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削道德辦」鬧劇迎新生態 特朗普成制衡關鍵?

Ethics Investigators Launch Inquiry Into Lawmakers And Aides

美國新一屆國會於13日才剛揭幕,共和黨便上演弄權鬧劇,企圖削除獨立反貪機構權力,結果惹來強烈反彈。雖然議案在兩黨領袖、選民以至候任總統特朗普齊聲鞭撻下狼狽撤回,但事件敲響濫權警號,亦預示共和黨控制全面控制府會、急於改變政治生態的局面下,民主制衡機制恐將持續受到衝擊。

新一屆國會開鑼前夕,共和黨於1月2日晚召開緊急閉門會議,結果以119票對74票通過削弱國會道德辦公室的監督權力,相關議案事前並未經過公眾諮詢及辯論。消息傳出後,引起社會普遍反感,民主黨及民間監察組織紛紛聲討共和黨所為。

這項議案由共和黨維珍尼亞州議員古德拉特(Bob Goodlatte)提出,他解釋修例目的是要確保道德辦正常運作,使遭受不實指控的國會議員有機會抗辯,但外界質疑此舉動機不純。

根據該議案,國會道德辦公室將會改名為國會投訴審查辦公室(Office of Congressional Complaint Review),並歸入眾議員組成的道德委員會控制。除了不能接受匿名投訴,也毋須對公眾交代調查報告,只須向國會遞交。日後若發現有眾議員涉嫌犯罪,須先向眾議院道德委員會滙報,再由委員決定是否把個案轉交執法部門,變相「自己人查自己人」,令道德監察機構失去獨立性。

共和黨人蠢蠢欲動  早有意削「道德辦」

部分共和黨議員覺得遭到國會道德辦公室針對,早有削弱其職能之意。投票支持削權議案的共和黨議員,當中有不少人在過去數年,曾被道德辦公室調查,包括德州共和黨眾議員費倫侯(Blake Farenthold)、伊利諾州共和黨眾議員羅斯坎(Peter Roskam)以及密蘇里州共和黨眾議員格雷夫斯(Sam Graves)等人,引人懷疑共和黨人為了自身利益,當選後急不及待地提出有利於自己的議案,無視政治透明度及公眾利益,有違民主精神。

國會道德辦公室成立於2008年,是獨立於國會的調查機構,負責監督眾議員的行為操守,成員全屬獨立或跨黨派人士。調查過程保密進行,辦公室名義上向眾議院道德委員會匯報,結果會對外公開。該組織至今揭發多宗眾議員涉及金錢醜聞,有3名議員因此被定罪入獄。但亦因調查牽涉眾議員的政治前途問題,多年來受到兩黨被查對象的抨擊。

北卡羅來納州前民主黨議員瓦特(Mel Watt)早在2011年提出一項修正案,要求削減國會道德辦公室40%的預算,他曾因為在金融改革之前進行募捐活動而捲入調查,當時他控訴國會道德辦公室的處理手法「不公平和濫權」。另外,被指於2007年和2008年到加勒比地區旅行時違反了衆議院有關接受禮物的規定,而遭道德委員會小組調查的前聯邦眾議員蘭熱爾(Charles Rangel)也表示:「根本無需要這個小組。」支持議案的艾奧瓦州共和黨眾議員金恩(Steve King)認為國會道德辦公室已淪為一種政治鬥爭工具,兩黨積極搜集對方的「黑材料」,然後以匿名身分爆料,作為政治迫害的手段。

Paul Ryan, Kevin McCarthy

在特朗普發炮後撤回議案

共和黨在去年大選奪回參眾兩院控制權,在該黨佔多數的情況下,議案順理成章可在國會首日開鑼表決時輕易通過。不過,候任總統特朗普在社交網站Twitter發文,批評黨友處事不分輕重,「國會有那麼多事情要做,他們(共和黨人)是否真的要削弱向獨立道德監察(國會道德辦公室)的權力,它確實是不公平的……但他們的首要任務應該集中在稅制改革、醫健政策和其他更重要事項!」共和黨人在特朗普「發炮」後兩小時內,迅速撤回修例議案。

無可否認,特朗普的干預為支持議案的共和黨人構成壓力。共和黨眾議員金恩認為,特朗普的發文鼓吹了傳媒大肆報道,擴大民間的反對聲音。不過《彭博社》報道指出,特朗普發聲之前社會輿論已經相當大,網上流傳一份印有國會議員辦公室的電話資料,一夜間被Twitter網民轉發超過千次,各地選民不停打電話給自己選區的議員,要求不能削弱「道德辦」權力。北卡羅來納州聯邦眾議員瓊斯(Walter Jones)也承認:「我的地區辦事處和華府辦公室接到的電話數量相當多」。輿論反彈說明了公眾對華府的道德和誠信失去信心。

輿論壓力發揮作用

被問到特朗普對撤回議案有多大影響力,共和黨籍眾議員辛普森(Mike Simpson)表示,他在Twitter向黨友嚴詞抨擊具施壓作用,但很大程度上他因為意識到輿論的重要性、受到公眾壓力才作出如此反應。《新共和》雜誌記者博伊特勒(Brian Beutler)也在Twitter批評說,撤回提案是新聞品質促成的結果,但有傳媒竟然把功勞歸於特朗普身上。

專欄作家麥高慕(Michael McGough)在《洛杉磯時報》撰文分析指,特朗普並不是反對削弱國會道德辦公室的監督權力,而是反對提出這項議案的時機:「該貼文有少許鼓勵(支持削權)成分,特朗普只是埋怨黨友不按優先次序行事,並非反對削權。」即將上任的特朗普已準備推出一系列野心勃勃的計劃,全盤推翻奧巴馬的政治遺產,第一炮落在醫保法案上。

從削權議案一事,不難看穿共和黨人表面壁壘分明,實則各懷鬼胎,企圖借助削權使自己免受調查。更諷刺的是,共和黨籍的眾議院議長賴恩(Paul Ryan)和眾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卡錫(Kevin McCarthy)無法駕馭的事情,竟在特朗普一聲令下叫停,成功令共和黨議員撤回提案。

美國政治網站Politico形容特朗普在處理國會道德辦公室問題的態度,揭露了他與黨友意見不合,憂慮國會接下來四年會否仍受制於特朗普的此類指令。共和黨眾議員巴勒塔(Lou Barletta)形容特朗普的Twitter貼文是對「國會發出衝擊波」,共和黨人應該要習慣這種模式。共和黨人舒斯特(Bill Shuster)被指批評特朗普一開始就不應該干涉這件事,舒斯特的發言人否認他說過這類用詞,但承認他表達了權力分立的重要性,即總統不應干預國會的立法權力。

Donald Trump

奧巴馬醫保法案成兩黨爭拗焦點

這顯然是一場意識形態鬥爭。民主黨在2006年拿下眾議院多數議席後,便開始推動成立國會道德辦公室,民主黨眾議院領袖佩洛西(Nancy Pelosi)稱,道德辦的成立宗旨是清除華府的貪腐文化。如今共和黨終於重掌久違多年的眾議院控制權,特朗普還未正式上台,共和黨人已先發制人,決心清除民主黨的產物。佩洛西批評共和黨聲稱要徹底改變華盛頓的政治生態,卻首先拿「道德辦」開刀,對政治造成根本性破壞。

美國國會復會,奧巴馬的醫保政策會否保留,成為共和、民主兩黨的角力戰場。特朗普在競選期間曾批評奧巴馬醫保計劃是「災難」,斥這項計劃影響就業,更揚言上任後便會廢除。候任副總統彭斯日前召開記者會表示,特朗普將會遵守競選承諾,上任後有可能推動連串重大變革措施,包括商討廢除奧巴馬醫保政策的替代方案,但未有提及相關細節。對此,奧巴馬展開反擊,他呼籲民主黨人為其醫保法而戰,採取不合作策略,別協助共和黨通過替代方案。分析認為,兩黨今後在國會政治之爭將導致博弈加劇,兩極化趨勢更明顯。

問題是共和黨內部存在政治理念分歧,特朗普似乎仍未成功修補黨友關係,例如這次共和黨議員在改革道德委員會議案上的分歧,眾議院議長賴恩及多數派領袖麥卡錫都反對這項變革,卻無力阻止一眾黨友投下贊成票,反映共和黨內部欠缺溝通,黨內鬥爭走向兩極,或影響廢除醫保法案的商討對策。

儘管共和黨人反對醫保的立場清晰,但對於如何改革意見不一。直至目前為止,還沒有共和黨人提出替代方案的具體內容,若共和黨在沒有方案下廢除醫保,定必引起民眾不滿。輿論壓力能否再次迫使特朗普及一眾共和黨人作出妥協,仍是未知之數。


國會道德辦公室發展歷程

成立背景

美國國會在華府超級說客阿布拉莫夫(Jack Abramoff)的醜聞發生後,於20083月正式成立國會道德辦公室,專責調查議員違規行為的指控。阿布拉莫夫自1999年起透過提供政治獻金,為大企業左右國會立法。他在2006年承認串謀收賄政府官員,並犯下電郵欺詐和逃稅等罪行。眾議院多數派領袖戴利(Tom DeLay)、俄亥俄州眾議員奈伊(Bob Ney)等多名共和黨人牽涉其中,掀起華府最大政治醜聞。事件令共和黨民望急跌,民主黨在中期選舉重奪國會控制權。

組織運作

當接獲投訴眾議院議員、事務官或職員有任何違反道德或聯邦法規的行為,國會道德辦公室便會展開秘密調查。若投訴屬實,將提交報告給眾議院道德委員會審查。不論被查者是否違法,調查報告必須對外公開。辦公室以無黨派色彩獨立運作,並由8人委員會管理,成員主要是律師或道德倫理法專家。

調查案件

至今調查過172宗案件,當中包括2016年佛羅里達州的民主黨眾議員格萊森(Alan Grayson)被揭發不正確地管理家族對沖基金,造成利益衝突,涉違反多項國會規則和聯邦法例;2013年阿塞拜疆國有石油公司SOCAR秘密贊助了10名美國國會議員和32名工作人員前往里海巴庫峰會的行程;2012年明尼蘇達州共和黨女議員巴克曼(Michele Bachmann)揶用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PAC)的捐款來資助自己的競選活動。

文:甄梓鈴
原文刊登於《香港01》周報 /2017-01-1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