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2016

2016,世界崩壞之年,也是我人生過得最糟糕的一年。失去的比得到的多,有些執著還沒真正放下,習慣了用笑容遮掩流不出的眼淚,負面情緒總是待夜深才爆發,失眠了,然後天光了,沒精打彩的樣子上班去。

「夢想這條路踏上了    跪着也要走完」。還記得那天在光化門前,腳傷了,拐下拐下學人做採訪,明明腳很痛,但當有示威者向我說出幾個英文單字,當下什麼痛楚都忘了,才發現自己熱愛這份職業。回來後坐在鋪滿惡臭地毯的辦公室,永無止境的工作又令人失去衝勁。我真的適合做下去嗎?

邊走邊寫從來是興趣,但要學的還有很多。還記得上次離別時,一位前輩問我有否想過離開一會、出國走走,當時腦海一片空白,答不出答案。突如其來的壞消息已把我的自信跌至零,別人眼中的「小事」,我卻花了很大的努力才重新振作,是可以繼續寫作,但滿足感不再。

某位朋友說看見我意外腳傷仍堅持去光化門,讓他彷佛看到以前好有衝勁的自己,我笑一笑,心想怎能告訴他人這個絕望真相,寓旅行於工作只為證明自己有能力當一名記者。

2016.12.31 隨筆
記在除夕夜在公司打邊爐後趕回家打感性文

特朗普煽動「文明衝突」 恐怖主義威脅難退

berlin-terror-attack-763168

作為當前全球安全焦點,敘利亞內戰在2016年迎來轉捩點,巴沙爾政府重獲對大局的控制權,多國合作殲擊極端組織ISIS的行動亦有進展。然而,ISIS的敗退,是否意味恐怖主義對全球的威脅減少了?德國柏林在聖誕前夕發生的恐怖襲擊給出了明確答案。

繼續閱讀

搵大學靠社交網絡 執靚Profile的新世代

820bc3607fc6f8984b04653b0042f925

常聽人說,見工前要整理你的社交媒體帳戶,刪除所有僱主不喜歡的相片或帖子,避免遭人肉起底。那麼搵學校又如何?《紐約時報》報道,美國愈來愈多大學透過社交媒體去審查和挑選合適的申請人,藉此了解他們的真實個性。調查更發現有四成大學會查看學生的社交網絡資料,LinkedIn便是常用工具之一。

我們今天身處互聯網蓬勃時代,人肉搜尋無處不在,美國機構Social Assurity近年推出網上課程教導學生社交網站的使用技巧。該機構創辦人接受《香港01》訪問時表示,社交平台存在利弊,若學生懂得好好善用社交媒體,能展示自己優秀的一面,有助增加大學取錄的機會。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