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流當風流?逾半白人女性撐 評論轟種族心態作祟

397a23f97ed28bc6ceb1ff320a24d8b1

特朗普爆冷入主白宮,白人男性,尤其是鄉郊居民的支持被視為關鍵因素。不過,票站調查同時顯示,多數白人女性亦支持特朗普,她們也許才是真正改變戰局的「害羞支持者」。

這令不少人跌眼鏡,因為特朗普頻頻發出侮辱女性的言論,甚至被揭曾粗鄙宣稱「抓住女人下體便可佔有她們」,外界原以為他會因此被多數女性唾棄。有文化評論家批評,那麼多白人女性支持特朗普,反映她們顯然不覺得種族歧視是大問題。

根據票站調查,多達53%白人女性投票支持特朗普。沒有學位的白人女性支持特朗普與支持希拉里的比例達2比1,有學位白人女性則有45%投票給特朗普,支持希拉里則有51%,僅過半數。相比之下,在非白人女性選民中,支持希拉里的黑人女性高達94%,拉美裔女性亦有68%支持希拉里,

共和黨民意調查員安德森(Kristen Soltis Anderson)形容,白人女性「是特朗普的隱性支持者。」女權分子兼文化評論家肯德爾(Mikki Kendall)表示,那麼多白人女性支持特朗普代表她們「如果不是公然的種族主義者」,就絕對「不覺得種族歧視是大問題」,「她們認為這不是事實,不感到擔心」。

民調發現,許多白人女性支持者認為特朗普是出色商人,他提倡的施政立場亦比希拉里更能引起她們的共鳴。

「他有商業頭腦 又反墮胎」

來自維珍尼亞州的34歲整形外科醫生賴利(Aimee Riley)稱,她不希望政府向高收入人士加税,「為了脫貧,我很努力工作。我全靠自己的努力取得成功,我應該得到外科醫生所賺取的一分一毫。」她形容特朗普是有商業頭腦的人,並認為特朗普當選總統會為國家努力工作。

45歲的瓊斯(Laurie Jones)表示:「我很高興投票給特朗普,因為他是反墮胎運動的支持者。」瓊斯希望特朗普當選後,挑選保守派人士填補最高法院的空缺位置,推翻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重新處理婦女墮胎問題。她認為特朗普「就像我們一樣,都是不完美的人。我相信他是尊重女性的,他很關心自己的女兒、妻子及女員工。」

來自德州的35歲天主教徒惠特邁爾(Lizzie Whitmire)是兩孩之母,她說:「我投票給特朗普,因為美國經濟不穩和需要改變。我希望選一位反恐怖主義和反激進伊斯蘭的人士成為總統。」

希拉里在這次選舉中大打「女人牌」,多番強調自己作為母親及祖母的身分,展示柔性一面。選前不少評論員相信,希拉里給美國女性帶來打破「政治玻璃天花」的願景,將廣獲美國各地女性支持,加上近年美國選舉中女性投票的人數多高於男性,希拉里的勝算因此被看高一線。白人女性的投票取態與此相悖,說明什麼問題?

16bd96c24bf9505add8deb44879ef189

文化之爭左右投票意向

哈佛大學甘廼廸政府學院學者Ronald Ingelhart與Pippa Norris研究發現,社會文化日漸取代經濟因素,成為政治「左右之爭」的關鍵要素。這種轉變早在1970年代已出現,當時年輕一代開始擁抱着重自我表達的後物質主義政治,關注種族、性別與環境等議題,挑戰權威、衝擊建制。他們成功的改變西方政治與社會面貌,但也引起強烈反彈。

保守社群對所信守的文明與價值遭受挑戰大感震驚憂慮,日益聚攏在他們認為可以捍衛傳統價值的政黨周圍。特朗普以政治素人的姿態入主白宮,若這個奇蹟背後隱藏着特殊政治才幹,莫過於他成功煽動起彌漫在美國社會的文化恐懼與種族主義情緒。

原文刊登於《香港01》網站 / 2016-11-11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