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前夕出訪歐洲——香港可借鏡瑞典?

*原文載於評台

2010年立法會財委會通過廣深港高鐵撥款,為建高鐵,與中國鐵路接軌,政府不措清拆菜園村,村民被迫離開家園,引起社會大眾關注。那一年47戶受影響家庭於元崗新村合資重建村落,事隔四年,重建計劃尚未完成,村民至今仍住在臨時鐵皮屋,當年負責跟進搬遷及安置居民的官員已不見蹤影。四年後的今天,高鐵工程再度因施工困難延誤,且嚴重超支,特首梁振英留下這些「爛攤子」出走瑞典斯德哥爾摩,雖未獲瑞典首相接見,但行程中參觀了西斯塔科學城,期後他撰寫網誌表示當地的創新科技值得香港借鏡。其實產業以外,瑞典北部城市因礦業發展而遷移居民的處理方式以及移民政策也很值得參考。

城市發展與文化保育之取捨

瑞典曾經走上福利社會主義道路,可算是福利國家的典範。七十年代,它主張的高度國營化、高稅收、高福利,追求社會財富均等的「瑞典模式」聞名全球。雖然2006年大選中,由強調市場經濟的保守派勝出並取替昔日長期執政的左派政黨,自此國家經濟方向起了變化,資本主義變革產生,不過瑞典建立的完善民主制度,依然吸引無數國家模仿學習。

要成為人人稱羨的福利國家,必須在城市發展與文化保育兩者之間取得平衡,這方面瑞典比較優勝。就以北部城市基律納(Kiruna)為例,位於北極圈內的基律納以礦業聞名,當初發現鐵礦,吸引城外人北上打工,二戰期間瑞典北部通過火車運送大量鐵礦南下到納粹德國經營生意,如今國內經濟命脈依賴礦業發展,每日有多班火車運送鐵礦到鄰國挪威及其他歐洲城市。這數十年間為擴展礦業,礦場擁有者Luossavaara-Kiirunavaara AB(LKAB)公司決定把這個譽為世界最大地下礦場再往下挖深一點,由於住宅位於鐵礦上方,LKAB正與政府計劃將整個城鎮遷往鄰近東面地區,公寓面臨清拆,當地居民快將搬走,可是這項重建計劃和菜園村情況有點不同,不同在於瑞典政府的遷移計劃辦得非常妥善。

首先,合理賠償不在話下,政府找來過千位建築師、城市規劃師、景觀設計師、生物學家、土木工程師及建造商參與這項龐大工程,除了重建三千座房子,被拆掉的學校、辦公室、醫院、酒店均包括在內,根據政府報告,2001年被北歐人評為最佳外觀的基律納木教堂一起搬往新市鎮,用木頭一塊一塊地重修,確保維持原貌。誠然,城市發展無可避免,在高速發展同時,瑞典政府盡力辦妥安置住戶的工作,非常重視文化保育,不像港鐵為求趕工,毫不理會地底下埋藏了多少宋至清朝歷代的文物古蹟,只著眼經濟利益。

移民政策融入社區

至於移民政策,瑞典不濫收移民,難民例外。基於人道立場,瑞典向上萬難民提供庇護,援救烽火中的人民。特首此行遊走之地集中在著名景點,只欣賞斯德哥爾摩風光一面,沒機會走訪社區,體察新移民如何融入社會。若走在斯德哥爾摩街上,穿過大街小巷,到處可見不同種族人士,從斯德哥爾摩近郊延伸至中部城鎮延雪平(Jönköping)滿佈南斯拉夫、阿富汗、索馬里、黎巴嫩、剛果、敘利亞等族群社區,穆斯林人口在南部城巿馬爾默(Malmö)更高達25%,是名乎其實種族多元的北歐國家。每年政府投放大量資金安頓新移民,無論你是逃難他國的難民,嫁到異鄉的新婚人士,抑或富裕的投資移民,初到瑞典必須立即學習瑞典文,接受政府提供的免費語言教學課程。新移民想找工作,能操流利瑞典文是基本條件,有些公司並不認可其他國家的大學學位,以保障當地人的工作機會。

瑞典人歡迎新移民,講求種族融和,選擇來這裡定居生活,就必先學曉當地語言,融入社會,而非高舉包容論要求別人接受文化差異。這樣和香港剛好相反,九七回歸後大量大陸新移民湧港,雙非兒童有增無減,為求中港融合,多間小學棄廣東話教學變相普教中,本土色彩不再。


借鏡瑞典勞工福利

最近瑞典西岸城市哥德堡市政府提議實行六小時工作制,聲稱這樣能提高工作效率,員工下班後多抽時間陪伴家人,減低壓力。事實上香港爭取標準工時多年,卻一直未落實方案,即使平日遇上颱風暴雨,打工仔也甚少放假。在勞工權益方面,香港似乎要向瑞典多多學習。

五月正值大選月份,歐洲議會選舉將於五月二十二日起舉行,選舉氣氛熱烈,各政黨正爭分奪秒拉票宣傳,爭取選民支持。梁振英選擇在這個敏感時刻出訪瑞典以及歐盟總部布魯塞爾,但只叫港人向瑞典科技產業借鏡,對歐洲民主選舉制度隻字不提,會否有點諷刺?

文、圖:甄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