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樂太短為了回憶千次

飛機準備降落機場一剎,不知哪來一股強烈氣流,突然機倉微微震蕩,持續地急墮了幾廿秒,嚇得我全身冒汗,很想尖叫但叫不出聲音。是的,我一向超怕坐飛機,討厭起飛和降落時那種無形離心力,討厭懸浮半空那份不安全感,有時離心力太強,誇張得有透不過氣的窒息感覺。所以,若然家人要求我每逢聖誕復活節回港一次,倒不如乾脆殺掉我。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