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初選】倡女權者未全受落 女性身分未佔優

2ad45fa3b42b1343d954f2b7f5f6cafc
對美國女性來說,出現首名女總統無疑將是女權運動重大成就,不過桑德斯打正「民主社會主義者」旗號加入選戰,卻令女權主義者面對一大難題——在爭取女性權利的道路上,性別認同與政策理念孰輕孰重?

學者:誕女總統助性別平等

自由派周刊The Nation近日一場紙上辯論,最能顯示希拉里、桑德斯與女權主義的複雜三角關係。該刊找來兩名自稱社會主義女權主義者打對台。美國東北大學社會學系教授沃爾特斯(Suzanna Danuta Walters)撰文稱,過去半世紀一直參與女權及反戰等政治運動,雖然身邊朋友和同事多傾向支持桑德斯,但她認為首誕女總統對女權運動極為重要。她表示﹕「雖然美國出現首名女總統不會為性別平等革命帶來勝利,但有助促成對話,逐漸灌輸強烈的女性尊嚴意識,甚至啟發世界各地更多年輕女性。」

沃爾特斯認為,美國平權革命目前停滯不前﹕男女薪酬不均的現象得不到改善,幼兒託管服務價錢昂貴,加上校園性侵事件再成爭議,若女性入主白宮以打破由男性主導的局面,將喚醒公眾關注性別不公平,復興女權社會運動。

「意義如首名黑人總統」

她形容,女總統的歷史意義有如奧巴馬當上首名黑人總統,由女總統提倡性別平等,就像由黑人總統主張種族公義一樣,更有說服力,「即使奧巴馬沒當選總統,『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這場民權運動仍有可能發生,但奧巴馬入主白宮……令種族平等問題更引人注目」。

桑德斯政綱更助推女權

The Nation特約編輯費瑟斯通(Liza Featherstone)對女總統與女權運動的關係持不同見解。她正編輯一本質疑希拉里在女性議題上立場的書,名為 False Choices: The Faux Feminism of Hillary Clinton。她承認希拉里當總統很有象徵意義,但擔心希拉里入主白宮會變相抹殺真正改善更多女性生活的機會。

她說,現時一些人仍然覺得女孩不用太有雄心,除非女孩來自少數精英階層,否則在這個日趨不平等的社會中,她們長大後仍難以跟男性平起平坐。她認為桑德斯的政策更能改善美國女性生活質素,如推行健保、公立大學免費、提高最低工資、增加兒童保育援助,都能讓更多女性受惠,有助推進女權。

【美國初選前瞻】原文載於明報國際版 2016-01-28
明報記者 林康琪 甄梓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