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勿站在莫斯科街頭玩音樂

俄羅斯,一個封閉的前共產主義國度,披上神秘面紗,既神秘又陌生。由聖彼得堡乘坐高速列車前往莫斯科,一下車只見站內設計貌似改革開放前的中國,出入須安檢,人頭湧湧的售票處,又出現典型的中國式排隊。車站中央有些小攤,擺滿普京頭像的俄羅斯娃娃,買個娃娃回家,就像60、70年代每家每戶都掛毛澤東肖像辟邪。

那時是六月,旅遊特輯《四個小生去旅行》還未播映,遇到的人多半都不會說英文。言語不通,俄羅斯人給我的第一個感覺就是表情冷漠。

聊起音樂,反而滔滔不絕。當時我在莫斯科街頭碰到一場快閃示威,示威者用膠紙綁手封口封結他,警察一直在旁監視,還有數名便衣在巡邏,「他們因為在街頭賣唱被捕,所以發起無聲示威表達不滿。」女記者用英文解說。

一巷之隔,正是阿爾巴特區塗鴉牆,Tsoi Wall 是紀念蘇聯搖滾歌手維克多·崔(Viktor Tsoi),活在那個意識形態極端封閉的蘇聯年代,崔和他的樂隊Kino敢於創作搖滾音樂,歌曲題材每每涉足政治,作品流露出對當時政權的不滿情緒,深受年青人喜愛。斯人已逝精神長存,他的音樂至今仍不時在俄羅斯反對派遊行中出現。東歐之行,幾乎每個國家都有塊民主牆,捷克有連儂牆,俄羅斯有崔牆,這些創意無限的塗鴉牆往往都是因音樂而起。

知道我從香港來,女記者連番追問香港有沒有發生同樣情況。在香港玩街頭音樂,表演者常被保安驅趕、被警方控告行乞或違反噪音條例。因街頭演奏賣藝而被捕的事件,其實屢見不鮮。2015年初,就有一名街頭樂手於康莊道紅磡港鐵站彈奏結他和吹口琴,被判非法在公眾地方演奏樂器罪成,他不服定罪向高等法院提出上訴,直至周前,裁定上訴得直。可是,有多少人願意花時間上訴?許多時候小市民都選擇沉默。

街頭藝術表演不受政府歡迎,就連樂器都難上車。最近港鐵佔據了不少新聞篇幅,港鐵職員禁示攜帶大型樂器的乘客入閘,卻對水貨客寬容,不單不尊重音樂人,如此選擇性執法難以服眾,受到輿論批評。

俄羅斯和香港,一個玩弄假民主,另一個還在爭取民主,兩地似乎都容不下街頭音樂的存在。

IMG_6688

IMG_6695 IMG_6698

文、圖:甄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