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樂太短為了回憶千次

飛機準備降落機場一剎,不知哪來一股強烈氣流,突然機倉微微震蕩,持續地急墮了幾廿秒,嚇得我全身冒汗,很想尖叫但叫不出聲音。是的,我一向超怕坐飛機,討厭起飛和降落時那種無形離心力,討厭懸浮半空那份不安全感,有時離心力太強,誇張得有透不過氣的窒息感覺。所以,若然家人要求我每逢聖誕復活節回港一次,倒不如乾脆殺掉我。

上次一別,已是九個月前的事,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只不過離港一段時間,怎麼一回來變化這麼大。當步出赤鱲角機場,已看見不遠處有一幅大型廣告版,上面寫滿了簡體標語,然後走到行李輸送帶旁邊,隨手推開一架手推車看見車子背面有一則小廣告,賣的是香港品牌周生生產品,卻用上內地客專用的殘體字。一落飛機,還未來得及拜訪將軍澳agnes.b café,香港國際機場已給我萬分驚喜,我所熟悉的文字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這是我熟悉的家嗎?走在銅鑼灣百德新街,LCX二樓經裝修後變成一間大型超市,從前那間位於商場一角,聚集了許多年青人免費試玩遊戲機的小商店消失了,穿過冷冰冰的超市走廊,傳來一陣人聲,說國語的,你一言我一語地說笑著。離開超市,想去崇光百貨對面唱片店逛逛,它總算是區內一大地標,人流這麼多卻因為加租被迫搬遷,就連附近那間專吃火腿蛋治的茶餐廳都結業了。沿著馬路繼續走,走到總統戲院附近,那間以兩蚊一串聞名的燒賣魚蛋小店還在,可惜不再是兩蚊一串。轉個身子才發現戲院對面那些舊建築拆下來了,都沒價值了嗎?一片沙塵瓦礫,像這樣的空置地盤會否成為下一個希慎廣場,又或者變成時代對面另一間名牌連鎖店呢?當眼前熟悉的景象一下子變得好陌生,我才驚覺這城市發展得很快,轉變太快。

回港一個月,彷如在渡假,心情大好。人在香港,反而少看了報紙,連文章也懶得寫,又一次冷落了這個網誌。整個九月,我的面書不停被硬推國民教育、立法會選舉、光復上水站、新界東北割地方案及一簽多行等報導瘋狂洗板。假諮詢,沉默大多數支持推行國民教育,又抑或撤回與不撤回之間存在很大空間,謊言,重複又重複,聽得太多了。假如政府非大陸化不可,愈是要朝著中港一體化方向高速發展,恕我追趕不上這種時代步速。香港確實變了,在梁振英強勢打造的中港融合大時代下,利益當前,慶幸仍有十二萬人堅守信念,並沒有因此變得思想膚淺。十二萬人反國教那晚我也身處政總現場,和平集會,理性討論及至垃圾分類回收能盡顯優秀公民意識,在公民廣場映照下,香港夜色依然好美好美。

回頭說這次回港之旅,每天也在吃吃吃,害我的instagram不斷被食物相片轟炸,日式放題、韓燒、炳記豬扒麫、澳牛、蓮香樓、鳯城、公和荳品廠、維景小食、豚王、九記、蘭芳園、羅富記、泰昌蛋撻、丼丼屋、王記糖水、榮記粉麵以及九龍城泰國菜通通不放過,街頭小吃燒賣魚蛋魷魚炸大腸豆卜臭豆腐煎釀三寶雞蛋仔全是我至愛,每日以掃街為樂,下午茶過後再回家吃晚飯。最誇張的是即興去了台北四日三夜,坐Café逛夜市吃燒內和麻辣火鍋,一日最少吃五餐,懶理增肥了多少,因為我敢肯定回到英國後必定極速消瘦。

都只不過暴食三十多天,留港日子實在太短,或者樂觀一點看,歡樂太短能讓我回憶千次吧。轉眼又回到赤鱲角機場,原來再一次站在離境大堂閘口,淚依然會淌下。還記得不久之前去挪威探朋友,朋友學校在小島上,到步那天剛巧是新生報到日,其中有個香港男生非常幸福,他家人一直跟隨大隊坐了十小時車程抵達學校,待男生安頓下來後晚一點便乘船離開,在臨別一刻,很奇怪他們一家臉上沒有半點不捨,反常地笑得燦爛,或許旁人眼中像我這樣總愛在臨別時以淚洗臉的人才叫奇怪吧。已不是第一次離開,但當我回頭一望正站在離境大堂禁區外揮手的爸媽,鼻子突然酸酸的,淚不禁流下。我已分不清淌下來的淚水是因害怕飛機起飛還是不捨,但如果世界末日寓言真的靈驗,那麼剛才發生的情景該是最後一次經歷,就讓它化成一粒小塵沙走進我的記憶倉庫,然後帶著它飛上萬里高空。再見了我的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