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的恐懼 挪威連環恐襲五周年

「家的概念不受狹隘的國界限制。我們來自何方,我們是甚麼國籍,這不容易說出口。心在哪裡,家就在那裡。」79 歲的挪威國王哈羅德五世(Harald)本月初在奧斯陸皇家花園派對上發表演講時這樣說。在短短 5 分鐘的演說中,國王還呼籲民眾要關懷、愛護並包容難民、不同宗派人士、多元種族以及 LGBT 權益。

2016-08-24t123510z_1567392434_s1betxgzcgac_rtrmadp_3_europe-migrants-norway-border-1200x600

這段演講上傳網絡後,獲挪威網民一致好評。挪威王室還收到大量來信,請求官方將哈羅德國王的挪威文演講內容翻譯成英文。為甚麼哈羅德國王的包容論受到國際熱烈討論?原因無他,與右派勢力近年把持挪威政局有關。

自從 2013 年國會大選,中間偏右的挪威保守黨取得壓倒性勝利,索爾貝格(Erna Solberg)成為挪威歷史上第二位女首相,和反移民的右翼民粹進步黨組成聯合政府,挪威社會開始右傾化,最大爭議便是難民問題。

據統計,去年抵達挪威的難民多達 3 萬人,其中 5,500 名尋求庇護者來自敍利亞,他們一般冒著生命危險從俄羅斯邊境踩單車過來,也有徒步穿過瑞典邊境北上的人。挪威總人口僅有 500 萬人,面對大量難民不斷湧入,國內反移民聲浪愈見高漲,高舉反移民旗幟的右翼政黨盡得民心。

送錢利誘難民離境 建高牆阻非法入境者

今年 4 月,挪威移民局推出新措施,向自願回國的難民發放 1 萬元挪威克朗(約 9,400 港元)的資助,用金錢利誘他們返回家鄉,以減輕收容難民所造成的財政負擔。後來,挪威政府於 8 月宣布,即將在北極圈的俄羅斯邊境斯多斯克格(Storskog)檢查哨築起鋼鐵圍籬,防堵非神根協議國的公民進入,預計入冬前完成工程,此舉引起部分難民組織不滿,直斥政府做法不人道,或有可能破壞冷戰後挪俄兩國邊境的關係。

多年以來,不少難民把北歐視為最安全的避難所。但隨著歐洲難民潮「爆煲」,各國不堪負荷,不只挪威將難民拒諸門外,鄰國瑞典今年起亦加強邊境管制,芬蘭也遣返數萬名難民回國。觀乎現況,莫非北歐的大愛包容精神不再?

2016-08-24t123510z_862065383_s1betxgzcgaa_rtrmadp_3_europe-migrants-norway-border-1200x600

憂布雷維克襲擊案重演

俄羅斯衛星新聞通訊社(Sputnik News)分析指,排外思潮容易激發恐怖襲擊,導致 2011 年奧斯陸爆炸槍擊事件重演,極有可能出現「布雷維克第二人」。極右民族主義分子布雷維克(Anders Breivik)在 2011 年 7 月 22 日先用炸彈攻擊奧斯陸政府總部大樓,造成 8 人死亡,其後再襲擊鄰近於特島(Utoeya)的挪威工黨青年營參加者,殺死 69 人,最終被判監禁 21 年。

事實上,外界憂慮並非全無根據,看看德國近期發生多宗襲擊案,「獨狼式」襲擊方式令人想起布雷維克當年大開殺戒的暴行。今年 7 月慕尼黑槍擊案中,18 歲德國伊朗裔青年行兇時高呼「我是德國人」、「他媽的外國人」,警方經調查後,發現兇手的手機 WhatsApp 程式選用布雷維克的照片做頭像,而襲擊當天正是布雷維克犯案 5 周年,相信他選擇在這日子施襲,絕不是巧合。

儘管挪威暫未發生第二宗大規模襲擊案,但社會普遍對移民及少數族裔釋出不友善態度。舉例說,挪威西部小鎮布萊尼一名女髮型師霍迪(Merete Hodne),去年因拒絕為一名戴頭巾的穆斯林婦女剪髮而鬧上法庭。根據法庭文件,霍迪曾要求對方光顧其他地方,「我不希望這個惡魔在我的地方,穆斯林意識形態是邪惡,伊斯蘭教及頭巾就是這種意識的象徵,就如納粹標誌。」再者,政府利誘難民離境,又築高牆管制挪俄邊境,反映排外情緒升溫。

哈羅德國王此時大談包容論,對支持難民的一方能否起鼓舞作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