織近年鼓吹海外支持者改變施襲手段,在西方國家採取低成本襲擊,貨車變相成為歐洲恐襲中的常見武器,其殺傷力驚人。

反恐專家分析指,使用貨車施襲令反恐難度增加,即使當局採取更嚴密的保安措施,要準確識別一個人是否恐怖份子不見得容易,令恐襲防不勝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