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遠那麼近 – 倫敦騷亂給港人的啟示


事件起因還是種族問題,導火線是一名黑人青年被警察槍殺,引發區內幾百人示威。示威其后演變成一場反政府騷亂,並迅速蔓延到倫敦以外各大城市。再看英國窮孩子結隊打碎商店,搶劫民居,又有警車、巴士及多處建築物被燒毀,事態發展越趨嚴重。單看網上流傳的影像,教人目瞪口呆。

據《亞洲週刊》的文章提及:

「自卡梅倫上台以來,政府大刀闊斧實行預算緊縮政策,大力削減各項開支,教育經費首當其衝,比如托定咸所在的哈靈蓋區,用於青年服務的經費減少了百分之七十五,許多青年平時休閒娛樂的活動中心都關閉了;政府還鼓勵大學增加學費,據專家估算,百分之二十五到三十的青年將失去上大學的機會,而鑑於英國近年來居高不下的失業率(十六歲到二十四歲年齡段的民眾失業率高達百分之二十點五),學生即使勉強負擔得起學費,也要面臨畢業即失業的風險。青年對未來前途失去信心,看不到就業的希望,對生活絕望,便藉助非理性的方式發洩情緒,同時引起社會的關注。加之現在整個歐洲陷入債務危機,經濟發展走勢持續低迷,加深人們對就業市場的焦慮。」

由此可見,這次由種族問題發展至群眾暴動的事件,所涉及的社會問題,並非這麼簡單。有當地傳媒指發動騷亂者,以年青人居多。他們都是處於經濟低迷,面對著失業、失學的一群雙失青年,既是為被搶擊黑人討回公道,也為自己發聲。

回頭看香港,情況不是相若嗎?

本地大學的學費雖不及英國昂貴,冇錢還可以向政府借錢交學費,但學位不足卻是很大問題。本港只有八間政府資助大學,若要說得現實點,大公司老闆承認的只佔五間,或者兩間。然而,非聯招收生要求較低,造成有一半學位被內地及海外生長期霸佔,即使考出來的成績合乎入讀大學的最低要求,也難保有大學取錄。而且,教育制度改革,明年引入的「334」新學制。據稱首屆報考人數約7.7萬人,向來只有約一萬個大學學位,這種「一試定生死」的遊戲規則,有人覺得剌激,有人認為可怕。我選擇後者,真不知道其餘六萬人會跑到哪裡去?

不談升學,轉談家庭,另一個問題來了。統計處最新數字顯示,今年香港人口突破七百一十多萬,內地孕婦來港產子成風,不但令醫護人員缺乏休息時間,「爭床位」更令人心惶惶,這又是一個不公平現象。本地孕婦的不滿聲音,政府有沒有清楚聽懂?

不得不提,香港樓價高企,貧富懸殊問題從沒解決。基層市民,生活迫人,輪不到公屋,住劏房、棺材房的大有人在。打工仔日做夜做,無非為買樓,但每月收入難以趕上樓市的升幅。還是要向現實低頭,香港屬於有權有勢的有錢者,細看香港,就是看不見公平二字。

記者問參與了倫敦暴動的年青人:「你認為暴動是表達不滿的正確方法嗎?」 「當然。」年青人回答。「若我們不暴動,你不會在訪問我,不是嗎?」 這名英國獨立電視台(ITV)的記者靜默無語,年青人乘勢繼續說: 「兩個月前,我們2000多名黑人和平地遊行到蘇格蘭場,你知道嗎?報章沒有任何報導。昨晚只是一點點騷動和搶掠,你看看你身旁(四處也有記者在訪問著年青人)。

今日英國,會否成為明日香港?仍是未知之數。但我們可以看到,他們之中愈來愈多人冒着捱胡椒噴霧的風險,挑戰政府。先有社民連青年用身體撞特首,又有示威者集體訓馬路擾亂交通,尚且不算過份激進,只是大陸有意誇大描述。不過,兩地青年視暴力為解決問題的唯一方法,已是不爭事實。不管這種想法是否跟個人智商構成正比。若社會當前的「深層次矛盾」不及時化解,暴亂還是有一觸即發的可能。祝好運。

Source from : http://worldblog.msnbc.msn.com/_news/2011/08/07/7292281-the-sad-truth-behind-london-riotzxab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