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落藍領中產主導選戰 「憤怒的大象」敲響全球化警鐘

b8e290703b19004e793bfd3e8498c9f0

曾被奉為國際經濟發展圭臬的全球化如今四面楚歌,在長年受益的西方社會,反對聲音此起彼伏。自由貿易發祥地英國與把全球化發揚光大的美國,如今成為反全球化的引爆點。

今屆美國大選便可謂全球化逆潮的縮影,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打着保護主義旗號上位,民主黨代表希拉里亦迎合初選對手桑德斯的主張,由擁抱自由貿易轉為批判。桑德斯與特朗普的政治理念一左一右,但他們的反全球化觀點不謀而合獲得可觀支持,原因何在?

英國廣播公司(BBC)分析全球化處境的文章形容,全球化的好處至少兩代人耳熟能詳:創造更多工作機會、工資更高、物價更低,而且受益的不光是發達國家,新興經濟體和窮國也一樣獲益。然而,這種長年受國際發展機構與西方主要經濟體推崇的經濟發展模式,如今在歐美發達國家卻被廣泛視為壓抑工資增長、工業衰落、低技術勞工失業的元兇。

在美國,特朗普叫嚷要與中國打貿易戰及向墨西哥徵收報復性關稅以挽救美國;美國總統奧巴馬雖然全力推動《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但在國會阻攔下,已可肯定無法如願在卸任前獲批准,特朗普與希拉里也向TPP說不,其中改變立場的希拉里辯稱,該協議沒有符合之前訂立的「高標準」。在歐洲,英國脫歐令經濟一體化願景面臨倒退。美國與歐盟正在談判的《跨大西洋貿易及投資夥伴協議》(TTIP),在歐洲各地遭遇重大阻力,法國總統奧朗德便對它大潑冷水。

9505f331bb9d56dcd94d1edc1df741db

大象曲線代表什麼?

世界銀行經濟首席經濟學家米拉諾維奇(Branko Milanovic)和盧森堡收入研究中心資深學者拉克納(Christoph Lakner),在2014年對全球主要國家1988年至2008年家庭收入的調查數據進行分析,並畫成一張濃縮的曲線圖,關於全球化與收入分配,橫軸把全球收入分配以百分點形式排列,縱軸反映各百分點人群的收入變化。若把圖上的小圓點連起來,再加上耳朵、眼睛和象腿,便發現圖像看似大象輪廓,因此被稱為大象曲線。

大象曲線反映出一個事實:全球化並非人人受惠。當全球財富增加,最富有的人賺收益最大,變相導致收入差距愈大。在中國、印度和巴西等發展中國家,中產階級是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然而,發達國家基藍領階層收入增長停滯,成為全球化輸家。

米拉諾維奇警告說:「為這複雜現象建立因果關係是非常困難的,根本不可能。」但他沒有否認這一想法,並承認其在政治上的意涵。從歐洲出現一個又一個反建制新政黨,例如西班牙「我們可以黨」、意大利五星運動,到英國脫歐公投,發達國家衰落中的藍領中產階級藉選票宣洩怒火,展示政治力量,對全球化發出響亮警報。

497bac12ba991bff40e9ec6ada1c1357

製造業衰落代罪羊

美國製造業的衰落,無疑也為反全球化浪潮起到推波助瀾作用。人們的憤怒是明確真實的,根據官方統計數據,1999至2011年間,美國製造業職位減少了600萬。有研究顯示,美國工業的衰退與中國的崛起如鏡像一樣相伴。德國波昂勞工研究院一份研究報告指出,美國1990年至2007年製造業職位的削減,有44%與中國入口有關。

如果非要嚴格區分,左右兩翼反全球化的理據不盡相同—左翼關注全球化下財富不均的問題加劇,右翼則把矛頭指向移民與別國工人搶飯碗,不過,伴隨這股怒火而膨脹的民粹主義殊途同歸。

以扶助貧窮國家、促進共享繁榮為使命的世界銀行,最近也承認全球自由貿易並非讓所有人均成為贏家。BBC引述世銀一份內部簡報文件指出,全球化對發達國家的效益並不平均,並「可能造成薪酬不平等現象上升」,而協助失業人士改變處境的「適應成本」亦高過預期。

世銀行長金墉表示,他理解發達國家民眾為何憤怒,「我聽到他們說:我的生活過得不比我的父母好,我的孩子看起來也不可能過得比我好」。不過金墉亦強調,發達國家流失的職位只有20%可以算到貿易頭上,其餘與工業自動化及新技能需求有關。

0336252c09425c3d7cab5f7fa36761e0

美國藍領困境難全怪貿易

一些研究也證明職位外流並非造成產業衰落的唯一原因,工業自動化與生產效率提升亦有很大影響。美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貿易專家赫夫鮑爾(Gary Hufbauer)指出,所有的國家都有被科技進步淘汰的輸家,諸如電話接線生與銀行櫃員,都是敗在科技進步腳下,「美國的問題在於那些敗給科技進步的人群沒有得到足夠的社會福利或再就業培訓等幫助」。

赫夫鮑爾說:「過去10年,歐洲、美國和日本的家庭收入都沒有增加,人們很不高興,而當你要指摘他人時,最容易的對象就是外國人」。特朗普正是迎合這股瀰漫在美國的不滿情緒而冒起。

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教授安德魯.朗(Andrew Lang)一針見血指出,化解全球化困境的棘手之處在於「每個國家都只有一小部分人享受全球化的好處,問題不在於全球化是否大好處—它確實有,而是誰享受了這些好處」。一旦全世界的家庭收入都提高了,經濟增長打破僵局,民眾的怒火便可能消散。

希拉里轉軚說明什麼?

診斷也許容易,開藥方卻非易事。金墉與赫夫鮑爾等專家異口同聲指出,各國政府必須協力推動全球經濟增長,為民眾提供就業支援及保護網,協助他們裝備好迎接社會變化。然而,面對左右兩翼齊聲討伐的社會現實,莫說特朗普之類的民粹政客食髓知味,即便是希拉里這樣的傳統政治精英也無法堅守立場。就在特朗普捲入又一波侮辱女性醜聞之際,維基解密公開逾千封黑客入侵所得電郵,顯示在競選期間公開反對奧巴馬政府跨太平洋貿易協定的希拉里,3年前曾聲言自己的夢想是「開放貿易與邊界,打造共同市場」。在貿易政策上立場搖擺不定,也成為希拉里在這次選戰受特朗普攻擊的一大弱點。

文:陳立程、甄梓鈴
原文刊登於《香港01》周報 /2016-10-14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