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當「女性牌」成為燙手山芋

957d77b499530ad9519af1cfe33d0b62

美國登記選民女多男少,性別似乎是希拉里的天然優勢,但她長年背負「最惹人討厭」的惡名,歸根結柢卻也離不開她與自身性別「不相稱」的強勢。美國著名記者兼作家、暢銷書《Love Her, Love Her Not:The Hillary Paradox》的編輯班伯格(Joanne Bamberger)接受《香港01》訪問時表示,美國人討厭希拉里一大根源,是保守派近四分之一個世紀的反克林頓運動。

美國社會開明與保守鮮明對立,希拉里1975年嫁給克林頓時拒絕冠上夫姓,在保守的阿肯色州,此舉被視為缺乏傳統家庭觀念。雖然希拉里最終讓步,其剛強性格始終不得人心。

與性別「不相稱」的強勢

1992年克林頓參選總統時,希拉里又聲稱:「我本來可以待在家裏,烤曲奇和喝茶,但我決定實現自己的職業抱負。」此話一出,激怒不少美國家庭主婦。《時代》周刊當時引述家庭主婦心聲:「我討厭她的含意,好像我們這些待在家中的人都無所事事,只會烤曲奇。」

克林頓因意識形態而成為保守派眼中釘,他在白宮主政期間歷經「旅行門」(Travelate)、「白水事件」(Whitewater)以至性醜聞而不倒,保守派恨上加恨,迄今仍覺得克林頓未受應得制裁,處處維護丈夫的希拉里也無法悻免。

班伯格分析:「不少女性質疑希拉里經歷多次醜聞後還不跟丈夫離婚,她們覺得她(不離婚)並非用情專一,而是因為野心。」這個誠信包袱累積至今,日益膨脹,以致研究「希拉里為甚麼不受歡迎」成為美國許多政治評論家的必要功課。

有人歸因於性別歧視,認為它突顯美國社會對對女性的偏見根深柢固,有野心的男人獲得讚美,女性若追逐權位,則會被視為破壞傳統美德。希拉里初選對手桑德斯的競選經理韋佛(Jeff Weaver)便曾形容希拉里逐鹿白宮野心勃勃,對民主黨發展有破壞性影響。

296817a6042ac36c5a8ca2e456175df6

女人應該支持女總統?

希拉里本人對女性身分也頗多避忌,2008年參選時,她刻意放下這張王牌,欲憑個人政績力撼奧巴馬,惟最終白宮夢碎。今年她改變策略,大打「女人牌」再逐白宮夢,多番強調自己作為母親和祖母的角色,博取抱持傳統思想的女選民好感。

班伯格認為,希拉里8年前的競選策略師建議她放棄打「女人牌」,是一個錯誤的決定。「打『女性牌』的重要原因之一,是美國大多數選民是女性,而且自1980年總統大選以後,女選民便對選舉結果起了關鍵作用。當然,女選民不會單純因為希拉里是女性而投票給她……」

這也帶出了一個問題:女人應該投票支持女性當總統嗎?希拉里一邊展示作為女家長的一面,一邊大力宣揚自己促進女權的功績,試圖在女性選民層面「左右逢源」。然而,在民主黨初選,許多女性選民,尤其是年輕女性,卻更相信她的男對手桑德斯更能捍衛女性主義。

為了反擊對手,希拉里請來多名女權主義標誌人物站台,其中一人是美國首位女國務卿奧爾布賴特(Madeleine Albright)。現年78歲的奧爾布賴特在今年2月出席新罕布什爾州拉票活動時,大談女總統的誕生對時代革命有多重要,更拋出驚人言論責罵支持桑德斯的女選民,「地獄為那些不幫女人的女人,預留了特殊位置」。81歲的老牌女權分子斯泰納姆(Gloria Steinem)則在清談節目中笑言,年輕女性支持桑德斯是為了結織男性,有樣學樣:「男生在哪?男生都在桑德斯那邊。」

兩人的話可謂幫倒忙,不少桑德斯的支持者感到受冒犯。老一輩女性對希拉里的恨也許集結於她對女性傳統身分的「背離」,對她的愛則凝聚於有生之年見證女總統誕生的期盼;新一代女性看希拉里時少了關心她的性別,對她的厭惡更多的是源自她「不接地氣」的精英身分,即使希望美國出現女總統,她們也有更多時間等待,更懷疑希拉里是否就是合適人選。

bca2dd4c8fdb27820e5d3089e2c2b3fa

美國東北大學社會學系教授沃爾特斯(Suzanna Walters)表示:「奧爾布賴特的言論是個爛笑話,但對我來說有趣的是,當討論到女候選人(和女性選民)時,我們似乎只提出關於『基於性別的投票』或『打性別牌』的問題,這正是性別歧視和雙重標準暗中為害之處:過去數百年,我們投票給男性候選人時,無人提出『性別牌』的疑問,而是假定男人代表人類,我們投票給男人是基於議題、價值,諸如此類。」

不過,沃爾特斯認同,希拉里若成為總統,對美國推動性別平等具重大歷史意義。她比較道,若秉持反女性主義立場的前共和黨副總統候選人佩林(Sarah Palin)入主白宮,對美國女性權益來說將是倒退,但「若有一個女性主義者,把她人生大部分時間和政見投放在性別平等,這樣白宮會產生實際效果,例如加強生育權利和醫保服務,更關注性暴力問題,提高最低工資,以及積極應對氣候變化。我認為女權主義者所提倡的男女同工同酬或生育自主權不同於男人,甚至有別於男性女權主義者,就如奧巴馬對種族歧視所做的深入論述一樣」。

班伯格也說:「如果我們有一個女總統,作為一個職業女性,和其他當代女性經歷着同樣問題,要在工作和家庭兩者之間取得平衡。我認為同工同酬和有薪家庭照顧假方面,女總統會把它放在總統議程上的優先位置……當有一個人能把女性和兒童權益放在第一位,而過去沒有總統這樣做,前景令人高興。」

文:甄梓鈴
原文刊登於《香港01》周報 /美國大選專題 2016-11-04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