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最高法院墮胎判決 Pro-Choice勝利一仗?

abortion2

在美國,墮胎是合法的。但近年愈來愈多州分通過嚴厲的限制,以監管墮胎法,一直是美國保守價值的中堅州分德州便是其中一例。2013年德州通過墮胎法規,被指對墮胎診所設下諸多管制,導致德州逾半診所結業,對尋求墮胎的女性造成極大阻礙,引起社會爭議。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於上月27日以5票對3票的結果,推翻這項法令,女權組織認為此舉是聯邦最高法院近20年來針對墮胎爭議作出的重要裁決,為爭取女權邁進一大步。


有分析指,最高法院大法官肯尼迪(
Anthony Kennedy)成為這次投票的關鍵人物。原屬溫和保守派的肯尼迪在槍管議題上立場保守,一旦談到墮胎或同性婚姻,則傾向支持自由派觀點,他的一票往往發揮着關鍵作用,改變最高法院的判決走向,甚至影響美國的未來發展。

德州是美國人口第二大州,2013年當地通過一項新法案,對墮胎診所和醫生提出兩項要求。第一是規定所有提供墮胎診斷的診所,即使不實施手術,也必須符合手術中心的設備標準,變相大大增加診所的經營費用;第二是負責墮胎手術的醫生必須取得鄰近醫院的「住院特許權」(admitting privilege),但診所醫生要取得「住院特許權」絕非容易。據統計,該法案通過後,德州的合法墮胎診所由41間減至19間,許多女性被迫轉往偏遠診所接受人工流產,造成不便。

雖然當地官員辯稱此法可提高墮胎手術的安全性,從而保障女性健康,但女權組織批評法案違反基本人權,形同限制墮胎權,使女性無法獲得適當的醫療服務。因此,德州一間名為「全體女性健康」(Whole Woman’s Health)的診所提出訴訟,為女性爭取應有權益。

美國陷長年墮胎爭議   各州墮胎法大不同

長久以來,墮胎是美國社會爭議不休的議題,激辯兩方分為「選擇優先」(pro-choice)和「生命優先」(pro-life)兩種立場。主張「選擇優先」的支持者雖贊同胎兒生命寶貴,但強調女性擁有身體自主權,不能剝奪女性墮胎的權利。「生命優先」派以尊重生命為訴求,將墮胎視為不合乎道德的行為。鑑於美國在歷史上深受基督教文化影響,傳統宗教價值觀深深植根於美國社會,不少信奉基督教的教徒視墮胎等同謀殺,故他們強烈反對墮胎,墮胎爭議激化社會矛盾。

20世紀初墮胎在美國屬非法罪行,除了部分州分規定因遭受性侵或亂倫而導致意外懷孕的女性可獲合法墮胎的豁免權,其他個案一律定為違法。直到1960年代,美國發現多宗婦女在懷孕期間,因服用藥物造成胎兒畸型,以及孕婦罹患德國麻疹導致初生嬰兒出現身體殘障的案例。為正視嬰兒健康問題,美國各州才開始放寬女性墮胎的法律限制,若女性因為性侵或亂倫而懷孕、以及懷孕會對母體或胎兒造成傷害,便能合法墮胎。

1973的「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轟動一時,為墮胎立法帶來歷史性轉折點。聯邦最高法院當年承認女性的墮胎權應受到憲法隱私權的保護,並提出胎兒「三階段標準」,即在懷孕首3個月,只要孕婦獲醫生許可,便可合法進行墮胎手術。但懷孕3個月後,政府有權以保護孕婦健康為由限制墮胎。當懷孕期進入第2428周,意味着胎兒具有母體外存活性,在這個情況下,為保護胎兒潛在生命,除非母親的生命或健康有危險,否則政府禁止墮胎。1992年最高法院在計劃生育聯盟控告凱西案(Planned Parenthood v Casey)中,作出了重要裁決,允許美國各州以保障女性健康為目的,自行立法規限墮胎標準,從此各州的墮胎法有所不同。

肯尼迪成關鍵人物   影響最高法院判決

去年聯邦最高法院受理德州法案時,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仍健在,斯卡利亞一直被視為是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中最重要的保守派人物,他支持死刑、反對加強槍械管制、反墮胎及反同性戀的立場,往往左右最高法院的判決。隨着斯卡利亞今年2月突然逝世,徹底改變了聯邦最高法院內的勢力對比,自由派跟保守派法官形成44的勢力平衡。

在這次法案投票中,沒有出現4票對4票的僵局,因為原屬保守派、立場偏向中間的肯尼迪(Anthony Kennedy)投票倒向自由派陣營,最終形成53的結果,否決了德州對墮胎診所的限制,促成支持墮胎一方勝利的局面。肯尼迪表示,德州所通過的墮胎法限制,從醫學角度來看並不具備足夠的證據與說服力,法案設下的規限,對尋求墮胎的婦女造成阻礙,侵犯了憲法賦予女性擁有的生育自主權。

事實上,肯尼迪經常在重大案件中掌握決定性的關鍵一票。就在德州墮胎法案判決之前,聯邦最高法院上月23日進行「費雪爾訴德州大學案」二審(Fisher v. University of Texas Austin II),肯尼迪又投下關鍵一票,結果以43的票數,裁定美國大學在國內招生時,學生因種族膚色不同而有差別待遇並不違反憲法,即繼續支持大學招生使用種族「強制優待」(Affirmative Action)政策。更重要的是,去年6月聯邦最高法院9位大法官以5人贊成、4人反對,判決全美50個州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當時肯尼迪與另外4名自由派法官投下贊成票,他的關鍵一票是推動美國邁向公平的一大步,同志社群半世紀以來爭取婚姻平權終獲憲法保障。

墮胎爭議成美選舉焦點

對於德州法案裁決,「全體女性健康」創辦人米勒(Amy Hagstrom Miller)感到高興,她表示:「我們的診所每天以憐憫和尊重的態度對待病人,而今天最高法院做了相同的事,作出歷史性決定。」代表德州墮胎診所和醫生爭取權益的生育權利中心(Center for Reproductive Rights)主席諾瑟普(Nancy Northup)稱:「憲法賦予全國女性的權利今天得到確定,這次勝利延續了「羅訴韋德案」對下一代的承諾。」

每逢選舉期間,墮胎議題便成為各候選人的辯論焦點。主張打「女性牌」的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在Twitter讚揚最高法院的判決是「德州和全美婦女的勝利」,並強調這場鬥爭尚未終結,「下一任總統必須保護女性的健康,婦女不能因行使她們的基本權利而受到懲罰」。這番言論明顯是暗批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特朗普曾聲言應懲罰墮胎的婦女,引起各方猛烈批評,斥他不尊重女性。

文:甄梓鈴
原文刊登於《香港01》周報/ 2016-07-15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