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遊挪威

挪威之旅,一直想寫,但一直懶得去寫。

八月尾趁著還未回港,心癢癢想去一趟旅行,首選目的地當然是挪威。不知怎的,一直對挪威這城市很好奇,可能因為有朋友在那兒讀書,她經常提起校園風景有多美,多想去她那所小島學校走一趟,二來我是那種喜歡跑到博物館呆坐半天的大悶蛋,所以National Gallery和Edvard Munch畫展都非常吸引,而最吸引我的當然是那一張只售四十英磅的來回機票,比起由Norwich坐火車出倫敦更划算,以後還是少點出倫敦,直接儲錢旅行好了。

第一次歐遊便去一個長駐全球物價指數榜首的國家,出發前早有心理準備,自備乾糧和公仔麵在hostel煮食,盡量早晚兩餐省得就省。不過某日下午忽然思覺失調,在Bergen魚市場吃了一餐豐富的長腳蟹三文魚海鮮宴,飯後立即宣布破產,自始7-11成為了我最常去的飯堂,每日在吃29NOK三個提子飽。住宿方面,因為貪平住在十四人房的YMCA宿舍,睡至半夜被陣陣鼻鼾聲吵醒。鼻鼾聲可怕,卻遠遠不及糊裡糊塗誤闖黑人區可怕,在山上找了許久也找不到民宿位置,幸好有好心人幫忙帶路,迷路時才不至於那麼徬徨,說到底,都是貪平惹的禍。

人生本無甚計劃所以每次外遊都是隨意行,沒有旅遊書在手,沒有預設路線,每當到達一個新認識的城市,總是下了車再去旅客資訊中心拿一本旅遊指南,行程任意跳躍,去哪裡、做甚麼完全是隨興所至,然後憑直覺亂走。奧斯陸交通方便,市內旅遊景點集中,好些地方徒步走十多分鐘便可以,去過市政廳、國會大樓、皇宮、Opera House、維吉蘭雕塑公園、諾貝爾和平中心、Munch Museum、Bygdøy半島上挪威民俗博物館、維京船博物館、極地探險船博物館、Bergen小木屋、魚市場及山頂等旅遊勝地,但更多時候漫無目的地胡亂走,穿插於繁華鬧市間,左穿右插的走到一條小巷子,那些人聲車聲逐漸遠離,已不見剛才那一群群旅行團蹤影,我享受著這片寧靜。中午時份巷子內的店鋪尚未開門,沿路一直走,無意間在橫街一角發現了一間小餐廳,那些午市特價優惠高高的貼滿了廚窗,69NOK迷你牛扒餐啊,此刻如獲拾寶,立即跑進餐廳一嚐滋味,份量雖少但味道不錯,至少較80NOK的麥當奴餐好吃多了。因為一份超值午餐我愛上了這個地方。


在挪威逗留了七天,前四天都在奧斯陸、卑爾根市內隨處逛逛,之後幾天跟同行友人分別了,朋友登上觀光船開展峽灣之旅,聽她說 Flam、Myrdal、Voss風景很美,遊客眾多,船上竟有國語廣播,可想而知這個觀光景點有多受歡迎。我沒有隨她一起登上那艘觀光船,挪威很大,七天根本玩不完,花三天時間環繞峽灣一圈實在太趕急,我不想每到一個地方只為象徵式拍一張到此一遊照片,然後留下幾條腳毛便匆匆離開。來日方長,總覺得我會再來的,餘下來三天只想悠閑一點,決定獨自坐船出海向Flekke出發。Flekke 是 Sogn og Fjordane 內一條小村莊,在維基百科基乎找不到任何資料,大概知道它位於挪威西部,有二百多人聚居,就算去Bergen遊客中心問職員哪個碼頭坐船,職員都說不知道,隔廿分鐘排隊再問,終於查到了,不過他們反問我去那兒幹甚麼,似乎這是個不會有遊客到訪的地方,心裡有種莫明興奮,從來旅行都不熱衷逛旅遊勝地,覺得人人讀同一本旅遊書,吃同一間推介餐廳,擁擠在同一個景點拍出同一樣的風景角度,行程千篇一律沒趣味,反而喜歡逛寂寂無名的小城尋找當地特色。言歸正轉,為何我要去Flekke?全因這是朋友學校所在地,亦是今次挪威之旅我最期待的目的地。

前往 Flekke 有兩個方法,一是乘搭十多小時巴士繞過山頭,二是由Bergen碼頭坐船前往 Rysjedalsvika 到步後再轉旅遊巴士,全程一共三小時,我當然選擇後者。但問題來了,我說過我很怕離心力這東西,舉凡坐長洲快船都被維港海浪拋上拋落,嚇得心臟差點負荷不了。說也奇怪,今次是我多次坐船以來最穩定的一回,船倉一點左搖右擺也沒有,航渡風平浪靜,我躺在甲板上靜看兩岸山景,心想如果挪威人到香港一趟,坐上由尖沙咀開往中環的渡輪,或許會被短短三分鐘航程嚇呆。

不知不覺已來到 Rysjedalsvika 碼頭,下船後轉乘巴士去 Flekke,上車後才發現車上全是老公公老婆婆,他們用好奇眼光望著我,說著我聽不懂的挪威文,我看起來就像一隻迷路小羔羊胡亂闖進人家的村落,只好微笑示好。

繞過山頭,轉了幾個急彎,終於到達目的地,只見朋友在巴士車站等候著。天真的我以為學校就在不遠處,誰知要沿路走四十五分鐘,這刻我才發覺其實英國交通超方便,巴士underground 火車四通八達,只是價錢貴了一點,又慣於間歇性罷工而已。

踏進校園,彷佛走進世外桃源,小徑兩旁滿佈簡樸的木屋宿舍,前方有教室和飯堂等設施,走到湖邊,湖水清澈平靜得像一輪鏡子,藍綠色的湖水倒影出山林的輪廓,如此畫面寧靜優美。湖邊有一道小橋,某天朋友在忙,我一個人坐在小橋木板上,清風徐來,就這樣在學校湖邊放空了兩個多小時。其實湖邊沒甚麼特別,但我很喜歡,我喜歡看海,以前會考高考都躲在大會堂溫習,累了便跑去中環碼頭,看海使人心情平靜,將一切苦惱通通拋諸腦後 。校園附近還有一所復康中心,經常看見復康中心的病者和家屬坐在陽台餐廳談笑著,感覺上在這兒生活沒有煩惱,望著湖水景致,見證無數次日出與日落自然美景,閒時可以行山鍛煉身體,這樣的人生有多寫意。當然,哪有人生活沒壓力,哪有病人不受病痛折磨。許多時候,快樂與不快樂之間,只視乎心態之落差。

聽說校內有間小屋是挪威女皇曾入住的,每隔幾年女皇便來渡假,說起來這裡環境好,人又少,學生宿舍連門鎖也用不著安裝,看來治安不錯,選擇在Flekke渡假最適合不過。


(校園範圍)


(朋友帶路行山,走進挪威的森林)


(湖邊小橋)


(學生宿舍,好有渡假村感覺)


(宿舍房間 + 夜晚迎新)

離開前一晚,正好是該校的新生報到日。在香港,freshman多數參加大學舉辦的ocamp迎新活動,透過玩ice breaking、城市定向、營火會又抑或三級遊戲互相認識。我不太清楚這裡形式怎樣,但當那架載滿了新生的旅遊巴士準備駛進校門時,有一幕畫面非常有趣,學生們就好像變成了一群瘋狂粉絲為一睹明星風采而亡命追車,不同的是,粉絲拿著寫有偶像名字的紙牌,他們揮動的卻是國旗,美國、中國、泰國、丹麥、瑞典、俄羅斯、巴西及塞內加爾旗幟都有,數之不盡,果然是名乎其實的國際學校。下了車,學生們憑國旗作為記認,人群開始分成幾個墟,按不同種族、不同國籍聚在一起唱歌跳舞歡呼拍掌,為這遍本來寂靜無聲的荒野小鎮添上生氣。朋友說這是學校傳統,我說他們很有趣。十個趣。

歡樂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我獨個兒坐巴士轉乘渡輪再登上Norwegian航機由Bergen飛往Gatwick Airport離開。突然,神奇的事來了,我發現機上有 wifi 提供,skype電話裝置立刻自動登入,爸爸見狀以為我忘了上機,連忙打來問個究竟。閒聊間,飛機遇上一個小氣流,幸好爸爸一直相伴,他的聲線雖然比不上音樂情人鄭子誠那麼磁性誘人,但勝在絕無陰謀保證安全,就這樣我們談了個半小時。

挪威一行有驚有喜,太多太多第一次,結集成一次難忘經歷,在心中。


( oslo 大街)


( The Royal Palace in Oslo)


(山頂)


(Bergen小木屋)


(挪威小朋友坐在小木屋前面寫生)


(一個人出海去Rysjedalsvika kai,好大風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