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圍牆,那圍牆 這黑夜,那黑夜——從柏林到北京的高高磚頭

布蘭登堡門
原文刊登於明報世紀版 14/11/2014

由西往東走向柏林布蘭登堡門,記憶中這裏曾是拿破崙軍隊進駐之路、納粹年代希特勒演說地方、冷戰時東西德交界線、近至今屆世界盃慶祝德國隊奪冠凱旋歸來,飛機繞行城門上空,如此重要地標見證每一代人的故事。歷史的光影,真實的往事,經過旅遊書的描述,都只成了一個必到景點。

二○一四年十一月九日是柏林圍牆倒下二十五周年,我在這個特別日子重遊此地。深秋的冷風刺骨,霧鎖柏林,亞歷山大廣場上的電視塔被雲霧掩蔽,市中心設置了八千個白色氣球,霧中清楚劃分當年東西柏林交界點,分別由博恩霍爾姆大街延伸至柏林牆公園及火車總站、布蘭登堡門至菠茨坦廣場、查理檢查哨至東邊藝廊。此外,各哨站設圍牆故事展覽板解說冷戰歷史,也有市民自備木梯爬上柏林牆,吸引不少歐洲旅客前來觀賞。

為找媽媽翻牆時被槍殺

晚上六時許,警察封鎖了所有出入口,這夜我被困在昔日的西柏林,與一眾人群逼在菩提樹下大街,進不去布蘭登堡門前看音樂會,卻讓我看見一些電視直播捕捉不到的感人景象。在過千氣球冉冉升上柏林夜空的壯麗一刻,身旁有幾位白髮蒼蒼的老婆婆手挽着手,笑着拍照留念,四歲小孩騎在父親的肩上舉起勝利手勢,孩子年紀還小,未聞一戰二戰,但是從爸爸口中得知以前有塊石牆狠狠分隔當時住在東德的爸爸及其家人。過了二十五年,漫天煙花依然掃不走歷史陰影,記憶隨身。

回望歷史,德國自二戰後被分割為東西德,為防止民眾投奔西德,一九六一年蘇聯在東柏林築起圍牆,將德國一分為二,隔絕城裏的人,方便操控整個佔領區。日子久了,在極權專制統治下的東德人開始反抗,嘗試逃向自由的西德尋找至親,有小孩為找媽媽翻牆時被槍殺,也有逃亡者被鐵絲網電死,有的被邊防警犬咬死,或有可能遭到政治迫害。縱然每天活在惶恐中,但人民對自由的嚮往大於恐懼,那年是一九八九年,每逢周一萊比錫市民參加聖尼古拉教堂祈禱晚會,教會漸漸變成東德抗爭運動的中心,由最初幾千人增至七萬人參與「星期一示威」,直至十月底超過三十萬人無懼軍警鎮壓,參與和平集會,掀起了全國爭取民主自由的浪潮,最終促使柏林圍牆在一個月後倒下。

受六四啟發的東德革命

今日遊走柏林,滿街都是新式建築,去年就有發展商打算清拆東邊藝廊僅存的圍牆遺址,興建豪宅項目,最後因民眾激烈反對而暫停拆卸,柏林圍牆也差點敵不過地產霸權。或許你只記得圍牆倒下那一幕震撼全球的畫面,卻很少記起觸發此變革的萊比錫示威。這場革命沒有領袖,沒有英雄,是群眾力量推倒高牆。誰也不曾料到數以萬計的市民因東德士兵誤傳命令,錯誤宣布圍牆即將開放,而湧上街頭包圍各邊界檢查哨。由於聚集人數太多,警察再也擋不住,長達一百五十五公里的柏林圍牆就這樣一夜間崩塌了,象徵東德走出共產鐵幕,兩年後蘇聯正式解體,冷戰結束。原來,人多就事成。

二十五年過去,上月德國總統高克出席紀念活動時重提歷史,他指當年東德示威者加入革命,是受到六四事件的啟發,由北京學生進行絕食抗爭,至坦克衝入天安門廣場血腥鎮壓,西德媒體一直緊貼報道,東德人亦透過西柏林電視節目了解情况,看到共產政權在光天化日之下屠殺手無寸鐵的學生大為震驚,更因為東德政府讚揚中國成功鎮壓反革命運動,增強了他們對自由的渴望。

同樣發生在一九八九年,東西方捍衛民主的決心一致,結果卻很不一樣。東方屠城,五個月後西方開放圍牆,六四種子散在東德土地上,德國變天。明明沒有輸在起跑線上,但我城的民主進程卻比人家慢了廿五年,今年九月終於有新突破,示威者跨過政府總部東翼圍欄,隨着警方施放八十七枚催淚彈激起全城公憤,香港島及九龍多處地點爆發大規模佔領運動,打破傳統集會模式。

雨傘運動一個多月以來,呼籲佔領者撤退的聲音不絕,香港人被催淚彈與胡椒噴霧攻擊過,在街頭留守過,血流過,學界與官員談判過,但接下來絕不是退場的時候。以昔日東德為鏡,認清形勢,持續抗爭,直至高牆倒下。

文、圖:甄梓

One thought on “這圍牆,那圍牆 這黑夜,那黑夜——從柏林到北京的高高磚頭

  1. 當年是民族統一,現在是搞獨立分裂。大有不同也
    北愛,美國南北戰爭,才是比較接近的歷史情況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